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心情、心理、现实与梦
  • 4月13日清醒梦
    梦。。。梦开始是暗的,渐渐我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状态,咬手指,可是梦还是黑暗的。。。心想,算了,隨它吧。。。我在黑暗中走着,分不清方向,看不到景物,有些无聊。。。然而,不断提醒着自己,再无聊也要好好享受在梦中醒來的當下。。。又咬了咬手指,好怕自己会回到普通梦。。。

    這時,周圍光亮了,是那种溫暖的光。。。我沉吸一口气,感覺到自己无比的畅快,好想又唱又跳,這時多了很多人,我們就一起跳江南style,还有其他的舞蹈。。。我不用刻意去记梦,梦的清晰就像一部以录好的視頻重放。。。

    我意识到,我想清明梦是有心念的,不是来玩的,是探索更真實的自己。。。我停止舞蹈,去找寻那个我也不知道的自己,我知道這樣的路很乏味,可是我需要知道。。。

    光消失了,又是一片寂寥和漆黑。。。远处一个黑色和白色的影子迎面而來。。。我感覺不太好,转身想逃避。。。然而,在我转身后,又重新转向他們,等待着与他們面对面。。。我清醒的意識到,我不可以逃避。。。當他們来到我身边,我怕极了,却选择了拥抱,這樣的拥抱,让我多了一丝信任,安全和愛。。。我问:“我不开心的原因是什麼?”他們说了一个字。。。听到這個字,我并不吃惊,我一直也是這麼认為的。。。我很平靜,很平靜。。。普通梦。。。  
    3月27日记事
    這个周末并不平靜。
    周六的下午,在上课,接到妈妈的电话,说团团快不行了。。。起初我沒太在意,心想:早上还蹦蹦跳跳的,怎麼就不行了。还特別煩我妈,覚得她好不懂事,偏偏在我上课時打扰我。。。我说:“去带牠看醫生啊。”

    妈妈一直是心理承受力很差的人,每次都會把小事说的很严重,我一直這麼认为。。。
    我并沒有上課的中途離開,只是下课后匆匆往回走,妈妈又打电话,说:“牠快不行了,不知道能不能撐到你回來。”我這才覚得不太正常,算一算牠病了近五个小時。。。心想:团团,你一定要等我回來,只要我在你就不會有事的。。。转念:我現在這麼多负能量,真的还能救牠吗?我说,我的字典中沒有死亡,我真的还有這個自信吗?

    我忍住眼中闪耀的泪花,相信自己不會哭。。。走在每周回去的小路,平時能听到团团和笨笨因听到我的脚步聲,愉快的叫聲,然而今天特別的安靜。。。有那麼一刻,我希望回來不是因為送你最後一程。。。

    當我回到家门前,看到他們抱着的团团,他們说:“牠知道你回來了,要接你。”心中的波蘭无法按捺,我哭了,眼淚已經让我分不清是梦还是現實,我说:“牠怎麼了,怎麼会這樣?”妈妈说:中午团团便便的時候,突然开始流口水,就站不起來了,沒多久就一直抽搐。。。我对团团说:“救救你不要走。”那時,我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可以,我宁愿死的是我。。。

    它和我不同,它活泼,开朗,给家人带来很多乐趣,而我只是个在乎自己世界的人,牠的存在在我看來比我有价值,牠或許不能带来财富,但却可以带来比金錢更可貴的东西。。

    妈妈说:“你這樣,牠不能安心的走,让牠走吧!”我沒有以前的底气,大喊:“牠会好的。”尽管心里是這麼想的。。。這一刻我才看清团团,瞳孔已經放大,几乎看不到白眼球,涣散,呆呆,身上的毛一大把一大把的掉,我們都像是穿上了狗毛衣服,四肢已无力的依附在怀抱中,流着口水。。。頓時,我哭到哼泣,我好想坚强一些,我好像微笑着说:“有我在,沒事的。。。”但是,我此刻什麼都做不了,甚至像是在哭丧。。。团团哀尖了两聲,又开始抽搐,我們放下牠,牠不停的摔打着自己。。。我不忍的说:“你走吧,我更不想看到你這麼痛苦。”后面我又说:“如果你的寿命已到,那不要再留恋我們,如果将来我有寶寶,我希望他的灵魂是你,如果你想活着,我們会全力救你。”

    团团拼命的想要站起來,一那麼愛动的孩子,怎甘心就这樣被困住,一次次摔倒。。。那一幕撼動了我,一只狗狗都可以這麼坚强,更何況是人,怎麼可以放棄?我轻轻的叫了牠:“团团。。。团团。。。”牠似乎看不到我,却闻聲坚持要走过来,头僵硬的向右頃斜,再次跌倒,又想起來。。。我说:“牠还有意识的。”妈妈问她的老師要了一组数字,爸爸在念,妈妈说:“如果还不行,就沒办法了。”我说:“团团加油。”立刻去搜附近有沒有好的宠物醫院。。。那時,我覚得去任何一家醫院,醫生都可能会让我們选择安乐,因為团团不是名犬。。。以前带牠和笨笨去醫院打针,醫生就是這樣的态度,用心对笨笨,让我們不要浪費金錢在团团身上,為此我还和醫生大吵了一架,被父母说:“沒礼貌。”

    所以选醫院我很慎重。开始咨詢了一家北京的宠物醫院,妈妈说了团团的病情,醫生说是吃了脏东西。后來又咨詢了广州的醫生,醫生说:“狗年纪大了,可能是神经系統出问題,导致行動不便。”我再看看团团,的確牠像个偏瘫儿童。妈妈又让老師按神經问題配了一组数,因為時間和车的问題,我們沒辦法送团团去醫院,只是想要不第二天,实在不行再说。

    数字那時成了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念。。。我始終相信,也許真心的愛可以換來奇蹟,超越生死,超越科學。。。团团还是想站起來,又摔倒。我們都怕牠耗盡仅存的力量,让牠不要过分的动。。。

    看着那時的牠,我在想,如果接下來的時光你都這樣,我也願意陪你,我可以辞职,照顧你。。。可是,你不吃不喝,怎麼维持生命,你不拉不尿,又怎麼能平衡內分泌,还是要去醫院才行。。。

    找到针管试着给它水喝,雖然头不能动,舌头很灵活,我們都看到了希望。。。我泡狗粮,先喂了点奶,增加一些体力,父母就念数。。。

    团团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牠都想像正常的時候一樣喝水吃饭,拼命的抗衡。。。爸爸说牠看不见,所以害怕。。。而我以心理学的角度认為,這是落差,对牠心理造成的傷害。。。然後我说:“沒事我們就這樣喝水,就這樣吃飯,挺好的。”团团安份的接受着喂水,我将狗粮泡软放在牠舌头可以添到的地方。。。能吃能喝,這让我的信心更大了。。。雖然它沒多大进展。。。這時牠又想站起來,我同意了。。。双手扶着它胸的位置,让牠走。牠可以走两步,又摔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已經近十点了,我查到香港的安宮牛黄丸很有效,妈妈说去买,爸爸让我抱团团上床念数,也快睡覺了。。。我抱着团团在床上,牠那樣的依偎在我怀里,头躺在我手臂上。這時,妈妈开门出去,牠侧了一下头,我感覺不對勁,但又不却定。我的头发觸碰到它的耳朵,牠动了动右耳,我又试着碰它左耳,它也动了动左耳,我惊喜的喊:“他是不是好了,他的头部在知覚了。。。”团团侧过头看了看我。。。不是僵硬的仰着。。。爸爸说:“是,继续念数。”我发現,不知什麼時候,流口水一边的毛,早就干了。。。慢慢的团团恢復了正常,一夜我們轮流念数。。。後半夜我抱它去平台,它非要我抱,我不在喂水,而是放下它让它自己喝,再抱它回床睡覺。。。後來我實在太困,才交給爸妈念数。。。慢慢的团团越來越有精神了。。。現在体力还是差了点。

    回宿舍前,我叮嘱,短時間不能让牠在受刺激,好好疗养。。。
    宠物的生命并不长,牠陪伴自己,给自己带来乐趣。。。养宠物更不该只是為了开心和喜歡,更多是一种責任。。。从這一刻起,我似乎才体会到,為人父母的感受。。。是的,团团早已經是我們的家人。。。我只想说,你有多努力的為牠争取一些時間,牠们就有可能多存活一些時間,不要轻易放棄,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团团给我上的一节生命课。。。其實,那一刻我沒有恐怖,拒絕一切负面信息,煩惱,雑念。。。谢谢,让能這麼专心,让我弥补曾經的过失。。。感恩  
    2016年3月25日记事,记梦
    自上一个梦的记录后,整个工作,生活都变得一片零乱,管理层換了,老大換了,年底前大家都蠢蠢欲動要辞职,有人辞职了,有人还在坚持,而我表面上看起來嘻嘻哈哈,內心却沒有一天煩躁的,不仅是工作上,还有家人。。。最近连情商都沒了,懶得搭理人,可是我不想再以逃避的方式去面對无能为力,我也再用自己的方式,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也許一切都會过去,都會好好的,會比以前更好。。。有一個秘密,這世界上只有我和闺蜜知道;有另一個秘密,這世界上只有我和家人知道,有一個秘密只有我知道,因為很冒險。。。

    「梦」依稀记得,我来到一個破旧的单元楼,忘記是要找谁,可是爬到一定楼层時,却不见楼梯。。。记忆中這栋楼很高,為什麼沒路了?转过身,看到一扇门,试着推开它,前面是走台,順着走台一直前行,左手边有扇門,往上的楼梯原來在這里。。。来到要去的楼层,却找不到房間,更找不到要找人,外面的光線算不上明亮,却好过楼內的昏暗。我又來到走台,想继续往上走,却被右手边的一幕震惊了,脏臭的垃圾堆,放着很多双层铁架床,上面躺着一些不知是死是活的人,我走过去。。。

