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宇悠的修梦贴「その二」
  • 2020.7.12  调整一下生活节奏

    最近一个月生活节奏太快,现在总算安定下来了,但是心态上的节奏还没调整过来。尝试放慢节奏。

    简单记一下昨天的梦:

    梦见跟梦中女友约会,场景是家里楼下的一条巷子里,散步途中气氛突变,感觉一股邪气笼罩在环境中,我感觉不妙,女友缩在我身后,我掏出一枚据说能挡阴邪之物。果不其然木牌发出阵阵响动,仿佛在跟看不见的什么东西战斗,几个回合下来我们终于快走出巷子口了,没想到前方一团浓厚的黑气向我们冲来,木牌不堪重负地裂了。我一惊,醒,发现闹钟响了。

    本来睡前刚看完租借女友,梦中马上梦见了,一开始太挺舒适的,没曾想被干扰了  
    2020.7.20      奇幻的梦

    记个梦:
    我去到了一个神奇的存在超能力的世界里。一个大姐姐收留了我,她说她的小队差一个人满员,于是我变加入了进去。她带着我去了她的国家,这个国家是四个人组成一个小队,一个小队治理一块区域。她各做打理日常生活还做饭给我吃,非常亲切。

    大姐姐跟我解释这个世界的规则,他们用眼睛来接收各种电磁波信号,能力是用过跳舞来获得的,跳舞跳得好的人能觉醒强大的力量。她带着我去到了一个三无区域,打开门后发现有4个长得像企鹅人一样的生物,他们跳着一段奇异的舞蹈,看着像是爵士?大姐姐惊呼一声不好,因为是自创的舞蹈,企鹅人获得了非常强大的能力,从此一个新的小队诞生,大姐姐说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玉石带着我赶紧逃跑。

    我梦中跳舞非常水,感觉这个世界的规则有问题,我各做尝试通过其他方法学习战斗技巧,后来终于成功觉醒能力。

    一天我们去参加国家的议会,会议厅里分成两种颜色的桌子,队里的男生说红色桌子代表男系社会,黄色桌子代表女系社会。我赫然发现我们小队的桌子是黄色的,我很疑惑,队友说道我们小队的队长其实就是那个大姐姐,只不过她平时表现得太像一位女仆了什么的,后来就醒了。  
    回复 九五 :就是个逻辑很乱的梦
    2020.7.26  午睡压床

    午睡右侧卧,没有练习脑海中想一些零碎的事情睡着。不知什么时候感觉自己躺在床上,想起身却无法动弹,立马察觉到自己在梦境中,随后虚幻的场景消失,黑屏,想要控制梦体下床,不过没能成功,感觉身体正在慢慢苏醒,坚持了一下还是醒来了,捏鼻真醒。  
    2020.7.27  压床转知梦

    12点20左右睡觉,感觉状态不错,睡前做了两组快切不知不觉睡着。中途有做两个质量很高的普通梦,略过不计,醒来看时间快7点了,上个厕所,WBTB 5分钟回床,没有过多练习直接睡着。

    不知什么时候假醒,自己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感觉时间已经过去很很久,闹钟应该要响了才对,但是又等了几分钟还是没响,怕自己睡过头想起来,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察觉到这股违和感立马知道自己身处压床状态,我动了一下手指用力捏大腿一下,完全没有知觉。想着强行起身可能会破坏掉这次的压床,于是放松身体,先把梦手搞出来,捏一下鼻子,通气!立马自信不少,然后我意念翻身下床,然而翻不下去。于是改变方式,开始观想场景,场景就选当前的房间好了,这么一想果然场景出现,人也已经站在了房间里,是我现在住的出租屋。

