• 主题:大梦谁先觉?【吹血草的记录贴】
  • ……虽然有过几次清醒梦,但是我对清醒梦的了解太少,练习也是断断续续,所以开个长期记录楼希望能督促我自己可以踏实地练习下去

    20181206启
    --------------------------------------------------------------------------
    ------------修梦贴※防伪标签------------
    我已了解清醒梦的科学性及其基本理论,对本吧藏经阁文章(含入门错题集)经阅读后也有了一定了解。我已了解本吧为“清醒梦进阶探讨”的本质,希望加入铁帮,与本吧梦友共同进步。

    对此,我承诺:
    ·不为此耽误正常学习和生活。
    ·不依赖,不迷信,不盲从,不懈怠。遇到问题,将首先考虑自己主动从文章中寻求答案。
    ·若学有所得,我愿尽己所能,帮助本吧新入梦友。
    ·我明白本吧有爱温馨、互帮互助的气氛经营不易,我愿遵守吧规,尊重铁吧的学术性,与帮友和睦相处。
    我深知清醒梦的修行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为尽早掌握清醒梦技巧,特开修炼贴如下,进行为期两月(含以上)的修梦之旅。请铁帮资深梦友多加指点,共同进步!

    --------------------------------------------------------------------------  
    是手机发的贴,不知道格式有没有正确
    回复吹血草:可以哟。欢迎您入驻铁吧。
    回复夢行者DREAM:好的好的,格式没错就好
    2018.12.06
    睡前身心异步,失败,睡着
    0:40——7:50
    醒来未睁眼,有强烈的意愿想要进行太玄切换(然而记梦的我不记得我到底是切了还是没切)
    眼皮像以前睡眠瘫痪时一样,控制不住地睁开,感到身体摇晃,眼皮控制不住地闭上,因为想醒来,又控制不住地睁眼,反复了几次这样的“挣扎”,然后我猛地往右一翻,直接起床。(此时和平时起床一样,极其真实,不像我以前的清醒梦梦体出来后直接就地一跃就出窗了)

    我起床后,发现周围环境摆设和真的房间环境摆设一样,就是光线偏暗一些。捏鼻验梦,鼻子通气。然后转身拿起了我的被子,触感真实,直接上口一咬:有点咸。然后就真的醒来了

    醒来以后不像平时没做清醒梦时醒来一样迷糊,很清醒  
    我有时候眼皮也是经常瘫痪,我梦到恐怖的东西就会可以选择睡觉做恐怖梦或者醒来,请问我这是快成功了么
    回复 权求凰 :如果不是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就没算成功,睡眠瘫痪(“鬼压床”)状态下很适合做出体类型的清明梦,如果你能经常这样,可以试试放松心态然后想象旋转或者把自己甩出去
    欢迎  
    兄台,李咋到处水经验嘞^O^
    加油嘿嘿  
    欢迎,顺便水经验  
    2018.12.07
    1:45——8:15
    练身心异步,刚开始没什么反应,只是一些微弱的耳鸣、轻微的摇晃。后来,感到脸融进被子里,全身发麻,肩颈发痒。

    无数的杂念飘过。我一不小心留意到了其中一个画面:四只眼睛的人头倒蹦着蹦着,越蹦越真越近,给我吓一跳,克制住自己想动的感觉,赶紧切换画面,换成了一个帅哥来么么哒,这个时候的画面变得假了,和之前的可怕场景相比像个放映屏

    然后不知多久,突然身体猛地强烈一弹,一瞬间“坠落”下去。然后就是身体不由自主地给翻身了,侧卧睡去。
    (我以为我是被那一弹给弄醒了,现在想来我应该先验梦再说)  
    2018.12.08
    普通梦。略过不记
    2018.12.09
    普通梦。
    蓝天、村庄、栅栏、农田。迷雾缭绕半边,另一半边的山上是长城,很多行人来来往往。(不是北京长城)
    再另一边长城脚下,有座古典园子,里面栽了一株树,像梨花又像梅花(醒了回想起来那枝条像柳树)。我给朋友拍照,砖瓦红墙绿树,门外隐约的农田以及另一边的长城。

    场景切换,然后就是灵异向情节。不记。
    2018.12.10
    普通梦。6小时半睡眠。
    因为这几天睡得很晚,所以没有练习,直接用我惯用的方式(感觉自己的一呼一吸)迅速睡着。
    梦见:我和一个人要登上一圆球飞行器,亲戚好友来送行,上飞行器的时候我和那个人有小争执,都不太想进去,但是后来还是决定我先进去,另一个人坐后方隔间的预备位。