    這時,一個孩子哭着说:“你為什麼才来,我等得你好苦,一直在等你救我,擺脫這裡,可你怎麼現在才来?”心生怜惜。(醒來后想想,它就是胃的樣子,哪裡是个孩子)我说:“从今天起,我不會再让你难过,而且我要把這裡所有的人带出去。”床上的人,都坐起來,充滿信心的看着我。。。

    画面转換,一個男人。。。忘記发生了什麼。。。我和另一個男人離開了這個大楼,我們聊着什麼。。。忘了!想起來了,他问我:“最想见谁?”。我说:“林xx”(初恋的名字)。他说:“你还记得他的樣子吗?”我说:“他的身高在175--178之间,這是他自己说的,我覚得他也就174。大眼睛双眼皮,他的眼睛特別的干净,有神。他的臉是圓的,他最喜歡穿那条土黄色的褲子,當時同學还笑我,怎麼會喜歡這種穿着的男生。”回忆让我的梦境逐漸变的清晰,在分別前,男人说:“我帮你找找他,我們还会见面吗?”我说:“不會的,因為你在我的梦中。”他说:“哪要怎麼才能再见面,再来你的梦中?”我说:“每个梦境都不同,如果我的梦不是你的梦,那我們就不會再見到。”男人怔怔的望着我。我说:“如果你是和我在做同一個梦的人,请记得我叫Saree,电话是134xxxxxxxx。如果你醒來还记得,就给我打电话,我們可以在現實世界见面。”

    又回到普通梦,我找车回家,站牌却乱七八糟的,當我看到路标,內心平靜很多,即便沒车,用我的双脚也能走回去。。。醒了。。。
    當然不會有這樣的电话。。。让我惊讶的是,在我梦中,會出現的那个名字,竟然是我初二時的初恋。。。前不久一位已婚同事问:“听说,恋人之間会看到彼此的光,你们信吗?”大家都说:“沒见过。。。”我说:“我见过。。。”同事好奇的问:“真的會有光?光是什麼樣的?”我说:“我也说不清,就是在茫茫人海中,你看不到其他人,就看到了那道光,你順着光走过去,越來越近,就看清了他,就覚得就是這個人,沒有原因的就被吸引。那种光,似梦境般,温暖而耀眼。”同事说:“你果然看到过那道光,脑补一下都特別有感覺。”大家纷纷表示自己沒经历过。。。另一個同事问:“你遇到过几次。”我说:“两次,两个男朋友都有這個光,后來再也沒看到有光的男生,就再也不想愛了。我说我一直想遇到那个有光的人。。。”同事说:“你要這麼固執,恐怖再见到有光的男人,就是上帝了。”我说:“那就用一生去遇見吧。。。”但是,我万万沒想到,再想中我讲的名字,竟然不是我以為的那个人。。。

    好零乱的梦,這個梦我想知道意思。。。  
    7月27日记梦
    梦的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个人帮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我们对彼此都很满意,他是一个很开朗、阳光的男生。某一天,他要带我见他的哥哥,我也带着自己的好友一起同行。到相约的地点,见到一些痞气的人,这时,他哥哥从这群人中走岀来。他和哥哥打招呼,还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很熟络的样子,和我初次见他,判若两人。梦中他也由于一个我喜欢类型的人的投射,变成不喜欢的人的样子。好友说:”这种人,你怎么会和他交往。”我连忙解释:”开始见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差距这么大?”他哥哥很不友善,没正眼看我,便擦身而过。他也像变了一个人,忙追上他哥哥,也不搭理我。我也懒得和这种人扯。

    场景转换,一些朋友聚会,大家聊起了他,问:”你们多久没见了。”我说:”再也没见过,真奇怪。这个人好像不是我第一次见的他。人也许会伪装,但真心的流露是假不了的。”一个朋友说:”据说他家超有钱的,那个人长的不错,你就别那么挑剔,嫁了吧!”我没回答,如果是初见的样子,即便什么都不是,我也想嫁,可是。。。

    场景转换,有一个陌生人对我说:”他家超有钱,有一笔遗产要继承,可是他哥哥是个贪婪的坏人,对自己亲弟弟也不手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真的他,那个人是他哥哥在街上捡回来的乞丐,只要那个人乖乖的听话,他哥哥就保那个人衣食无忧。乞丐接受了,他哥哥把自己弟弟的脸皮剥下来,戴在那个人的脸上,而他被秘密关了起来。”听完后我十分惊讶,天啊!这种人一定不能嫁。我和朋友讲了情况,朋友说:”要么就装作不知道,和假面人结婚,得到你该得的。要么就去救没了脸的他,和他一起,我想你不会选后者,那么你什么都没有了。”我说:”两个都不选。”这时我又分成了另一个身份,一个会功夫的女生。女生说:”你知道吗?他一直在为你担心,如今他这个样子,也没打算娶你了,他只祈求他哥哥,他甘愿一世被困,为求你一生平安。可你是怎样打算的?”听后我很感动,我说:”那我们救。。。他。。。”。他字声音很小,因为我怕救他我会死,但内心又不想他活的那么痛苦,又沉默了,很没底气。另一个我说:”只要你说救,你可以不用亲自去,我去救人,你们接应就行。你不是怕死嘛?!只要你决心救人,我的命就是你的。一切的危险我来担,保你平安无事。”然而我又陷入到如何与一个没了脸的人相处的困境,虽然我知道内在更重要。。。醒!!!

    以前梦过类似的梦,最终我还是败给了外貌,亲手烧死了一个有爱的干尸,而选择听信了有着好的容颜,却虚伪的男人。尽管我非常清醒,我不该相信那个男人,但人类通常没办法容纳和自己不一样的物种,即便愿意相信它们的善良,终究还是输给担忧。

    昨天看催眠的书中有一句话感触很深:”人的意志往往会被想像打败。”梦应该是结合这句话针对某事的投射。  
    哟哟  
    7月7日梦
    昨晚因为喉咙痛,经常醒来,又昏昏睡着。其中有个梦印象比较深。我回到家,爸爸在屋内躺着,他并没有睡,却不想理我。妈妈不在家,我覚得气氛好差,差到有种想哭的压抑感。我覚得自己好需要有人关心,也懒得理我爸,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电话给妈妈。可是手机却不是我用的这部,没管这麼多,短号“552”,可是怎麼按都按不出“2”,“55a”“55h”这样。我着急了,试着找自己的手机,拿出一部可还是不是,也按不了妈妈的短号。那时的自己,感觉要到崩溃的边缘,从未那麼迫切的需要一个人陪伴。

    这时,我才产生了好奇,为什麼不是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呢?为什麼拨不了号?下意识:“这是梦,有我手机的地方才是现实,没有我手机的地方就是梦。”我不想停在这个压抑的梦中,对自己说:“这是梦,快醒来。”可是还是没有醒来,而绝望的心态吞噬着梦中的自己。“还是在梦中,快醒来,救救你,别在这个梦中沉浸下去,它会侵蚀你的意志,快醒来啊!”还是不行,怎样都无法摆脱。“好好想想,当初你在清梦中是怎麼样醒来的,焦急时,你还是平静的醒来了。想到了,我数到第三声,就要醒来。。。一。。。二。。。三。。。”切换到有妈妈在的梦中,整个人都覚得安全了,转为普通梦。。。。闹铃叫醒。。。  
    7月5日记
    本来是想写写心情,可是暂时还不会写,有些不确定的结果,不易过早表达太多的看法,让时间去证明吧!
    最近在看三部剧:「心理罪」简直是迷上这部剧,如果后期处理能再细腻一些就好了。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季,同事说:”这类题材应该不属于主流,很难讲。”不过,我还是希望可以一直播下去。做为网络电视剧拍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方木的角色开始看时,觉得人物特征有点弱,好在演员属于耐看型,我们还是接受了。最近可以分配时间,把没看完「心理罪」的书继续读下去。

    「盗墓笔记」这部剧应该是同事中看的比较多的一部剧,都是冲着三叔的书看的。每个人的想法也有所不同,潘子和胖子的角色,是大家比较喜欢,也觉得和书中的感觉很像。我个人喜欢张起灵,同事们本身似乎不太喜欢杨洋,起初我也不太喜欢他。当听到不喜欢的理由时,我都忍不住要说:”亲,能不用80后的思想,要求一个90后的人吗?”但是慢慢看下来,以他的年龄,演一个外表年轻,内心阅历丰富的人,其实还是不错的。亦邪亦正的脸,有几分神秘感,还是和书中的人物蛮符合。同事们现在也觉得张起灵这个角色不错。不过,因为我看了「花儿与少年2」会觉得杨洋本人性格和张起灵角色不同,所以才会觉得他演的不错。吴邪和三叔,我们到觉得没什么岀彩之处,相比来说我还喜欢百里屠苏和紫胤真人的角色塑造。季播剧的吴邪和三叔,我们都觉得太干净了,吴邪已变成爱国青年,暂时我们就不和书中对比,三叔似乎少了邪和痞气,不是倒斗的,是考古的。