    想起任务去自己房间里找小潜,一想我现在不就在自己房间里吗,并没有小潜的身影,先换个景吧。穿过窗户跑去对面楼的房间,这时对面楼变成了我家里房间的对面楼,里面我记得是住着还在上学的姐弟俩。穿过两扇窗户,发现对面竟然是个客厅,现实中明明是个卧室才对。客厅比较窄,窗子正下面就是一个泡茶的木制桌子,一个中年大叔叼着根烟坐在凳子上,不过他看不到我的样子,而且也不会动。客厅两侧是沙发,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婴儿坐在沙发上,跟我印象中的俩姐弟相比岁数也小太多了。而且大家都不会动,久违的高意识清醒梦,没有NPC意识存在。我抓起桌子上一个袋子里装的核桃捏捏,算是增强触感。

    完事继续回去自己房间找小潜吧,我再次穿窗子回到自己房间,但是房间整个布局都变了,已经不是我房间了,窗台正下面也是一张学习桌,上面摆放着几个小盆栽和文具。房间里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生,紫色头发,红色校服,二次元长相的脸挺可爱。不过也像个玩偶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从她身体没有任何小潜的气息。好吧任务失败。。

    我过去抱着她飞了起来,抓在手里也是一种等身大娃娃的感觉,重量也挺轻,飞到床上玩耍了一下,闹钟这次真的响了,醒。  
    2020.7.29  普梦

    久违的梦见自己去参加考试,结果迟到了,慌张之际还跑错了教室,后来跑回自己班里,发现已经没有位置了(这种梦总会发生各种无法吐槽的不利展开)。

    我离开教室,来到学校门口,突然换景变成了乡下,一个身穿吉祥物外皮的人标识他是这一代最熟悉山里的人,能带我们去山里抓鹦鹉,门口聚集了一拨人,我一看还有几个男女同学,这时候也有点意识到自己已经毕业多年不需要考试了,于是决定跟他去抓鹦鹉。

    一伙人进山,吉祥物走得飞快,男生紧跟在他身后,我处在中间位置,我察觉到身后的女生阵营速度太慢了,这样下去迟早被摔掉迷路。于是我跑上前去跟吉祥物说走慢点,等一下女生。他说要抓紧时间,山里到了晚上就容易迷路,还是不管不顾地飞快跑着。我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去了,回去跟女生们说前方路不好走,我们回去吧。大家都同意了,准备往回走,这时突然跳出两个不良打板的男的,说要抢劫,我上前拦住两人,让女生们快跑,然后就跟两个男的抓住,这时我好像快醒了,显意识觉醒,我一个头槌撞在抓着我的那个人太阳穴上,把他撞晕过去,再一脚飞踢把一个男的踢下山崖,完成反杀。然后就醒了。  
    2020.8.15   进入神奇的梦境创作模式,导演你的梦境!
    12点40睡,睡前太玄两组不到就睡着。
    醒来后看了一眼时间2点多(不确定这个是看时间是否为现实),一方面想要起来WBTB的意识和想要继续睡得意识在做斗争,然后一番分析觉得时间还早,可以在睡一段,于是开始太玄切换,不过意识太混炖了,第一组就一直不能很好的完成,卡住了,意识半醒不醒时进入了这个状态 。(之前也有过几次)

    半明梦状态,场景在我家,小潜先制定一个基本任务,我要去学校上学。然后我自由发挥。此时为第一视角。跟随着记忆中的感觉,我先去一楼车间骑车,显意识引导需要具体渲染的分镜,小潜把分镜中的关键帧和过程创造出来。

    像这次去车间的分镜就是画面一楼梯,画面二铁门,画面三就进入车间里的。小潜只在画面一的楼梯里渲染了楼梯的场景(关键帧)和简单的移动效果,画面二的铁门直接静态图片(关键帧)。不同画面的衔接就是惯用的偷懒手段,在大脑中调出行走的感觉,直接把感觉模拟了就行。

    (行走感觉)-画面一楼梯-(行走感觉)-画面二铁门-画面三车间内部
    这样就很简单的实现了梦境剧情。耗时非常短,真实画面只有几秒,但是梦中体验来说这段剧情有一分钟,都是靠感觉来增加时间感。
    进入车间后小潜开始发力了,这段的分镜和关键帧都很多,真实画面时长:梦中体验时长≈80%。为了方便记录,我就不想上面那段一样完全分析了。