    我进入飞行器内部房间,相对狭窄,看起来全是木质的。(这玩意真的能飞?)坐好以后,飞行器启动,极速上升,飞向太空,我发现后边的隔间并没有跟着一起升空——原来那是单独的。

    我看着眼前可视窗各种太空星系划过,终于找到了地球(然而我就是从地球上升空的),定位,向地球飞过去。遇上了陨石带,**纵飞行器一个个击碎飞来的小陨石,避开大陨石,然后碰见迎面而来的平面片,击碎,绕开。到了地球上空,从飞行器弹出,降落,这是我这次升空的最后一项考验。找到了规定降落点并定位,定位点位于一个大陆的边缘,一不小心容易降落到海里去,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左右调整,终于,成功着陆。亲朋好友在地面迎接我,他们兴奋地欢呼。

    后来有人尝试升空,失败了,连人和机器一起炸在太空里,没能返回。
    场景切换:我来到一个地方(极其空旷的室内),明明有地面,但地上全是有一定高度的流动的水(不像河流或湖那么深),所以大家主要靠小船划水来代步。我踏水而行,朝看见的一船人走过去,占了其中一个位置,偶尔指挥着船去接人,看着小船左挪右挪……梦醒了。

    虽然这次睡眠时长还是很短,但是醒来的感觉比周六周日醒来要清醒一些。还是要有个良好的作息比较好  
    被和谐掉的是我操纵着飞行器
    这个梦醒来后有一小段时间我是清醒的,闭着眼的清醒,还没切换就又睡着了,然后就导致我睡过了头
    2018.12.14
    已经连续三天都是这样,早上醒来但是没有睁眼,感觉到外面好像还是凌晨天还未亮,这个时候明显是很适合练习“出体”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睡得更沉了——特别是今天。

    醒,没睁眼,没有抓信号直接睡着,再醒,这时候睁眼了,7点40,然后我想着还早,就眯着眼睛等待着闹钟响起。谁知道就这么又睡过去了,到了8点15分我被最后一个闹钟叫醒,勉强地睁开眼睛瞄了一眼(这个时候我已经很迷糊了),然后就入梦了。

    实际上的20分钟,我做了一个感觉特别久的普通梦:  
    (一不小心按了发布)
    我和一个男士(BJ)在一张约4平方米的白色大床上,中间有东西隔开(床柱?不知是什么,不是书不是墙壁,是白色的较重的可以浮空的立体)。床附近有两个门,一个连外界,一个连密室/快速通道)。

    然后就是一段剧情梦,大抵就是我救了谁,带着谁,各种在室内穿梭,夹杂着我和BJ的对话。
    在一个“任务”完成后,我跟BJ交谈了一番,然后走向那个连接外界的门。门外有着很多人,像是个超大型竞技场,先是一旁的山林,眼前的大坑螺旋跑道,然后就是跑道末端的有点像攀岩墙的一堵墙,只是那些攀岩岩点都是很有规律地连成一片,中间有规律地断开。

    比赛开始,所有人加速通过各个关卡,我很正常地跟在大部队后面,到螺旋跑道的时候,我按着螺旋跑,但是我看见了所有人都到了我前面去,发现原来他们都是抄近路……到了跑道末端的时候,有个女“鬼”跟着我,我终于靠近了那堵墙,却发现那墙突然变成了教学楼的外面的墙,那些“攀岩岩点”变成了教学楼的窗台窗沿。这个时候,我已经是最后一名,跑道上只有我一个人。(女“鬼”是中途出现的,不是参赛人员)我就跟着女“鬼”展开了窗台竞速,我们从窗沿飞速掠过,就这样“跑”了所有窗沿。