    「花千骨」当我说在追这部电视剧,被嫌弃死了。各种声音”你好年轻啊,初中生才特别喜欢这类雷人剧。””唉。。。唉。。。””我不喜欢赵丽颖”+3。。。。。。我的回答:”还好吧!我还不喜欢霍建华呢。自「海豚湾恋人」之后,有他的影片我一律不看的。这是第二次看有他的电视剧,那有什么呢?而且除了一些古斗戏和武侠小说。这类玄幻题材对我来说很新颖,「古剑奇谭」属于第一部。不过我喜欢「古剑奇谭」,没那么多多角恋,也不会把爱情戏码加的很重,而「花千古」就是言情那种,女主角剧中所有男人都喜欢,男主角剧中所有女人都喜欢。这就是网游改编和小说改编的不同。那就虐吧,我就是想看他们虐,越虐越好。”有个看过小说的同事说:”花千骨很可怜的。”我说:”不觉得。明门正派有尊上,七杀有圣君,人间有皇帝,还有个知天下事的异朽君,这还可怜啊!”另一个同事说:”哎呀呀。。。黑白两道畅通无阻啊!”我说:”我喜欢杀阡陌。”每次都”关心”是否还在追这部剧,那是当然,不虐时都看了,快虐了哪有不看之理。想了想,以前还看过「剑侠情缘」?好像是这名,因为是谢先生演的,看人第一,现在连名字也记不清了。

    工作、学习后也就这些消遣了,好过胡思乱想吧!  
    回复o叶叶o:这点我和你截然相反啊。我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回复o叶叶o:是失去兴趣@xyq08840212
    回复xyq08840212:一个回复要分成几次。不会的,我想清楚和决定的事,不会被左右和改变的。即便所有人都说我不对,也不会对我有丝毫影响。会犹豫不决,是对自己的不了解。所以人要对自己坦白。
    回复o叶叶o:嗯加油一帆风顺
    回复xyq08840212:所以叶子喜欢阳光,也愿意尝试新的挑战,即便会有些担心。
    我不能阻止年龄,但我希望可以用另一种方法,让自己不要停在死水中,心慢慢老去。。。其实,我现在开始对一些事物产生兴趣,对于叶子来说,这才是危机,它比我过的好不好,成不成功要严重的多。一个人可以被世界遗弃,若要自己丧失斗志,那就真的什麼都没有了。所以叶子喜欢阳光,也愿意尝试新的挑战,
    现状不代表永远,即便未来改变,我有什麼对策应对。还有就是,我还能犯错吗?犯错后我还能勇敢的站起来,我有多大的勇气30,40,50即便重新开始,我依然从容。人经历多了,自然会想的多些。但想归想,它不该成为选择的障碍,就因为人越成熟,反而要更敢于冒险,这样才不会慢慢走向衰退。我不能阻
    回复o叶叶o:感觉有时候考虑的太多最后还是会让自己烦恼,有可能做出不喜欢的选择
    回复xyq08840212: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我在二十三岁时做出的每个选择,从来都不考虑对与错,结果是什麼东西。但那个时候应该是慎重的时候,因为它关系到以后你将走怎麼的路。现在我就会想的多些,我会想考虑现状如何,我喜不喜欢。如果喜欢,当选择出现时,哪种更接近现状
    嗯我也觉得有时候别人不能帮你做出决定,自己去选择。后悔就让他后悔,有时候过程才更让人留恋。回头看以前的事情,在触动自己的事,感觉也会慢慢趋于平淡
    6月26日近况
    有些事是该记录一下了,现在的记忆越来越差了。
    以前发生什么事,都会和一些人商量,这次我自己决定的。因为我知道所有人给我的答案,是我与大家背道的。
    在5月份的时候,家里那边就和我说,一个和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仅仅是朋友的人,要把我调进事业单位。当时我是挺开心的,毕竟要进去,即便考公务员都未必能进,像我这种没有野心的人,更合适安安稳稳的生活,这件事我也没太放在心上,也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而在6月份的时候,这件事基本上就确定了。但是有一点让我有些犹豫,就是我做什么工作,但是对方不能答复我。想想或许就是打杂开始,同时连锁反应也出现了,我不会讲别人喜欢听的话,我不会在领导身边转圈圈,我没什么过人的才华,又没背景,情商不高,智商也不高。那我去了,前景是什么?安安分分的打一辈子杂,只为一个安稳的饭碗?

    曾经同事们聊过这话题,认为即便是打杂在事业单位或国企,好过在外这样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国企、亊业单位和私企不同,就因为私企不稳定,你还可以任性,而国企和事业单位不同,你想任性,却由不得你。而且国企和事业单位的晋升和私企也很不同,包括同事之间,多多少少都是有关系和背景的,并不单纯。我并没有做好要改变自己的准备,因为我一直努力的想坚持自己的活着。有阳光的地方自然会有影子,我这种双重性格的人,你知道我多少的好,就该知道背后的那个我会有多么的坏,只是我不想变成那样的人。曾经我一直摇摆不定,一直冲突着,直到现在才算平静些,所以我委婉的拒绝了。可是没想到的,竟然是对方依然很热心。所有我拒绝的理由都变成他帮手解决的事情。我不会怀疑谁,但不代表我就相信谁,而且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就像我同事说的:”他为什么偏偏对你好?”这种逼迫感让我的心特别不舒服,甚至在别人眼中的机会,在我眼中变成了诱惑。我不是没有自己想法的人,如果说一个人在社会工作这么多年,经历过高峰也坠入过低谷,被人称赞也被人排挤,还能一尘不变,还能单纯着,你信我都不全信。至少那一刻我知道,如果是曾经的我,一样不会选,因为还年轻,因为觉得靠自己也能活得很好。现在虽然对现实也会有些低头,但我还没觉得自己老了,我不觉得现在的我需要过着无悬念的人生,虽然我觉得无悬念的人生更合适我。

    几次拒绝,又几次被驳回,那时我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错误的决定,但却清楚我的心是不喜欢的,如果喜欢就不会想着各种理由搪塞。最后没办法,我只能用最不成熟的解决方式,保持沉默。而这种做法另亲人很不满意,认为我太没礼貌,太不懂事,别人的好心,却换来我的冷漠。我从来就没有不感激的心,这世界上有人对自己好,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尽管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件事只是果。我依然沉默着,其实比起我的工作,我更想知道真相。最终大家都见我,心如玄铁,才说了一个诱因。这个人是想把他儿子介绍给我,看我们有没有机会发展。考虑两地问题,决定把我调回家里工作,有利发展。如果成了,平步青云,如果没成,工作还是照常,只是升职就要靠自己了。

    我那一刻竟觉得像一场”交易”。尽管在这之后我和同事说后半部分,他们都认为,这就是现在的社会,而且人家帮你解决一些现实问题,总好过成天只知道海誓山盟不负责任的人要好。一个同事对我说:”这次你拒绝了,就算翻篇了。但是以后你遇到那种只知道讲爱,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什么都不为你考虑的人,这种人你绝对不能选,知道吗?”想想,我觉得也有道理。可是我实在没办法把感情和工作看成一回事,或许这也是我心理的一个”深渊”。但是就像了解我的朋友说的:”我知道即便没有工作这事,你也会见,如果有缘分你也会和他走下去。但是反而有工作这件事,会让你分不清,你是因为工作而喜欢这个人,还是因为喜欢而喜欢。”所以,我一直希望我的感情可以很简单,所以我一直努力着让自己的感情可以不渗杂这些混沌不清的东西,但是我却不能控制一些事的发生。我最后说了:”如果一定要让我这样,我可以不结婚。”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我明白你们的好,我也不是一个不现实,不理性的人。但是你不是我,不会体会我的感受;就像我无法体会你们的感受一样。既然是根木观念就不同的人,说多了也不过都变成藉口。当你们对我说:”别后悔!”这三个字时,我知道我这次真的做了一个背叛全世界的决定!可又何来的后悔?没拥有过,哪有失去;没体验过,又如何后悔?但是我知道,是自己的无论如何选择,都会得到;不是自己的,又何必煞费苦心。担白说,我只是战胜不了自己的懒散,如果可以战胜,我想要的,靠自己一样可以得到,如何战胜不了,你给我不还是失望。

    2015年,叶子遇到一个人生的转折点,然而她放弃了,一个她认为最好的选择,她支持别人去选择的选择。2015年,叶子无法回答这个转折后是会更好还是更差,叶子也无法回答为什么自己要放弃。。。而叶子能说的只有:”自己一直没达成自己的目标,对自己失望透了,但她仍然相信自己,可以简单而幸福的活着,也可以让身边的人过的好。”叶子终于违背所有认识自己的人的意愿,做了一个遵心的决定。。。  
    6月5日梦
    昨晚梦到我拿着资料,去一个有各国人的地方,忘记是干什么了。当检查我资料时,发现不是我的名字。是三个字的名字,记不清了,但别人读为”何琛”!梦中觉得这名字好熟悉,却想不起来。因为我英语不好,但又必须要用英文沟通,所以把自己知道的单词搭配动作,告诉工作人员,资料可能是有人拿错了。工作人员似乎听懂了,又很热情,用广播告诉大家,”如果发现拿错资料,请速联系。”我也不记得梦中英文是怎样表达,反正它就是这意思。

    我去每个人问,找”何琛”这个人,但都不是,也没人认识他。我来到一个屋子,昏暗,墙、桌子很陈旧,东西都泛黄,好像很久没人住过。我又出去了,本想打电话找朋友,手机不见了,脑中一片空白。这时朋友急忙过来,让我接电话。我以为手机在她那,可发现不是我的手机。电话另一边是个男人的声音,他问我是不是想拿回手机和资料,要拿回就要按他说的去做。然后,他传了三张图片,说:”半个小时内。”第一张是布满金属刺的木椅子,他让我把自己绑坐在上面;第二张是铁链,他让我用铁链累住脖子,固定住头部不动;第三张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所以忘记了。。。地点是那间昏暗的屋子。朋友就说:”你不能答应他,这不是连反击能力都没有。其实这就是SM后,还要造成自杀假象。”我说:”我当然不会答应,手机和资料不要就是了。不过,我还是想拿回手机。我们去那屋子找一找,既然是他老窝。”进屋后,充满着不祥预感,我还是到处翻,过了一段时间,朋友说:”我们走吧!万一他回来了,怎么办?”朋友把我拉走了。看着排队的人群,好像是移民审核,而我自然因为没有自己的资料无缘进行。有一辆公交,我还是犹豫,想拿回手机,用朋友的手机发信息给”何琛”这个人,说要多少钱都行,我要。。。朋友没等我写完,就拉我上车。这时,一个女孩被明抢,车上的人说:”这个地方不安全,天天都是危险。”朋友说:”你看你,为了手机连命都不要了。”我说:”手机上有我妈传的身份证图片,上面有住址,我妈回家了。我怕他会找我妈报复。”(我妈的确是传过身份证图片)我拼命的想手机还有谁的联系方式和地址,提前通知他们注意安全。。。醒。努力不记梦,怕害怕睡不着。