    车间里面的场景完全跟现实不同,像是一个老旧的地下神秘工厂(真实度很高的建模),我本来是来这里拿自行车的,被小潜魔改之后就像是进来探险了。这里小潜先植入故事设定:我爸是厂长,我要找到他才能拿到自行车。一下子就变成冒险模式了。推开防火门,里面有各色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在忙碌,周围一堆不知名的大型仪器、管道和烧杯试管等实验器具(分镜),这段剧情都是动态场景,关键帧密度很高。我找了好几个房间,有时候他们做实验还不小心喷出危险化学气体。这个分镜重复了几次,小潜会选其中一个重点渲染,不采用关键帧的方式,直接还原现实体验(真实画面时长:梦中体验时长≈1),也是梦中我们能记得最清晰的内容,因为都是真实在梦中经历的,跟现实记忆最为接近。比如这次重点渲染的剧情如下:黑色毒气的特效,小潜适时插入设定这是硝酸铵,具有强烈刺激性。同时调动感官体验,我赶紧闭上眼睛用袖子捂住鼻子,屏气,还是很真实地问到了酸味。

    一系列冒险后我没有找到我爸,显意识被带偏了这么久终于拿到了主权,我想不对啊,我是要去上学,你给我整这么多有的没的。赶紧给我上学去!小潜表示认同,但是它也有它的尊严不能就这么屈服给显意识了,说着没问题,然后就把主人公从我换成了一个12岁上小学的小女孩,我也一下子变成了第三视角。

    我觉得这里就省略上学过程直接切换到学校吧,这么想着小潜给我了一个手柄,我控制摇杆就能直接快进。我快进到学校这个分镜,这次看小潜又给我整了什么活。

    小潜开始渲染场景,一下子就来到班里,小潜说主人公正在犹豫坐在哪个位置,一下子画面就切换到静止画,上面用小孩子的涂鸦画着示意图,让我选择怎么选座位。小潜这时也不忘插入设定,说小女孩怕生,喜欢坐在离别人远一点的位置。我试图推演,小潜适时渲染画面,教室的3d场景出现,我看了一下小女孩是要坐在最右边靠墙的那一列的中间排,一排三个座位。坐在最里面靠墙应该最好,就是出入不方便还要跟别人交流,那就坐在最外面吧。这里我一边显意识在思考,小潜也会提出它的观点并适时根据观点来生成座位图,我进入了一段两个意识达到平衡,完美配合的模式。这一段模式也是我记得最清晰的,跟上一段小潜只选择某一分镜进行重点渲染不同,这里是全剧情完全渲染。

    而且小潜还主动扮演起小女孩来,这样子梦境中就有两个可以控制剧情的主观意识存在了。
    这时变成我和小女孩在一起,以上帝视角看着场景里的自己。场景来到学校外面,我说下雨了呢。手在画面上一勾画,顿时整个场景下起了大雨,地上一下就积累了不少水。小女孩(小潜)的样子和说话语气突然实装,竟然是睡觉前看到的那个傲娇萝莉。她说不够不够,场景要再夸张一点!我说那行,我在水上画了一个鱼的背鳍,再在水下画一个巨大的鱼的阴影,小女孩很快get到了我的意思,一下子就让简笔画变成了现实。一只巨大的鲨鱼在学校的积水里游来游去。我说怎么样,还行吧。她说看我的!

    说着也是抬起手往画面上画去,她先画了个井盖,然后井盖往天上夸张的画了几条很长的竖线。我正疑惑这是个什么意思,她一个响指,突然场景中的井盖就爆炸了,火焰柱直冲云霄。啊这,我忍不住吐槽,现在在下大雨,还有很深的积水呢,你这怎么就爆炸了呢233。她还不满意,手指在场景里点了几下,小学校里的几个井盖都炸上了天,密集的火柱冲天而起。她笑眯眯地朝着我做了一个手势,学起炎炎消防队里的修女那样,双手合在胸前,但是一点都不严肃,笑嘻嘻地说道:化为永远的火焰吧,拉托姆!