    比赛结束过后,我就醒了,醒来发现我睡过头了,(因为只要练习太玄我就会被强制睡眠至少7小时半,所以除了周末和早睡,其他时候都没有练太玄。)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出现了没练太玄还是睡过头的情况  
    大概场景就这样吧  
    只是密密麻麻全是人罢了
    随手就是一张画,厉害
    回复梦想睡醒了02:图……有什么不妥吗?点太密了?
    回复忆纱宇悠:主要是为了方便以后更好地回忆起来场景
    这色彩!这画风!让我感觉很舒服。
    2018.12.15
    被闹钟叫醒,回笼觉,没有清醒期。
    梦中知梦,不清晰的清醒梦。
    在学校(小学学校场景),都是高中生。原本是下课时间,但是不知道什么回事,我似乎是打瞌睡,结果就在教室里梦见我来到了教室,我在讲台上,然后叫了一下原本背对我的一个学生,她一转头,这不是我吗?我就知梦了。知梦过后,我就捧着她的脸,仔细看了一下:原来长这样子。

    座位上的我醒来,然后我就离开了座位,从栏杆跳下去,虽然是五楼的距离,但是这时候跳着却是轻轻松松,没有高处坠落感,没有飞天感,就很平常地像从一个地方平跳到另一个地方一样。

    我来到操场上,这时候我看着场景已经开始有点朦胧了,我蹲下摸地,想让它变清晰一些,这时候上课铃响起,大家都往教室里跑去。我准备一跳跳回教室,却发现有点力不从心,然后就往楼梯“跳”。(这时候的我已经被小潜牵着鼻子跑了)

    来到楼梯,一开始是走着,然后就是跳跃式上楼。来到教室,座位变得超挤,接下来就变成了普通梦……  
    2018.12.25
    将近2周的时间都是普通梦。
    趴着,像是突然有人蹦到床上一样身体整个震一下,被小吓一跳,翻身,侧睡,如此不动了好一会,感到嘴巴好像张开,不由自主地流口水,脖子往右侧偏,好似要和被子烙一起,然后就有点肩膀发痒,再然后触觉上就没有什么反应,我就切换到听觉,连续的耳鸣,就一直连续,没法放大,再切换到视觉,眼前无数白色光波像水面上的波纹一样荡开,一圈又一圈……然后感到自己肚皮一鼓一瘪,想:我的呼吸这么明显了吗?然后的事情就没有记忆了,大概是我已经睡着了。

    做了个普通梦,虽然有各种神通,但是不是清醒梦,也许没有太多描述的必要。大概是教室、人、灵异、冲突、我大发神威这样,嗯,又是一个有点灵异向的轻血腥神通梦。只是醒来以后发现我又被强制睡眠了7小时,所以上班妥妥地迟到了。
    现在我的毛病是总睡得晚  
    “来了老弟”
    之前总是凌晨两三点才睡,没有精神来练习。近几天开始调整作息了,又可以捡起来了(噫,镇楼疯狂打我自己脸)

    2019.1.14
    普通梦
    开始的我忘记了,大概就是我为了赶上开学,坐了一辆诡异的车,中了情欲“咒”,那话儿一直痒,结果还迟到,出现在“学校”的一个特殊区域,全是中咒又晚期了没救的人。我从那个区域里绕开门卫走了出来。这个学校有点特别,宿舍楼是木质建筑,一边♂一边♀,但是这建筑是围绕起来的正方形体。我去“学习”,“咒”没有发作了,顺带还碰见了一位……古风美男,和他玩柏拉图(???),我们有一致的目标,就是强大起来从学校出去(即“毕业”),然后在奋斗的途中就醒了……

    从我碰见那个和我建立精神联系的美男片段开始,意识上就觉得那个人其实就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伙伴。(他就是我最喜欢的“我”的样子,虽然是个♂)
    醒来了过后真是神清气爽,鸡血满满  
    吹血草楼主:我不知道这个梦是不是受到我正好看的书里作者和梦里的角色融合了而产生积极想法的片段的影响,也许也是我自己想要开始做什么?
    2019.1.16
    假醒
    午休,13:40至14点20。
    我居然梦见我14点15分被闹钟闹醒(然而实际上我并没有14点15的闹铃),然后睁眼看时间,挣扎起床出门上班,“鬼压床”回到梦境(眼皮一直睁扎睁开又闭上,可能是假醒),在办公室里有架黑漆钢琴,我在和同事说话。

    闹铃又响了(这是午休起床实际上的第一个闹铃),而我以为是第二个闹铃,我没理它,我又回到了挣扎状态。
    闹铃再度响起(实际上的第2个闹铃),此时我坐在钢琴上和同事说话(此时在梦境中),梦里我以为是第3个闹铃,挣扎着起床,以为自己真的要迟到了,因为没有时间练,下午还要上班——于是就真的踩着14点20的闹铃醒来了  
    就这么几分钟,却感觉已经做了很久的梦
    回复吹血草:当然,我的确也迟到了
    “压床”状态下我的视角都是四周偏暗这样子,尤其是在现实“挣扎”和梦境中来回切换时,会更暗。但是很久没有午休“压床”了,今天是今年头一次。