    睡着后又来到这个地方,周围的人都说不安全,同行的人有个男的,我也不知道认不认识他。他让我把身份证和银行卡给他保管,说女生带着不安全。我就给他了,给后我就转念,我凭什么信任他?为什么给他就是安全的?他也许就是危险!他是”何琛”!但不想惊动他,只好假装相信他,等待时机,拿回我全部的。。。

    为什么我担心、焦虑时不会恶梦,往往在还算放松时,恶梦会岀现?醒后我才意识到,当自己担心、焦虑、紧张时,神经会比较警惕,即便睡醒潜意识也不会轻易表达当时的真正的感受,反而会做美梦,得以美梦。而只有自己卸下防备,潜意识才会在梦中放大真实感受。。。担心、焦虑。。。我知道这些投射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何琛”是蟑螂,资料是考试,妈妈应该是安全感的缺乏。。。SM其实是电锯惊魂中一些类似的道具。。。或许我想对自己说:”不懂珍惜的人,就会有报应。”所以要珍惜每个人,每件事,每个经历,真正的保护,不是抓紧,而是珍惜。去克服和消灭让自己不安的一切,就可以远离。。。最后一个想法,也是真实的想法,等,等到那个时机。。。”何琛”的另一个投射是黄晓明,虽然我不喜欢黄晓明,但他对Baby的爱,还是让我觉得很感动的。何琛就是何以琛。前几天我说过,电影版中,我看不岀黄晓明和幂幂对手戏有爱情;但却看出他在电影中看Baby时眼神中那无尽的爱和温存,特别真实。。。人就是这么纠结,即便不欣赏一个人,但也不防碍去发现这个人的优点!  
    5月16日梦
    简记一下两个梦。第一梦:梦中我是有父母的,非现实中的,住处也是陌生的。某天,父母不在家,我一个人睡,那一夜平常无异。每晚不是父亲在,就是母亲在,很少父母同时在,他们在会更有安全感。有一次,父母晚上不在家,本该平常的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拿了一杯有毒的葡萄酒,威胁要我喝下去。我喝了,喝完最后一口,感觉一切都静止,随后血往上涌,七窍流血,我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一切恢复平常。过了几夜安全的夜,又有一夜父母不在,不速之客再次到访,相同的情景再次发生,我依然喝了毒酒,死掉。醒后,又如往昔。第四次,父母还是不在,我求妈妈不要丢我一个人在家,我又无法说明和解释那个死亡,妈妈拒绝了,我也绝望了。妈妈走后,我等待死亡的来临,却无丝毫恐惧,一个死过两次的人,不过是再经历一次死亡循环,又有什么害怕可言。不速之客来了,同样拿着毒酒,我拿着酒杯,说:”在我喝下酒前,有两个问题:一.为什么你能准确知道我父母不在,难道一直在监视我?二.为什么要杀我?”他说:”一.你幽怨的眼神,每当你幽怨时,父母就是不在的时候,你不快乐。二.你不快乐。”我说:”你说谎,我不可能有幽怨的眼神,不快乐是很正常的事,不代表不可以活。虽然,不能保证,我可以百分百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但是我不是轻易让人可以看穿的人。。。”这时,我已经用余光看了一下逃跑的路线,只是思索选人多的地方还是人少的地方。人多虽然可能在混乱中脱身,也有可能被困,或被众人抓住。人少看似空旷,只是两个人的战场,一比一总有百分之五的成功,只要可以不停下来,保持距离,还是有脱身的机会。话尾我纵身一跃,从阳台跳下,往左边方向奔跑。无法预料的是转角的街道塞满一辆辆红色小面包车。车总比人好,毕竟它们是静止的,每辆车之间会保持一定距离,我顺着缝隙跑到无人的人行道,继续跑。想想人的体力总是有限的,要如何甩掉他。看到前面有摩托拉脚,就跳上去,让他快开。那人250慢吞吞的。启动的刹那,不速之客,抓到我的腰。我说:”开快点,别管他。”摩托开了一段距离,我担心会把不速之客拖死。本来就是只为救生,不为害人。就让摩托停下,挣脱他紧抓我的手。谁知他不但不适可而止,反而想把我拉下来。我反抓他双手,让他不要有任何地方触碰到我,说:”快开,越快越好,快,再快,再快些。”想借惯力,到极速时松手,至于他的死活,就看他的造化,我不是没给过他机会,即便他没给过我机会。。。醒了。。。

    第二梦,三个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楼房有一些住户。梦似乎和上一个梦有联系,在这里我不会被抓到。第一栋楼还算正常,第二栋楼有男男女女各种混睡,还看到几个男模,我当时意识到是梦,还和旁边的女生说:”混睡应该没关系的。”谁知道这女生就是个白莲花。和另一个女来到第三栋楼,阴森,像监狱,像牢笼。让人很不舒服,我说:”不要进去了,我们去外面走走。”这种感觉很像「我是传奇」,大大的城镇无一人。这时我在一个沙坡上看到远处楼里,有好多怪物,他们好像在进行巫术。我对女生说:”难道镇上的人被控制了?不行,我要岀去找人救他们。”女生说:”那你会很危险。”我说:”管不了那么多了,整个镇的人和我比起来,我又算什么?”我们来到镇长院门口,问:”你们镇的人最希望要的是什么?我帮你们解决。”镇长和一些妇幼围上来,说:”在我们镇有三座荒废的庙围绕,没人敢进去,不像有神灵,到像有妖怪。每晚都会有人失踪,我们就想拆了庙,拥有辽阔的天空。”我突然想起刚刚看到的情景。心想也许他们还不知道,那庙中住着只有半夜才敢出来的怪物,不说为好,至少他们不用更恐慌,只要能把庙拆了,那么他们知道少一点也是幸福。

    我拿了一个单轮车一路极速前行,虽然在延海的桥上行驶,但路上坡下坡非常陡,快,再快。。。我看到自由女神像了,神像对面马路右转就是公安局,他们一定会帮我。离女神像越来越近,快,加快,人车分离了。车轮撞上了其他车。不管它继续骑,破了个口。。。那也继续骑,快,快,快。。。醒了。。。  
    4月25日日记
    今天去看左耳,没期待中那麼好看,当时被宣传片吸引,很早就约好片一上映就去看的。不过,在影院看到杨幂的海报,何以笙箫默,瞬间激动的说要去看,要去看。我好像真的很喜欢幂幂,现在有她的片,基本都会看。闺蜜说:喜欢电视剧版的,我说:糖糖演的不好。闺蜜说:喜欢钟汉良。我说:我也覚得钟汉良不错,不喜欢黄晓明。

    同事都不喜欢杨幂的性格,我每次都说:我就是特别喜欢她的性格  
    4月23日梦
    昨天早上的一个假醒梦。5:38分走来去卫生间,回来时就在想,要煲中药,是不是可以现在就煲,还可以做个瑜伽。由于懒,又赖到床上,没有睡意,心想再睡不着就起床。还是睡不着,起来泡药,煲药,开始做瑜伽。做完瑜伽看了一下时间,才6:18分,心想这麼快就练完瑜伽了,还可以准备早餐和午餐,洗菜,切菜,炒菜,都忙完了,还没到7点,好有满足感。药也差不多煲好,可以喝完药再上班,冲个凉。出来时环境变了,但没意识到,覚得天好黑。去开灯,三盏完全不亮,仔细一看里面都黑了,可能是坏了。想换个灯泡又懒得弄,这时才发现场所是儿时的家。咦?我怎麼在这。看下时间,才7点多,太有满足感了,不用急急忙忙去上班,又做完这麼多该做的事,好安心,好放心。这时闹铃响了,一睁开眼,好失望,原来我什麼都没做,虽然才6:30。又把梦中的活动重复一遍,但是不够时间做早餐,匆匆忙忙的上班。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念头。果然,加班做的东西还是出了点问题。  
    4月12日梦
    梦中我好像回一个地方,我知道那个地方要在一个转盘桥的站台,转盘桥曾经在我的梦中出现过,会经过一个书店,我在以前的梦中去过那个书店,找一张碟子。但是那个桥太远了。最近的地方多出一个站台,上面有一辆103路的公交到我要去的地方。我搭上这部车,车会经过那个叫“新华书店”的书店,可是我好奇的看着那个地方,书店没人,周围也禁止入内,原本现代的建筑,变成了欧式建筑,看似陈旧,似乎被翻新过。那麼美的地方,为什麼不给人进呢?车继续行驶,明明是直达,却在码头停下,要坐船过海。