    我也笑了笑,说道,好了,来点正常的剧情好吗。她嗯了一声,说小女孩现在要去她朋友家玩。跟随着她的意识,场景就变化了,我们来到一个豪宅里。也是一个小女孩,金色长发连衣裙,一看就非常有贵族大小姐的气息,还有一个扎着黑色马尾辫的小女孩,比较朴素。我们四人来到那个大小姐的房间里,一进去我就只想说好大!比我家还大!

    我问小潜你们要玩什么。她说玩占卜!然后她们三个小女孩就在粉红色的地毯上坐下,大小姐拿出一套占卜牌,我没见过。看着好像挺贵的样子。我问大小姐这个占卜牌一套多少钱?还没等她说话,小潜先说你来设定一个价格吧。我想了想800?小潜哈哈一笑,说道:如果是小潜的话,嗯嗯嗯,看我的,设定金额4000万!我擦,我忍不住吐槽。小潜还把一个写着英文盖着高大上印章的证书给我看,说这一套真的要4000万。

    画面停留在证书上,我决定醒过来,终于还是想起来WBTB一下了,不然又一觉睡过去就不好,难得周末。看时间已经3:40。
    记个梦寄到了四点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困得睡死。  
    回复 九五 :也不是每次都是中二超能力的梦境233
    2020.9.4   一个关于拯救的普梦

    最近做太玄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地去关注心跳,然后一旦关注心跳就会变大还乱掉,感觉会心慌,脑海里想其他事情不去关注的话又好了,就很影响练习。

    寄个中二的梦:
    梦境开头我出现在一个广袤的草地上,小草大概30cm高,长得非常嫩绿且柔缓,阳光洒在随风摇荡的草地上,摇曳之间,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带着一顶黄色圆帽的女生躺在地上的身影若影若现。我走过去,蹲在女生身体看着她,她有着及腰的黑色长直发,二次元式完美的五官,此刻正紧闭双眼,不过尚有呼吸。小潜开始植入背景,说这个女生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话,但是她中了一个恶毒的魔法,此刻生命也在慢慢流逝,要拯救她的话,必须要去往前方一个古代遗迹,并突破层层试炼,取得遗迹最深处的宝藏。

    故事背景刚植入完毕,四周就出现了拿着各种奇怪武器的地精,呈包围之势像我们靠近。眼前一黑,一段血腥残忍的虐杀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逝,我知道自己和女生都被残忍杀害了,不过却没有任何的痛楚,精神甚至有点高亢,诡异的愉悦笼罩心头,我再次睁开了双眼,我还在那个草地上,一切仿佛重来了。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女生,扭头离开,将自己遁入黑暗,才能换回女生的光明。

    随着这个想法,我感受到源源不断的黑色能力从身体中溢出,果然无数地精再次出现了,我意念一动,无数的黑暗扩散出去组成一个诡异庞大的魔法阵,地精们痛苦地开始血肉融化,而他们的生命力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黑雾顺着一个个感染的宿主扩散出去,不多时,整个草原只剩2个活物。

    我开始快速朝遗迹进发,我一拳砸开了半米厚的石门冲了进去,第一层有两个拿着长矛的哥布林,我身影之外他们甚至来不及发出尖叫,我两支手臂挥过,两个哥布林的脑袋伴随着血泉喷射上天。不等石门机关开启我就飞起一脚穿门而过,顺带踢穿了第二层守关的迷之生物。然后又一拳打爆了第三层肌肉膨胀的黑色金刚,四溅的血肉被我吸收画成我的力量。