    (图片是午休最后醒来前我蹲坐还是飘(?)在钢琴上的第三方角度回忆场景。我自己视角是我低头看了钢琴,然后意识回到身体-醒来)  

    2019.1.18
    从梦中醒来,睁眼看了一下窗帘,天微亮。闭上眼睛快切了一组,结果就又睡着了
    结论:(疯狂摇晃我自己)在熬夜并且睡眠时长不足的情况下还想有清醒梦?(醒醒吧!.JPG)  
    我吧  
    2019.1.28
    【短暂的清醒梦】
    因为头不舒服,被迫八点半就睡觉了。
    从(普通)梦中醒来,下床,没有验梦,直接穿墙而过,然后又醒来,这时候其实不想再起来,所以就直接在床上进入了普通梦。(但是这个的确是再度做清醒梦的好时机,然而我不想动)

    又是很长的普通梦后醒,于8点多起床,头好多了,就嗓子里卡了把痰。  
    结论:对目前的我来讲,估计要11点前入睡的睡眠才容易有更多清醒梦。虽然以前有过凌晨入睡也有清醒梦的体验,但是往往没有早睡得到的清醒梦体验次数多。
    2019.1.29
    【失眠】
    9点头就隐约不舒服起来,被迫10点睡觉。(此时外界环境:房间灯亮)
    躺下有一会儿,练太玄,快切4组,此时有幻觉:膻中偏左有闷感,连续几下。慢切6(?)组,此时有幻觉:头在被子里挪动,但是也并没有入梦,耳边有轰鸣,然而越来越小并不是越来越大。后来也没有什么其他信号了,背也感到好痒,不想继续仰躺,翻身侧睡,然后失眠,感觉很久都没有睡着(因为平时我十分钟左右就睡着了),各种翻身……

    ﹌﹌﹌﹌﹌﹌﹌﹌﹌
    (外界环境:房间灯灭。因为亲戚来家借宿,和我同个床不同被子同一边,这时候亲戚准备入睡。有手机屏幕光。)

    我感到衣服搭在被子上的重量,真醒了,捏个鼻子,才发现我之前的失眠有可能是假失眠,因为之前是朦朦胧胧,中间甚至还有一段时间是迷糊的,做了个梦的感觉。但是头还是有点不舒服,不想练了,想好好睡觉。但是亲戚在熬夜“修仙”(玩手机),屏幕光刺到我了……我翻来覆去感觉又有很久……亲戚起夜,然后我也起夜看钟表:好的1点半。回来继续翻身,不管哪个睡姿都感觉身体慢慢沉下去发痒想动太难受,所以最后终于换到趴着睡的睡姿,这个姿势最大挡住手机屏幕光,好的,终于……我睡着了(这个时候可能2点也有可能2点半,我手机关机所以我并不清楚时间)

    ﹌﹌﹌﹌﹌﹌﹌﹌﹌
    做了感觉比较长的个普通梦。7点45被闹铃闹醒,赖床至8点20起床。醒来头没有不适,精神也还可以。只是今天我应该换一边睡,长时间的光线让我睡不着。也不想一躺下就来太玄切换催眠自己了。(你可以,但没必要.JPG)  
    虽然有外界影响,但是我太想要有信号也是我这次睡不着的原因。
    2019.2.4
    【午休“压床”】
    下午3点半多睡到四点半多。做了梦,然后在梦境最后我是离开梦境剧情回到自己睡觉的沙发上,自己想要醒来,没有强烈挣扎,就是转移自己注意力,我人到了阳台防盗窗上了,但下一秒又到睡觉沙发上和之前梦境剧情场景来回切换,但是实际上闹钟又响了,不得不真醒过来(毕竟要吃晚餐了)

    醒过来有点恍惚,睡眠被打断了,吃了点小零食清醒了些。  
    2019.2.9
    1点45至9点半多
    【梦中知梦】【自/&#撸】【清醒梦2次】
    有个初中同学提着3袋档案袋找我,叫我及时检查然后上交实验作品实物,(是一种用大果冻塑料壳子装的各种能吃的实验品)实物被无意损坏,再各种急忙地去周边店铺买,没有找到,所以我就不交。