    海水像涨了潮的海,非常高,只能看到一个又一个巨浪,看不到前方的辽阔。颜色非常深,充满着神秘,似乎每秒都会被它吞噬。内心有丝丝恐惧。船来了,大家都上了船,三个人一排。我坐在右边。船在一个又一个巨浪中行驶着,翻滚着,我紧紧抓住旁边的扶手。好奇的看著旁边的人,没有安全带,不用抓着什麼,却安然无恙。这时,我们的船在后面巨浪拍打后,船360度旋转,人似乎快要飞出去,我相信它是安全的,在这种残酷而危险的环境中,可以不设任何安全措施,它一定是安全的,我不怕。船又恢复正常行驶,全船人在离船后,又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卷回来。我们安全的到达彼岸。  
    3月1日记
    周六看完「狼图腾」心里不是很舒服,并非动物与动物之间,人与动物之间的残杀,而是非自然,人为的滥杀,唱著高调,自以为是的保护。那些为了一己私欲,破坏生命链的人。在影片中,我到看透一件事,人总会惊呆於突如其来的伤害,而忽略既然已经失去,为什麼不珍惜和保护现有的!陈阵因为一只小狼,而忘记其他小狼会遭遇同样下场时,我都急死了。想想,也不过是旁观者清。

    ”顺其自然”以前是一种态度,后来像是逃避;渐渐的明白,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该努力的还是要努力,该珍惜的还是要珍惜;只是结果由时间说话。任何事都有个度,不要去破坏自己的生命链。  
    2月8日日记
    这篇文字记录一下昨晚的事和上一篇日记的亊。
    昨天电了头发,这也是件说来话长的经历,因为种种。。。现在已经不想说了,我已经受到良心的惩罚了。因为对上一个发型师的不满,所以去了另一家,发了图片在微信好友圈。当时是分组发的,没想选错组,一共四组,偏偏选到了有之前发型师的那组,全然不知。直到一个本不该岀现在这组的人回复,才恍然。其实去哪弄头发是个人意愿,只是这个微信发时的心复杂了,一切就复杂了,觉得好尴尬。今早醒来,也觉得没什么,我又何必做遮遮掩掩的亊。而这件事只是果,真正的因是心中另有一件事在担心,无法安静下来。

    有时自己像饿了很久的孩子,看到食物拼命的所取;有时自己非常正常,看到食物就是食物。所取的同时,不自知能否吸收、能否承受,让自己变的好累,累到连基本的食物都无法吸收,该做个了断了!

    真相(三)现在已无法记录下去,此时的我非当时的我,即便回忆起当时的话,也回不到当时境。那个境不需要分辨对错,仅仅是那时的心情,所思所想。现在勉强写,也只是造作,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勉强的事。只是唯一确定的,信则不迷。我已经原谅自己了!  
    2月2日真相(二)
    在写下面文字时,必须要对上一篇文字的尾声做个总结。人的感觉很微妙,和用思维写文字不同。思维是用严谨的词组串连,感覚是让自己尽量接近当时的感受,不带任何评辩,心情还原。很不巧的是因为网络问题,没发出去,还不小心删了,复制只复了一大半,另一小半没复。。。本来感觉已经到下一的阶段,却要重新回过感觉,已经没那麼真切。。。如果自己的经历都不能感动自己,缺了一份心意。。。

    31号的上午,导师有对「心经」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有做读解,过于观注腿的疲惫,印象不太深了。下午注意力也没好到哪,感受全在腿上。晚上导师加课,家里的狗狗一天都没吃,看妈妈那麼想听,我决定先回去。真相:也是实在坐不下去了,想着成全妈妈,狗狗也不用太晚吃饭。我问自己「如果自己也特别的想听,不知道在最后决定时,是否依然会这麼果断。」答案是肯定,我有多爱你,我就可以成全你多少,在我能力范围内。

    妈妈回来后问我:“明天还要听吗?”没回答,我没有找到自己要的答案,不清楚去的意义何在。通常沉默的答案只有一个。然后我想了一万个解释说服自己,不是自己不想去。就这样我们睡了,谁也不知道我是去还是不去。1号很早就微醒,脑中混乱的都是去与不去。听到一千个肯定的回答:“不去。”而真相告诉自己是因为「懒」。内心对自己说:「你好好想想是什麼让你不想去?是颓废,是懒。你就不要去了,然后想着自己要做这做那,然后睡到10点起,想着看书却玩着游戏。然后你继续着不快乐,逃避,然后你就可以回到过去,没有明天的活着。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吗?」我问内心「去又有什麼意义,空空的回来」。内心回答「至少可以和以前不一样,可以不用用游戏消磨时间。你不去也不会做什麼多有意义的事。」然后,我就爬起来了。妈妈说:「你去是吧!」我说:「可以不坐在地上吗?腿太痛了,根本没办法用心去听。」妈妈说:「可以啊!后面有椅子,坐着听可以吧!」我点了点头。今天似乎精力充沛很多,搭地铁全程都没困意。只是很感叹,对于别人很简的决定,我却用那麼长的时间做着心理斗争。我要在自己脑海雑乱的声音中分辩出哪个是内心的声音,哪个是我执的声音,哪个是魔鬼的声音,哪个声音才是真实的感受。。。

    「观自在菩萨」,31号已经讲解过,晚上对菩萨的讲解。导师又进一步对菩萨和佛做了讲解。我把印象深刻的记忆记录一下。导师说:现在的修行是件很困难的事,经书是千年前的圣所写,而现在的我们和当时的环境差别很大,所以要让现在人用一千年前的方法修行,不是修的离人群越来越远,就是修的走火入魔。因为自己在一千年以前,而周围的人还在一千年以后,却想要将周围的人穿越到一千年,周围人不覚得你有病,那就是周围的人有病。^_^导师基本是用大众语言讲解,偶尔也会用点流行词。导师主张的是生命科学。我是认同的,坦白说,我会拜佛,身上会带风水物件,偶尔也会向上帝祷告,但并不属于哪个宗教的信徒。如若有人对我说:「我渡你,你死后可以升天。」我宁愿说:「你现在能多给赐于我点钱吗?」这人可能会说:「朽木不可雕也。」我死后会不会升天我怎麼知道,天在哪你现在带我看看,做为人生活都乱七八糟,你告诉我升天,如何接受呢?但是潘麟导师说:「现在的人就该用现在的修行方法」这个观念我有兴趣。导师又说:一千年前可以用以前的方法修行,是因为经文都是文言文,和当时人的思维是相近的;而现在的人学的都是简化字,说的都是白话文,现在的社会与一千年前的社会差别非常大,现代人如何理解古代圣的想法?^_^以前上学时,背文言文可辛苦呢,现在也都还给老师了。导师又纠正了一个误区:大家都覚得修行是件苦事,都说苦行僧。实际上修行并不是非要苦,不苦就不能修行。不但不该而且还要富,你说你是把家中大大小小事件安排好,参禅打坐好,还是一边打坐一边烦恼着温保好?释伽牟尼也没要求谁苦修,他自己就是个王子。以前人只是用戒律约束人的行为修行,但现在的修行人完全违背了圣贤的用意,你们只知道炫富,却不知道一些僧人喜欢炫穷,这和炫富没差别^_^。。。不全部写上了,举了一些导师的亲见僧者。先不说富穷,就说自己吧,我坐着听明显比盘腿听专注的多,入听入心的也多,因为没那麼辛苦,注意力不会被分散。别用道理说「你若专心听,腿自然不痛」。换你用个超出自己低线的事试试,你若心身淡然,再来讲道理。我就是个普通的人,要是可以如此伟大,就是普通人中的高人了。至少我知道,因为腿不痛,就可以专心听,专心听就可以相应,相应就可以学习,打坐开始坐不久,可以慢慢练习,重点是我有意愿去做,那什麼难事都变得简单。就像导师说的「除了懂音乐的人,不懂音乐的人能听懂出每一个音符的含义吗?只是装装高雅。」所以你给我个五线谱比拉我去听交响乐实际,我懂了谱,慢慢的自然会懂听。小时候去听过,睡着好多次,就有一次没敢睡,老师在旁边讲解,大概明白点,记忆最深的「梁祝」。

    (还有很多要写,先睡了。有一定修行功底的人,或者一定文化底蕴的人,对这样的讲解或许覚得很低,但是公益行,本来就是一个面向大众的活动,为的不是让人多少崇拜修行,为的是让所有覚得世俗苦的人,或者想修行的人,可以拥有得道者一样的快乐,守先要入门。真正的高,并不是自己将自己抬的多高,生怕俯一下自己就掉下来了,而是你有多高就能俯得多少。下次写写关于导师说的西方心理学和无神论^_^)  
    2月2日真相(一)
    本来很纠结要不要写下面的文字,有很多事想去做,真的怕有一天忘记这样的感受,决定放一放其它事,记录一下此时此刻。
    前两天去参加,潘麟导师「心经」公益行,广州站的课程。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关于心经的活动。没用佛教,是因为导师是皇冠瑜伽的创始人,不属于任何宗教,而是用科学读解心经。

    说起与潘麟导师的“遇见”,理性说就是一个公益课,感性说就是缘分,玄妙说就是命中注定。
    起源是自己喜欢瑜伽,在书店买一本名为「皇冠瑜伽」的书,这本书买回来,就成了“馆藏”。有一天,妈妈就看到了,就拿着看,看完后说书非常好。我并不覚得有什麼奇怪,妈妈看什麼书都说好,不久就会质疑,还推荐我看,反到让我没什麼兴趣去看。