    就这样一路秒杀带吸收,我终于来到了遗迹最后一层,BOSS比我高出一个头,身穿黄金铠甲,头戴着复杂菱角的黄金头饰,人身兽头,像是某种神话中的生物。相比较他而言,此刻的我反倒更像是一个怪物,我汹涌的杀意喷涌而出,化作黑色潮汐吞噬周围的一切。BOSS跃起一个身影闪过,我的右手啪唧一声摔到了地上,没有丝毫的痛觉甚至带着迷之兴奋,我噬笑着吞噬掉自己的手臂,右手断裂处慢慢生长出新的手臂。BOSS见状,突然一个加速身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几道劲风刮过,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四分五裂,脏器血肉掉了一地。BOSS在墙上一个接力,刷得一声站在了一处断裂的石柱至上,华丽地收起了黄金长剑。

    灯光洒在他黄金铠甲上,异常耀眼。正在这时,一团黑雾从阴影处顺着石柱攀爬,一把抓住BOSS的脚,他一惊,快速一个拔刀砍向黑雾,但比他斩击速度更快,我从黑雾中跃出,一掌穿过他的胸膛撕裂了心脏。感受着手中的触感我满意地笑了笑,感觉自己简直天下无敌。我一挥手黑雾瞬间摧毁了整个遗迹,在遗迹崩塌中我笑着笑着就醒了。
    说好的拯救呢?!  
    2020.9.9  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境

    3:20被冻醒,上个厕所直接躺下,散乱切换2下就睡过去了。

    一开始梦境没什么真实的感觉,先梦到和妹妹在路上一起回家,妹妹说起她在路上见到了一盒子钱,最近工作顺利提成也很高什么的,我很羡慕。跟她分开后,我在路上疯狂寻觅然后捡到了一盒巧克力。

    场景切换我来到了老家,陪爷爷奶奶看足球比赛,这时梦境已经上升到体验感很强的梦境了。我和奶奶吃巧克力,我吃着还在想路边捡的,到底干不干净。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整个人就像带了VR眼睛一般,身临其境地跑到了球场上。我这边的队穿着黄色球衣黑色短裤,不知道是什么队,本来比分0:2,守门员开球踢到球门上反弹进自己门里,乌龙球,守门员随后心态爆炸,各种失误被虐到0:5。我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场意念想子干涉,瞬间一股能量覆盖在我身体周围,我对着球就是一脚,直接从我们球门飞到对方球门里,完美夺回一分。


    然后又是一个场景切换,这时已经完全跟现实无异。我突然到了初中同学住的小区门口,我跟他在小区里走着,他说他要去上课先走了。我很疑惑怎么时间就到晚上了,有那种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分不清到底时间是今天还是昨天的错位感。一边脑海中带着疑问,我一边走旁边的巷子回家。这条巷子小时候经常一个人走,路灯时好时坏的,又少有人走。小时候就时常脑补要是遇到恐怖的东西或者坏人该怎么逃走,小潜把这个久违的恐惧感提炼了出来。

    我走着感觉今天的小巷子显得特别黑,仿佛有一股黑气漂浮在四周,在路过一个大宅子门口时,一个身穿黄色汉服,留着山羊胡子的人背对着站在那里,我觉得此人不妙,想尽快通过,他看准机会立马过来,看他一脸算命先生的打扮,他开口问我认不认识这户人家的张小姐,我赶紧说不认识,就想从旁边绕开他,他立马跟上说道:小伙子,我知道你的具体身世。说得还挺准,我心里暗暗吃惊,但我这人关键时候反倒能XJB扯,我说道:您算的可真准,可不凑巧,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什么机缘巧合,我就是天选之人什么的我也不会帮忙的。说完我没看他一眼就快步离去,没想到他一路跟着我到楼下。

    这就出现了设想中最坏的展开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掏钥匙打开一楼的门,他扒着门不让我关,突然嘲讽起我来,说我知道你的工作内容,产品每次就卖那么少,能有什么赚头啊。我苦中取乐说道我可是注定能卖上万的男人。然后趁他一不注意强行关门。心中歇一口气,快步上楼,没想到他大力也直接把门给撕裂了,飞奔上来想要取我性命。