    来到集训地,砍刀',老师'筛选,要求先挥刀,然后要求我这一组马上去旁边的游泳池自由泳游几个来回表现身体素质,但是老师没有等我到出发位就下了命令,同组其他成员马上出发,我只好在泳池边上就跳进去,游了几下,却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快窒息游不动,在水下睁开眼,泳池变得越发深蓝,然后幽黑……我就马上翻身离开泳池。老师对我破口大骂,“同学”们围了过来旁观,我不理他们,遂离开集训地,老师嚷嚷着要取消我的资格,我仍旧不理不睬。此时的我已经知道了这是梦境。

    ﹌﹌﹌﹌﹌﹌﹌﹌﹌
    【2次清醒梦】
    1、我走出集训地,没有人来找我。周边是地皮有点稀疏的山,没多久,我就看到一个仿欧式建筑,我走了进去(此时的我知道这是小潜编织的地点,是想让我掉清醒度)。在建筑里我发现了电*/动/*玩/*具,之前拿档案袋的那位同学出现了,我没有理她,对劝我回去无动于衷,她无奈后就走了。然后我就躺在那个仿欧式建筑的房间床上玩起之前发现的玩具,很快达到&#*%%@%#……(但是你以为我这就掉清醒度了吗?并没有)

    2、到&#%%(#(%@之后,我就直接感觉到梦体和现实身体好像重合了,我在我自己房间的床上,我丝毫不慌,捏鼻验梦,好的,通气,这不还是在梦中?所以没有睁开眼睛,就闭着然后没事捏几下鼻子,想着我仍然还是在做梦。很快我就瞬回之前仿欧式建筑的外面,然后发现还是那稀疏的山,梦中剧情集训点的附近,我飞起来离开这里,终于看见了草木丰盛的山,然后悬停半空中(离草地不算远),打算试试召唤所谓的梦灵“楼哥”,没有召唤成功,只召唤出他的半把个头发,我给挥散了。然后我就开始漫步起来了,纯当旅游,一切都是那么清新,越走着我就发觉小潜有点把我往之前那个集训点引,我也不管,自顾自走我自己的,走着走着,小潜想忽悠我进入普通梦,然而我就直接醒来了。

    ﹌﹌﹌﹌﹌﹌﹌﹌﹌
    一如既往做清醒梦后地神清气爽,真好。
    嗨的时候真实度也非常地高,但是一瞬间醒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种极其的虚假,我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就是感觉梦里的那所有东西就是虚无的,荒诞虚无,非常强烈的感觉。  
    2019.2.17
    【梦中知梦】【触屏入梦?】
    凌晨四点至11点半
    睡眠软件上显示是9点四十左右我醒过并且按下了起床键(但我没有印象)
    我梦见了奶奶,和她躺在床上聊天。(不是现实中的床)
    有恐怖剧情,我在床上飞起来,和我奶奶说我出去玩一下。
    (知梦了)窗外频闪恐怖画面,一片漆黑。
    我想到我昨晚玩的游戏,拔条毛,里面有一关叫恐惧,通关后显示有一句话,大意是都是幻想而已。
    于是我就跨出窗。
    窗外一片漆黑,我想到了“开灯大法”,这里也没有开关,怎么办呢?
    我并不习惯直接说,所以就闭了一下眼睛,默想:要有光,要亮一些。
    然后睁开眼,场景还是很黑,但是有了可见的一小块亮光区域。
    看向周围,是夜幕下的山川,我想更亮,然后远处出现了烟花。
    但是黑色的不可见区域还是蹦出了之前恐怖剧情里闪现过的东西。
    我无奈,在和我奶奶聊天的梦境里的那个床上醒来。
    奶奶在一直和我说话,床旁边闪现不明恐怖画面中。
    (小潜想要吸引我沉迷普通梦,用恐惧来不让我进清醒梦?)
    我没有搭话,仍旧闭着眼睛,眼前出现了山的画面。
    看着看着,我终于能够伸出了手,好似触到一块透明的巨大屏幕一样,我就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发现是在离那山很遥远的上空,我就降落。
    看见云雾,海,陆地板块。
    我想:不要降落到海里去了,然后就发现我自己路线歪了,就在一大块海面的上方。
    我也没有慌,就想:我的目的地并不在水上。然后我又自己调整了过来。
    成功降落,靠近大陆板块,靠近大陆,靠近了山。
    山里还是有点暗,我慢慢转悠着,想着找个帅哥来解解乏。
    结果就发现不远处,有个穿着红色交领上衣,近似月白色的百褶下裙的汉子躺在了草地上,一头长发雪白色里泛点浅蓝色,脸不熟。
    小潜(我)改了口味吗?我想要看见的并非这个人。
    不过看起来也不错。于是就在草地上滚作一团。
    *%%#&%后直接在床上醒来,先是在之前的和奶奶说话的那个床醒来,没有睁眼,不知怎的,然后就在自己现实中的床上真醒了。
    (尝试过续梦,没续上,弄得肩膀发麻。而且睡够了)  
    2019.3.28
    7小时睡眠,身心异步睡死过去
    (之前一段时间总也睡不饱就搁置清醒梦了)
    在梦中被闹钟闹醒。
    被闹醒的这个梦片段如下:
    厮杀,然后在课桌上打瞌睡(白衣白翅膀特效),想睁开眼睁不开眼睛(还未知梦),被老师痛骂,终于睁开了眼睛,明确地感到场景切换,然后又是厮杀(黑衣黑翅膀特效)(还没知梦)