    后来妈妈不知道在网上怎麼就查到潘麟导师在珠海有公益课,妈妈非常想参加。起初自己非常反对,说万一是骗子怎麼办,万一是邪教怎麼办之说。有一天,一个话题,引起我说妈妈想参加这个公益。而同事说:“经历岁月的苍沧,还能对一件事有如此的热情,真是不容易。”秒间,对抗的心软化了,覚得同事讲的太对了。我们儿时,想做什麼父母都会反对,是多么的失望,而如今的自己却成了父母的样子。见到妈妈就和她讲:“想去就去吧!但一定要多个心眼,如果覚得不好,就要赶快回来。上网多了解一下,您太容易相信人。”妈妈说:“我又不是孩子,当然知道。”开心的报了名。回来后就说如何的好。不久佛山站又开始,妈妈让我和她一起参加,那天公司好像有活动,我又不想调年假,真相:没有非常想去的意愿。还冠冕堂皇的说:“下次吧,缘分还没到。”

    直到这次广州站,起初妈妈没有勉强我去,只是说1月30号到2月1号。我就说:“真巧!其实我可以去。30号那天我放了一天年假,要办通行证。”妈妈说:“这是缘分啊!我帮你报名。”我说:“我再考虑一下。”妈妈说:“先报着,要是到时不想去,就不去了。”

    真相:那几周我很郁闷,即便请妈妈去香港游,也没缓解心中的阴霾,只是没说出来而已。原本安排自己的工作,公司交给其他同事去做。开始也覚得没什麼,反正这项工作不死不活的。直到有一天原本需要自己参加的会议,不再需要自己参加,那份落差感和存在感的消逝彻底打垮内心最后的坚强。虽然也知道这样的安排不算坏事,烫手的山芋,反正做起来难,做差了当靶打。但是我不原意做,和你不给我做是两回事。让自己覚得,是不信任我吗?是想让我辞职吗?好没面子。负面情绪如涛涛江水,打破最后的防线。当一个人的心闭上,就再也无法看到光明的存在。。。

    30号原本说办完证赶去,心想:「心如死灰,任何的方式都无法让自己快乐,去又有什麼意义呢?」决定不去。第二天,要早上六点起,很不情愿去,妈妈说:“去听一下,不好就回来。”勉强的跟着妈妈去。到会场要打坐形式坐在地上。那天上午对佛的讲解,腿又酸,心情又不好,具体内容不记得了。讲的吧,就是道理人人都懂,要怎麼做呢?午餐时,妈妈问我覚得如何,我没回答。不知道如何回答,说好说坏都显得过于轻率。(刚刚失手,把开始写的删掉了,又没复制完。。。残念。。。后面写的没之前那个投入。。。那种感觉没了。。。有感觉再继续写)  
    1月10日梦
    梦中我有个儿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他的父亲好像是个很没责任心的人,但是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来要孩子,我不肯给,也觉得他没资格当父亲。忘记什么原因,我和孩子都住进医院,男人将孩子偷走。小孩拼命的哭,我变成了第三视角,女人听到孩子的哭声觉得很满足,认为孩子对外界有感知。这时,女人意识到孩子哭是奇怪的事,一定是受到伤害,就跑到孩子的病房,孩子不见了。她猜到被孩子的父亲偷走,便去追。我以第二人称岀现,是以女人的朋友的身份,探望女人。病房内只有一个女人的男性朋友。我问他女人的去向,他说不见了。我意识到要岀事,追出去。在电梯中,看不到1这个按键。下意识按-1,还有-11,电梯开始震动。我忙按3,灯光变的有点暗。后来发现A\1这个按键,电梯恢复正常,我产生过电影中遇飘飘的念头,但没有将念头放大,平安抵达一楼。病院外都是泥泞的地,我没理会。男性朋友问我能否找到女人,我说我知道她在哪儿。

    场景转换,乒乓球国际比赛。不同国家的人混配双打,我在的这桌是德国男配亚洲女,VS的是美国男配非洲男。实际上是赌局,筹码都放在桌上。亚洲女显得很没修养,在这种比赛中,喊什么口号。感觉只有没实力的人,才会想用口头势气压一下对方。德国男让她少说话,专心打球。德国男一发球,美国男打回没过网赌了一球。美国男整理筹码,给德国男这边。我就说,筹码摊在桌上怎么打啊。他们把筹码推到一旁。这时,美国男拿着一枚硬币,猜大小。在转时,还要偷看,我也看到了,抢了过来,说,我都看到了,这不公平,我做中间人。非洲男变成非洲女,用手捏着我的脖子,示意我要帮他们这边。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理、表情完全变了一个人,冷冷的说:”我最憎别人威胁我,那么我们就试。”我没说让非洲女放手,只用各种方式让她感觉痛放手,但她坚持不放。我锁住她的喉,她说我手段好毒。我说,那是她先惹我,我只是还回去而已,为了目的我不惜更狠毒。非洲女还是不肯放手。我把她扯到窗边,二十多层的高楼。她问我干嘛?我说,要么同归于尽,要么你死我活。只要一招只有她会摔下去。女人怕了,放开了手。我说,我说过只要一招的,因为怕的是你而不是我,所以对我根本产生不了威胁。  
    回复o葉葉o:哦!或许你未引起过深的感受吧!若初次遇上鬼压床的梦友一定有最直观的害怕感受了。
    回复明悟本心0:没有。。。在梦中见到蛇只是不想被它咬,没有怕或不怕的感受。。。感受是人对事物将会发生的一种猜测心理,在梦我没有产生这种猜测,只有被存储的观念,有毒,会死,不要被它咬,被咬就想办法脱身。很直观的判断。
    回复o葉葉o:或许你当时没有这种感受吧!但若说梦中不会有怕或不怕的心理却就不正确了。梦中是会有你该有的一切感受的哦!
    回复明悟本心0:梦中不会产生怕或不怕的心理,只是知道它会咬人,它咬会死。就尽量避开它,结果还是被咬,就让它咬,将毒液倒在手指流淌的血中,毒血顺势流入了蟒紧咬的口中,死了!我又梦了一个类似的。
    回复o葉葉o:不错哦!对梦了解多了,现实中害怕的东西,在梦中也不算什么了。这不能不说是潜意识的一种突破。以我的经历来,若要在梦中有所作为,必要能突破现实中的意识束缚。总之一句话:心有多自由,梦就有多神奇。心的自由是指不受意识的束缚。
    回复明悟本心0:我梦到蛇和蟒了,好大一条蟒,我先杀了蛇又毒死了蟒
    回复o葉葉o:君子不是那么好当的,是直指其一生的心性修养哦!并不是做几件事就可以冠上君子之名的啊!
    有时候覚得君子乃小人也
    意外总发生在不经意间,古人尚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就是这个理。。。  
    1月3日心情
    这两天看踩踏新闻,想起自己的一个经历。
    某年一个暑假,某商场开业抛代金券,和同学正巧遇到,本来想凑热闹,发现人太多而且很粗暴,我们就决定赶快离开。虽然没几百人,百八十总是有的,还是和同学被人群冲散了。

    找同学的时候,看到前左右的人朝我扑来,仰头一看好死不死一张代金券在头的正上方飘下来。我急忙向后退,后面是商场的墙壁,没退路,当时我只是想有个地方能让我站稳,不被撞倒就好。意外总会在意料之外发生,我被脚后的石块一绊一滑,就要摔倒的节奏,看着扑来的人群只看着缓缓飘落的代金券,心想:如果摔倒了,那就完了,不被踩死也会伤的不轻,努力的找寻平疴,都无济于事。当时绝望的眼前一片黑暗,这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顺势借手的力量站了起来,和扑过来的人撞到一起,他们只顾争抢那张代金券,根本没顾忌我被各种冲撞。那只手紧紧扯住我,在间隙中挤了岀去,才发现那只手是同学的。我说:”没有你,我可能就死了!他们扑过来的样子,就像电影中的丧尸!”她说:”找你时,看到一群人朝一个地方扑过去,发现你在那,顿时就觉得完了。我赶紧冲过去,就看到你要倒地了,心想你要是摔倒了,那就惨了!没想到你竟抓住了我的手,就差一点点,5秒吧,估计你就栽了!”

    后来我们就去商场的居高点,看那群可怕的,这时又一张代金券正好飘落到我们所在窗边,金额够我们小餐一顿,同学还说,是帮我压惊。

    从那时开始,我就不喜欢凑热闹。现在想想,人多恐惧症也是在那时留下的记忆吧!同时,我也知道,是你的不用争,自然也会来,只要在场。你们对我的好,我都记得!

    只想说,人都有救生本能,不管多混乱,多危险,只要有一双援助之手,有些悲剧还是可能避免的。如果都是为了救生,恐惧丧失理性还能理解,都是为了开心,又何必让别人痛心呢?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节目,有个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正常眼睛是黑色的,心是红色的;当眼睛红了,心就变黑了。”听完特别有感触!