    这里我疑梦已到极限,空手开门,看来是梦境无误,但是如此真实还是让我有一丝犹豫。只见他手指并拢成爪朝我左颈袭来,直至大动脉。我当下也无武器,右手摸出口袋中的钥匙,直戳他的额头。因为有一丝怀疑怕误伤人,结果大力出击,到了他额头还是卸了力用钥匙敲了敲,触感不似人类身体,完全知梦。他的手一下刺进我的脖子,不真实的痛觉产生。焦点一瞬间一到现实,感觉到了焦点重合的状态,没几秒闹钟响了,于是醒。  
    2020.9.19   清醒梦

    昨晚玩原神到1点半,上床立马就睡着了。8点20多自然醒,上个厕所,刷一下贴吧,WBTB大概15分钟回床。太玄做得断断续续,感觉意识比较清醒,纠结着要不要侧卧,最后还是遵从了身体的意愿变右侧卧,一段时间意识几乎停滞,场景已经出现,就是没有声音,突然感觉状态到了捏鼻知梦。

    发现自己在大街上,先无所事事地观察了一下街上人物,发现建模比较模糊,属于那种像看个什么角色,小潜就会自动创造出来的程度。在街上看到了穿白色裤袜的小萝莉,cosplay妹纸等三次元建模的人物。乱逛了一圈突然想起做任务,捏鼻提升意识,想起任务是找小潜。

    这次试试场景切换大法。我朝着背后躺下去,身体一阵波动,我在下沉,世界瓦解成白色的光和无数建筑物的碎片,视野继续下沉,我来到一处像是游戏里教堂的外面,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过漆袜,黑色披风,带着黑色巫师帽的女生,我上面询问你是小潜吗,她没有回答,我也感觉不是。

    继续在街上逛了一会,这次人物都是二次元建模了,简直跟原神的人物一样。寻找无果,继续捏鼻往后倒换景,场景切换的特效跟上次一样,只不过这次感觉了醒力。场景散去,在瓦楞上浮的间隙中,我看了一处白色很神圣的空间,里面有一位穿着白色教服,散发着不同寻常气场的女生,我意识想过去但是身体无法动弹,我右手往上探去,但那是一段无论怎么努力伸长手臂也无法够到的距离。仿佛是察觉到了我的意图,对面的女生抬起头,朝我微微一笑。我感觉意识开始回到现实,听到了风扇的声音,然后醒了。  
    2020.10.24
    一晃一个月过去没更新了,最近玩原神玩得有点high,经常晚上跟别人联机到1点才睡,自然没什么好状态。现在慢慢调整回正常状态,晚上尽量早点睡。

    今天中午午睡,久违地做起了太玄,快切7 8组做下来身体轻盈了,但是没有睡意,散漫地慢切,不知道什么时候觉得还没睡着,但是场景出现了,感觉自己正站在门口。一开门直接身体飞到床上,强烈的出体信号嗡地覆盖全身,感觉像是之前体验过的不太好受的信号,挣扎两下解除信号,翻身睡觉,一段没有思维的空白,没有睡着的感觉,不过精神也得到了休息。  
    2020.11.7
    跟小伙伴联机玩原神,快一点睡。睡前稍微练习了一下,几乎秒睡过去。
    做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多次假醒,这次睁开眼,感觉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间只有两面墙,其他两面是空的,天花板也是空的,可以看到外面的东西。只见自己的房间漂浮在一个庞大的空间中,四周散布着不知道是木板还是石块之类的碎片,整个空间仿佛没有重力,远一些的地方一些房屋也飘在空中。

    前几次还知道是梦,这次不知道有一种这种荒诞的世界才是真实世界的感觉。我眼睛一闭,感觉世界又切换了。这次我坐在教室里,感觉终于回到现实了?突然同学们惊呼一声,我看向窗外,一个高度几百米不像这个世界产物的巨大物体突然朝这边倒了过来,我摸着桌子的质感如此真实,一度以为是现实世界。赶紧号召大家躲在桌子底下,虽然自己也知道那么大的物体倒下来躲桌子根本没什么用。伴随着巨大的声响整个教学楼疯狂晃动,然后倒塌。