    然后彻底清醒。
    (吐槽:我已不做鸟人翅膀梦很多年,不知道这次为何这么中二起来)
    在这个梦之前的还有一个梦:
    起高楼,怪兽铺天盖地,我们歌*舞*升*平,直到我们全进了怪兽嘴里(一个山洞形象),看见了怪兽的舌头,我们惊醒,挣扎,准备反*攻*。

    三部曲,瀑布(白天),平原(白天),高楼(夜晚)。
    在最后一个高楼这块比较神奇,怪兽们是音波攻击,最后的解决办法居然是让聋*人歌唱来击退它们。
    最终是一切都恢复了和平。
    (然后就是梦见自己在课堂里打瞌睡,没错,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  
    2019.3.31
    凌晨三点入睡,6小时半左右。
    【知梦】+【假醒】
    古老的艺术院校,我和A和C有一段三角“恋情”。在台上演戏,言情套路。
    台下,真恋情分手。
    D和我合作。
    ……
    然后来到海底,深蓝色的海底,那个学校崩塌,没了。
    ……
    街上,几堵高墙、矮墙,墙上兔子在跑(其实我记梦的这会儿已经不确定是兔子还是其他动物了,只能明确确定是4只脚着地,毛茸茸,有耳朵,躯干壮实,跑的挺快)

    当我看到那堵墙的时候我突然知梦,看到“兔子”:啊这些都是梦啊。
    然后就飞跃到一个平房楼顶,准备进行不可描述。
    成功召唤出不知名男士,只搭上腿,未遂的同时,男士脸扭曲,整个梦境画面都呈漩涡状扭曲消失。
    (没有惊吓,因为我认为是很正常的梦中醒来的“退场效果”)
    消失过后双腿蹬动,我以为我真醒了,准备掏手机记梦,结果床边的衣柜突然自动打开,冒出黑雾。
    我还没来得及捏鼻验梦(也有可能是忘了),瞬间整个梦天旋地转,我真醒了。  
    2019.4.5
    凌晨1点半睡觉,6小时左右,被闹钟叫醒。(本来可以试试WBTB的,不过因为要早起,就直接起来了)
    【普通梦】
    “大大大”

    这是醒之前一瞬间的画面。
    在这个画面之前是一个比较长的普通梦,属于冒险通关类“唯我独尊”流剧本,不详记了。
    这里有个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一开门一大堆我不认识的“亲戚”拖家带口想要闯进我的屋子,我拦住了他们,包括任何一个“小孩”都不让他们进屋  

    那个小女孩还挺皮,想从伸直的胳膊下钻进我屋子,我给“踹”回去了
    2019.4.6
    【尝试回笼?】
    1点45入睡,7点半多被闹钟叫醒。
    躺床上清醒4分钟,然后睡着。
    有过右手自动摆动的情况,但没有验梦。
    8点半醒过一次,没验梦,直接闭眼,9点突然“哐当”一种自己整个被人扯一下的感觉,突然醒来。(实际上并没有人扯我,而且是真醒)  
    还是睡得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