    现在想想,我不能要求别人,但自己不可以只做世界的旁观者,举手之劳的事,还是要做的。经历过的人,更深切的体会,你眼中的微不足道,对于别人可能就是生死一线,不可以冷漠对待冷漠,陈默说过:”你的温度决定了世界的温度。”好痛心[PERSONWITHFOLDEDHANDS]  
    回复百安一度:
    叶叶大神来个正面的照嘛
    2015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
    昨天本想约小伙伴去看跨年晚会,结果我想去湖南卫视的,小伙伴想看浙江卫视的,只好各回各家,守电视看其实,我也挺纠结的,浙江卫视我最想看奔跑的小伙伴们

    大年第一天跑步继续,带着其中一只狗狗一起跑。第一次,蹓俺们家团团。。。新的一年坚持运动!
    2014年,有过快乐也有过难过;迷惘过,也坚持过;和闺蜜,和同事们一起旅行,和小伙伴们去参加慢跑活动,我已经不记得不开心的事了,只记得挫折是上天赐于的礼物,让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去看清事物的真相;麻烦是上天赐于的礼物,让我发现自己的不足,看清自己的可能性。。。2014年让我学会接纳和臣服,让我明天自由是相对的,和大家在一起要去照顾别人,在自己的世界中勇敢的去决策。相对的自由就是在一定的规定内,又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去可以自由支配。和那些没有规矩,没有特定私人时间,看似可以随意,又要頋忌的自由,金牛座的我更喜欢前者,有安全感。

    总之,感恩2014,希望2015我爱的所有人都可以幸幸福福,健健康康。。。我说过:我决定放手了。三个人中,我宁愿你们好,哪怕我被冷落,也不要你们都和我好,自己左右为难。我希望人与人的关系应该是1+1+1=1的公式,任何事以“合”的心去解决,结果都不会太差。。。

    人生是一个与自己相处的旅行。。。谢谢  
    12月30日梦
    梦的开始已经忘记,只记得梦中去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我怀孕了。我就很奇怪,自己怎麼可能怀孕。她们就猜测怀孕的可能,我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除非呼吸可以怀孕,不然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大家不语。心理想着,有个小生命活在自己的肚子中,也挺好玩的,只是不知道将来要如何告诉他,他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可是我父母反对我生下孩子,说孩子没有父亲,说很难嫁出去,说别人会覚得我是怪物。可我根本不在乎,我覚得有个自己的孩子,即便没有孩子的父亲,我一样可以把他教育好,他可能陪着我,别人怎麼说管我什麼事。

    出门坐在车上,感觉小生命的成长,到站下车。见到很多人往天上看。我问:“你们在看什麼?”答:“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一个奇观。”这时,大阳周围出现黑晕,一会儿,一团黑色的东西慢慢将它遮住,还是可以依稀看到黑团后面太阳的光。心想:这不是日全食嘛!我没再多看,去目的地。回来时,听说车末班了,我想碰碰运气。这时,天昏暗。很多人奔跑,我看了一下天。太阳周围又出现黑晕,心理有种不好的预感。思想还没停止,只见黑色的云,一块一块,像煤球一样,一大片一大片遮住太阳,顿时一片漆黑,像暴风雨的前夕,我很害怕,却不知该往哪跑。

    好奇怪的梦,竟然会出现日全食。。。。  
    12月24日恶梦
    梦中好像是因为太久没经历恐怖的事,和一些同事去穿梭隧道,目的地是京城81号,而票上写的是北京xxxxx5号(京城81号原址)(不记得上面的地址了)。我和L在最后面,这时出来一个值班的老伯伯,她说:“从这里就可以去那个年代了,记得要将凳子翻过来。”但这句话并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L说的。。。我心想:哪个凳子?老伯又很紧张的提醒:“别忘了将凳子翻过来,最小的那个,切记,切记。”我们一路上都没见到凳子,我还提醒L别忘记。这时,我覚得有个小小的影子一直在跟着大家,我用余光看了一眼,黑色的影子,像是小男孩。我没敢动声色,听说如果飘飘知道你看得到它,就会缠着你。我就假装不知道,反正它也没要害我们的意思。我们来到一个教堂,这时,一个男生惊恐的大叫:“有飘飘跟着我们,已经跟了好久。”所有人都看向男生,一脸疑惑,我也假装和大家一样表情,但是我发现,他们都看不到小男孩,而我是能看到的,但我还是假装看不到。大家回过神,惊叫开始跑,我也跟着跑。他们还打趣我慢跑,为什麼还跑那麼慢,我说:“我参加的是慢跑。”从身后传来男生问:“为什麼要跟着我们。”小男孩说:“我找一个叫黄x华的人,我们小时候约好了要见面,可是我不在了,他都没来。”男生一边跑一边问我们,认不认识黄x华(醒来就忘记中间那个字了),我们都说不认识。男生让小男孩别缠着我们,说没这人。小男孩坚帮那个人在我们当中。

    不知跑了多久,大家都累了。我们停了下来,男生问:“没追上来吧!”我却看到了。我说:“跑不是办法,要想想怎麼解决。”男生说:“我想好了,不跑了。即便我们认识那个人,一阴一阳也无法见面,所以就在这个时代解决吧。”男生和另一个男生,用草编了个小人,送给小男孩,他说:“这是一个寄托,即便人无法守约,心却不曾忘记。”小男孩似乎很满意这个方式,还送了一个竽或笙,大家很开心。我们要从隧道回到现在,我在想,这和电影差好远,难道这是真的,早知道这麼吓人不来了。

    这时我看到两个木板凳,一正一反,心想:这就是要翻的板凳?正要翻,一个带眼镜的阿伯说:“不要翻。”我说:“有人告诉我们要翻的。”阿伯说:“从来就没这规矩。”我也没多辩。只是覚得,是不是因为不是让我这样做,所以我去帮手做也没意义,希望L记得翻小板凳。

    发现自己落队了,看了看右手边,诡异的厕所,不想多事,就走左边的门。那里人在查证件,有证件才能过关。我交齐了自己的证明,查证的男人说:“对不起,你住的酒店我查不到。”我说:“我不住酒店,这是我身份证。。。”这时,男生拿着团名单过来,对人。。。查证男人嗯了一声!我醒了。。。

    醒后还挺怕,不想记了。但覚得板凳和竽是第一次在梦中出现。。。  
    恭喜恭喜!  
    12月14日日记
    今天是很特别的一天,我平生之中第一次参加一项运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
    早上,心情还是一片阴霾,我好像问大家,如果我坚持不下来,你们会嫌弃我吗?我一直覚得自己在运动,游戏上好差,越覚得差越不愿意参加,就越差。平时,我没有什麼爱好的运动,也就任凭脂肪肆虐。。。今天我被自己感动了!

    当初决定报NB慢跑英雄联盟时,我并没有6公里的概念,或许它对于很多人都不难,我开始也覚得不难。但看到限时45分钟完成,而且是公益活动,完成的越多,百分率越高,捐的鞋数量也越多,可以为小孩子做点什麼也是我的初衷。所以我犹豫了,如果我完成不了,占了一个能完成者的名额,那我不是拖后腿了?然后,我问了几个有可能完赛的朋友,当时大家都担心自己跑不下来,没人愿意一起跑。私心的驱动下,我让朋友帮手报名,我说即便自己去,也还是想去参加,不然我一定会后悔!而且又是这麼有意义的活动,为什麼不试一试。

    第二天一早,一个同事和朋友转念,都想试试,果断报名。直到我和同事晚上下班后,跑的第一个三公里时,自己傻眼了。同事明显比我轻松,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沉重,包括心脏不适,最惨的是脚弓痛到走路都困难。办公室的同事都打趣我的反应太夸张了。第二天,虽痛,还是坚持跑。结果三天后不但没好转,一个脚弓变两个脚弓一起痛。我不敢停,因为我打算开始练习那一步都迈出的好难,一旦有理由放弃,只要一秒就够!

    后来安排出差,同事建议我别练了,出差会很奔波,脚一直痛会很辛苦,跑不下来走完也行,能参加就很勇敢了。我没出声,在你们眼中,我参与的过程大过结果,而在我的心理,我是以限时完成为标准,不是为了个人荣誉,而是因为不拖广州参赛者的腿,我想我们可以拿到胜利的指环,尽管我不是广州人,既然在这里生活,我就会当自己是一份子;其二,为了争取多一双鞋给孩子们。和我一起练习的同事问我,还要练吗?我说:“当然!”

    我知道一个芭蕾舞者,在练习初期,因为要用脚尖站立,很多都有出血凝结,绑带都拆不下来的经历。同事说有人残了,而我看到的是有人成为一名出色的芭蕾舞者。那麼我的痛算什麼,也就是说在脆弱的身体,也不是完成任由苦难支配,我又担心什麼?!!

    每次都说要跑6公里试试,每次跑到3公里,我都无奈的说:“别跑了,我真的不行了!”每次看到3公里用时28—32分钟的速度,越来越心灰。。。同事鼓励我说,一定可以的。可是,以这种速度和体力透支,会越跑越快吗?离活动越来越近,脚痛又不见好转!我说:“如果我早知道6公里是这麼长,当时不会那麼坚决!”同事问:“后悔了吗?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想了想,笑着说:“一样的选择,所以我是一个不需要时间倒转的人!”同事说:“只是你没后悔,这样就很好啊!”

    出差的几天没办法练习,回来的周六早上我又去跑跑,我知道周日就要开始活动了,如果练习出了状况,可能连跑都是问题,然而我别无选择,因为我从来没试过6公里。跑到三公里,刚刚好转的脚弓又痛了,而且呼吸也到了极限。。。后来我发信息说:三公里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实在跑不了6公里。而且脚痛,我也不敢继续了。