    这次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游离在虚空中,好像周围有很多世界可以选择进入,我奋力闯进一个世界里。世界出现,我身处在一个四面环水的石头建筑中,水面一望无际,却不是海的颜色。我走进去,发现这里好像是一个研究机构,有几个工作人员跟我打招呼,我看到最里面的一个用玻璃封闭的实验室中,一个机器上装着很多人类的大脑,工作人员说他们正在尝试激发人类大脑想要人工创造超能力。我穿过一个走廊,有一个售票处,说这里做火车的话可以回到真实世界。于是我在这里等火车过来。突然发现旁边有一张摆摊的小桌子,上面有一组奇怪的人偶组件。

    我闲的没事做就过去拿起来看看,身后过来一个小女孩,看着模样只有十一二岁,却给人感觉有着长到可怕的人生阅历,远远超过人类的范畴。她教我拼了一下这个奇怪的玩偶,跟我解释了一下这个人偶以这个世界的神为原型做出来的,成功拼出来的话你会得到神的庇佑哦,当然如果失败了也会遭天罚的。我心里暗暗一惊,这个人偶的组装方式太奇怪的,根本不是人类能想出来的组装方式。不过有着小女孩的提示,我最终还是拼好了。

    我把拼好的人偶给她,她很高兴的拿在手里摆玩,然后突然这个人偶的外形发生了变化,变成了眼前小女孩的模样。我也猜到她可能就是这个世界的神吧,她见我没怎么吃惊,朝我点点头,然后火车就到了。我跟她道别坐上离去的火车,然后就醒了。  
    记个难得的古风的梦:
    一个门派有七个徒弟,我排第三,跟四师妹一起组队,师妹长得非常漂亮,用双剑,很强但是有点冒失。
    我用单剑,但是为人正直温柔且天赋异禀,师傅暗中传授了我七把武器的使用方法,乃所有人最强。
    中午执行任务,我跟师妹在木棉花树旁监视上山路,阳光惬意,风景恬静舒适,师妹不小心打起了瞌睡,阳光散在她微睡得脸上,我内心荡漾。我真希望这样的时间能一直持续下去。但是敌方组织愚人众出现,我为了让师妹睡得尽量久些,等愚人众到达极限位置,我才摇起师妹。她从刚睡醒的懵懂状态到任务执行状态只花了1秒钟,便迅速冲出去迎敌,我也随后跟上。一战胜利。

    我们跑回山上,发现敌方老大已经跟大师姐交战过一回合,却不敌。使了诡计诓走了师姐的武器。看来对方也有我们的情报知道我们每人只会用一把武器。现场只剩一把长枪能用,师姐不禁陷入苦战。

    我赶到拿起长枪,感觉身体熟练的将武器跟自身合二为一,敌方首领大惊,几个回合便把他制服。众弟子也一惊,没想到我能用其他武器。然后就醒了。  
    倒数第二天竟然抽到可莉了!开森~
    真的是太突然了,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发生了。  
    2020.11.21  梦见二次元旅馆
    一个好玩的梦:
    梦见在看B站UP主凉风的直播,他说最近都在一家二次元旅馆里住着搞直播,看背景感觉酒店很朴素甚至觉得有点脏,不过凉风不愧是凉风,自己用一张大布围出了直播空间,布上印着二次元角色等内容,反倒显得很不错。

    看完场景一切换,我跟一大学同(女生)一起出那家酒店,两人住一间房,就是很平常的玩玩游戏啥的。下午我上去找凉风玩了一会。就感觉酒店确实比较破,而且接待一股给人love hotel的感觉。后面我们发现酒店还有个电影院,进去发现人满为患,有不少coser,在放动漫剧场版电影,氛围非常棒,还遇到了大学同学中的一队情侣。

    后来我幻想着自己以后也能开一家这种只接待二次元群体的娱乐场所。可以像B站一样搞个考试,通过之后才能成为我们的会员,提供一个可以供二次元找同好,甚至脱单的交流场所什么的,梦非常美好,醒来就是冰冷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