    今天开跑前,脚抽筋。好在开跑时,突然好了。只是跑的地方一个坡接一个坡很费力气。我和朋友们说好了,各跑各的,多一个跑完就多一双鞋,谁都不用等谁。

    看过陈默的微博写过:‘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开始时和很多人拥挤在一起,而后却是一个人孤单上路,有缘时能够遇到一位朋友一起同行一段时间,若是无心,在某个时刻又会不知不觉的离散.在不该冲刺时跑得太快并不好,过了17km后看不到终点的茫然让人几乎绝望.人生中第一个半马,意外的坚持下来了!因为这些伙伴的陪伴,自始至终都在!’这篇文章在我人生中第一个6公里深有体会,它就像灵魂一样在跑道上伴随着我。即便是一个人的赛道,也要坚持着,它无关结果,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信任。看着那些超过自己的人,你很想追,却怕追不到,将自己原有的频率破坏了,那一刻你只能和自己对决!跑到4公里时,我的呼吸似乎完全耗尽,从口到喉一点点往下蔓延,都干涉了。我不想喝水,我担心脏负荷不了,看着4千米,看着前方的坡,我再也没有动力前进了,靠了靠边,给后面的人让路,覚得我是没可能完成了,一切都完了,好灰暗啊!这时,我看到了回转路道,旁边还有一大堆连三公里都没完成的选手,他们不急不躁跟着自己的频率坚持着,我已经跑到这了,怎麼可以放弃?前方的人群遥不可及,后方的人群像坚固的城墙。我拿了一杯水,只喝了一小口,润润口和喉,调了调息继续跑,但体力实在有限,跑跑走走。差一公里时,有个选手说:“还有7分钟,大家加油!”心想,如果是刚起跑,一定没问题,现在实在是跑不动了。。。大约300左右,我看到了终点的大门,看到计时的电子表已经43分多了,还有机会。但那时我只能步行了。当看到目标近在咫尺,看着时间距限时越来越近。。。我覚得,如果完成不了太可惜了!工作人员喊着:“要关赛道了,加油!”那一刻与一切无关,只有初衷和信仰,鞋子鞋子,广州加油,我拼了,倒计时30秒冲刺。。。内脏剧烈疼痛,因为呼吸不够,口无法闭合,无法换气,冲冲冲。。。终于到了!旁边的工作人员说:“完成了!”那一刻特想有个人可以靠靠,整个人都晕了,看到草地好像一张大床。理性告诉我,这样的冲刺我一旦一停止,身体的压力会更大。。。一边走一边调节,内心却是幸福的,因为我做到了,克服自身重重难关做到了,它只是属于我的感动,欢呼,呐喊。。。

    有些事没做,就不会知道结果,没有结果就只能有过程。。。有结果的人享受胜利的喜悦,没结果的人收获着过的经验,所以只要自己去行动,人生就没有失败,你永远都是大赢家。。。恭喜广州完胜!深圳也很棒!  

    你又闪现了
    叶叶,好久不见。。。。  
    12月8日日记
    刚才吃番石榴的时候,都吃了一大半,发现一个小黑点,有蠕动,仔细一看一只白色的,应该是菜虫在上面爬。口中咀嚼的番石榴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勇敢的吞下去,还是吐出来,思量再三选择了后者。。。本来我喜欢吃的水果就不多,现在番石榴也成阴影了!!!我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12月7日清明梦
    这次清明梦是主动清明梦。
    清晨起来继续慢跑,虽然脚弓一直抽筋的痛,也不想因此而放弃。有时候一个人放弃一样东西找个理由一秒钟就够,可迈出第一步少则一分钟多则几十年或一辈子。跑着跑着下起小雨,在雨中漫步回住处。。。

    特别困,午睡。睡了不知多久,我们家狗在叫,妈妈回来了,就听她一直在和爸爸讲话,继续睡。在梦中都有妈妈的说话声,而且这个聊天的话题,肯定是现实中的话题。我就想:自己是不是处在半梦半醒状态,是不是传说中的临睡点?如果再沉一点就彻底睡着,再清醒一点就醒了!捏鼻子验了下梦,不通气。心想,可能是被子盖在压在鼻子上?动了动梦手或现实,扯了扯被子。捏鼻子,还是不通气。管它是梦还是醒,起床再说。我妈的声音没停过。。。

    来到厨房照镜,发现多了一个囗罩,难怪呼吸会不顺。瞬间觉得不对,小潜你在骗我,我发现了。。。想到这里,我就被小潜送回到床上,心想验梦的方法有很多啊,为什么因为没通气就被小潜骗了。我妈说的话越听越清晰,还有吃午饭的筷子声,难道快醒了?不要吃午饭,继续装睡?试下咬手,看看还是不在梦中。结果上牙遇下牙,验梦成功。我想起床,却被叶被子压着(叶被子重岀江湖),我担心整个情绪太动荡会彻底醒来,所以没再勉强,同时发现自己意识越来越不清晰,搓了搓手,加强触感,提高清醒度。心想:”要快,要快点起床!我是信奉吸引力法则的人,所以我要相信自己有不醒之身,让梦体从实体彻底分离。”还是被压着起不来,这时我发现自己是爬着,以前在铁吧练太玄时有过这个情况,现在的我该怎样处理?慢慢的,将身体从爬着转动成仰卧,增加梦体灵活度,然后想着在现实世界看过的出体图片,帯着这样的意念强行岀体,管它。我感受到实体在下面,梦体向上飘起,就要分开时,却好像粘在一起,梦体又在下沉。我使岀全力往上一起,身体开始震动,耳边巨大的嗡鸣声,后背有强烈的撕扯感,彻底失去知觉,分不清是梦是醒。。。

    再一次清醒时,我还是爬着,很容易就转为仰卧,起身时又是震动,但一下就起来了。咬手指验梦成功,起床。爸妈在吃饭,我清醒的告诉自己别忘记探索自己的梦境。此时,我分成了两个我,一个是旁观者,一个是想做的和现实不一样的自己。我看到一个小男孩,咬了咬手指,是梦。上去打他的脸,我看到我爸,也打了他,他还在笑。看到我们家狗狗我却抱抱。我在想,我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在梦中就要做一些和现实不一样的亊,这些都不是小男孩和爸爸,他们是我人格的投射!小男孩是内在的男性特质,可惜他还是是个孩子。他应该像所有小男孩一样的顽皮,倔强;可是却那么的懦弱,即便打他,他不懂还手连跑都不会;爸爸内在的父母,代表束缚;我好讨厌那些责任,那些世俗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知道,自己即便如何反抗,它依然在笑,因为它是世俗中永恒的胜利者。在现实不行,在梦中我不会受你所困,去一切的教条。。。狗狗是内在受伤的小孩,无法选择自己生活,我拥抱了,在我心里只有这个人格有资格妥协,因为它即便有天大的梦想,也只能受控于身份,而我能做的,是尽量满足它的需求,只有在它面前,我才能成为自己内在真正的父母,守护着,强大着。旁观的我清楚一切!

    这时的我,意识已经不清晰,小潜知道我懂的太多了!梦中的爸爸说:”这屋里没有小孩。”我回头一看的确没有,没再多想。咬着手指,一是在梦中的证明,二是加强触感,来到厨房。一个穿蓝色短款外套,内穿白色吊带背心的女孩,戴着黑白色鸭嘴帽,长发。我说:”我可以看下你的样子吗?”女孩说:”可以,你摘下我的帽子吧!”正要摘她的帽子,我迟疑了,如果是叶飘飘怎么办?手停在帽檐上!想起铁哥说过,与潜意识共舞。你想到什么,它就是什么,如果觉得是飘飘那就别看了!不,我偏要看,就是这么任性。心想:她一定不是飘飘,果断摘下帽子。她说:”你不怕吗?”然后,抬起头。她的脸很尖,大大的眼睛没看到白眼球。(现在很多女人个个整成一个样,连我梦中的小人都有一个戳死自己的尖下巴和大到没下限的眼睛。想想梦中的她不是葫芦娃的蛇精,就是ET外星人!)。我说:”你好漂亮啊!”(-_-!梦中智商的确不高,我不再相信天才的灵感是在梦中找到的。。。)这句话说完,她的确越看越舒服,小潜觉得我与它共舞了吧,清晰度一下提升!(咳。。。咳。。。)我说:”我可以脱你的外套吗?我可以摸你的胸吗?我们Kiss吧!。。。(调戏小潜成功,哼!你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吗?)我说:”我是喜欢男生的!”女孩很受伤的说:”如果你愿意喜欢女生,我们可以在一起。。。”我头也没回的走了!(你最多也只能做叶闺蜜。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我都不可能分不清是梦是现实,在梦中越少带入现实思维,就越清楚那是梦!)

    小潜应该是生气了,场景转换时,我又回到床上了。耳边来自旁观的我的声音:”这是最后一次岀体了,结束便会醒,我有点累了!”心语问:”内在探索完了吗?”她说:”我知道潜意识的小把戏了!”问:”什么?”她说:”醒来你就明白了!”再一次强行岀体,好耗能量的感觉,每次出体都觉得意识模糊!我想起,有人说岀体后,会看到自己躺在床上。以前因为怕,都没敢特意看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事,这回我想给自己的恐惧一个答案,起身时的确有分离感。然后,回头看床上,什么都没有,我摸了好久,试图想模到正在睡觉的我。为什么梦中能帯入现实的实体、声音入梦,而梦中却不能和现实连接?(梦中智商啊。。。)我打开自己的房门,父母正在吃饭,妈妈对我笑着说:”起来了,就吃饭吧!”难道不是梦?所以床上的我起来了,就不存在实体和梦体?妈妈一直对我笑,我不想吃饭。。。关上房门,钻进被子里。这时,我意识到被小潜骗了。不过,我的确不想睡下去了。实体翻了个身,真醒。。。

    为了证明我妈一直在说话,我说:”您回来后,是不是一直在说话?”我妈说:”你都听到了。。。”又把和我爸说过的话和我说了好久,根本停不下来。我说:”知道了,知道了。。。”

    总结:有些微妙的感觉是我以前没体会到的,小潜是自己可以控制到的,但又会出现一些让自己进入普通梦的剧情。梦中两次它植入叶飘飘的观念给我。这就是现实思维和梦中思维同时存在产生的,恐惧来自于质疑,而质疑只是果而非因。梦中的小潜不过是现实中的杂念,在梦中越多的否定,小潜出现的机率就越多,但是越多的接收就会越容易进入普通梦。这和现实没区别,越排斥负能量越大,接纳虽然不会产生负能量,但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勤咬手指是个好习惯,要清楚梦中我是旁观者,适可而止;现实我也是旁观者,不要沉迷。小潜是我,我是小潜,何必和自己斗来斗去,我们的肉身是没有选择的存在着,而灵魂可以不受束约的飞翔,不管过着怎样的生活,都要坚守自己的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