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总有一天,我会化作亦姒清烟,去追寻那梦中的世界~~~~~~~~~~~~~
  • 一楼度娘  
    2012年7月5日
    昨晚的第一个梦,地点在婆婆家,弟弟说自己和女朋友分手了,弟弟可能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就说了一半没说完。于是我立刻心领神会,带着他去二楼说话。最后的细节不记得了。

    第二个梦,梦见移动公司做活动,我骑电动车回家,看见他们的宣传广告摆了一路。然后又是和我的同事们发生了很多事情(这里情节模糊,实在记不起)。关键字:打扫卫生,厕所,XL的短发以及XL照镜子。、

    第三个梦,梦见一个女孩被绑架了,然后有一帮超人去救他,先是第一个去,没救出来,然后第二个去~~~~~~~~~后面记不清了(反正是没救出来)。其实在梦里这些超人不叫超人,叫铁人,因为第二个人去救的时候,我听见那女孩叫他铁哥。我想这个梦可能与我昨天下午看葫芦兄弟有关系,葫芦兄弟救那个老爷爷的时候就是一个一个去的,刚好我也只看到二哥去救的那一集。

    第四个梦,梦见已去世的奶奶(梦里不知道她去世了)和我说了一些话,大概意思是,妈妈不愿意为了我而去做某些事情。然后,我觉得很伤心,哭着去质问妈妈,妈妈默认了。但随后,她又帮我带宝宝,我好像完全把之前的事忘记了,又和妈妈说说笑笑。后面按常例记不清了。  
    其实我也不算进度太慢的,修了3个月了,超清清明梦做过2次,高清4,5次,知梦秒醒n次。我是压床体质,原来不知道清明梦时,经常压床,最高记录可以假醒个30多次。也出体过一次,大意是,早上起床,刷牙洗脸之后,拉开房门发现自己躺在床上,lg在上网,一切跟现实一样。那时不知道清明梦,吓坏了。接触清明梦之后,也压床过几次,但因为半夜有心理阴影,所以不敢出体,强制醒来。但慢慢了解多了,就不怕了,反倒不怎么压床了,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2012年7月7日
    我原来误以为自己不怕了,但其实是因为最近没有半夜压床的现象,几次出体经历也是在清晨天微亮时,所以以为自己克服了,但昨晚的经历,让我认识到,我的心魔还是没除。

    昨晚11点多睡觉,半夜做梦时,有压床迹象,被我强制扼杀在了摇篮里。梦见在念朋友的信,其实信的内容很正常,但我就是有种感觉,再念下去就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于是就强迫自己醒来,这也是长期饱受压床痛苦练出来的本事。其实现在让我回想,我都不觉得自己当时知梦,但强醒可能已成为本能。经常压床的人可能都知道,压床醒来时,眼睛很涩,不由自主的眼睛就会闭上,而闭眼后,马上又重复刚才的压床,所以一般我醒来都会硬撑着清醒了一下在睡觉。

    于是一夜无梦,凌晨3点48分,我被宝宝吵醒。起身上了个厕所,打算练太玄,迷迷糊糊的切换了4组左右,又迷迷糊糊睡着,期间梦见铁哥和大数在发帖提醒我(内容本来记得很清楚,现在又忘了)。突然,全身像过电一样发麻,我一个灵激(激动中夹杂着一丝害怕),马上关注放大这种感觉,可是越关注这种感觉反而越淡,最后竟然渐渐没有了,身体恢复了平静,意识也清醒了。看了看表4点40分,我知道这时候看梦屏,或者赶紧睡着,还会有机会的,但激动、兴奋、沮丧各种情绪一袭而来,于是在这些情绪的挣扎下,我失眠了。  
    昨晚2点42被吵醒,按国际惯例上厕所,遂练太玄。可能有点清醒过度,故切换时间较长。值得一提的是,第二个动作听耳鸣时,在夜深人静的环境下体验到了与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共听见3种声音交杂着,有(奇怪,“嗡”字就是打不出来,脑袋暂时短路)蜂鸣声,还有像电流一样的声音,还有一种声音暂时还形容不出来(重点关注前两种了),总之,感觉特美妙,都有点不想切换下组动作了。带着一点怕失眠的小担忧半睡着了。为什么说半睡着呢?因为总会在思绪已经飘走的某个瞬间突然想起太玄,然后又短暂的切换下。就这样快要进入睡眠的状态下,让我火大的事发生了,宝宝动了,我被吵醒了,我那个气啊!安顿完之后,看时间3点27分。闭上眼心里思绪万千,一下想看梦屏,一下想练异步法,但又想到不适宜用闹钟,一下又想练大挪移,但大挪移要在下一秒就能睡着的状态下才适合,(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能练太玄)就这样纠结着,大概每种都试了一下。期间,也不知道在练什么的时候,手不自觉的动了一下,我以为是梦手,就捏鼻验梦,结果是“肉手”。最后睡着,也不知道做没做梦,这次太玄失败。

    这里,还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记得铁哥在太玄经里说,第一步看梦屏时,保持放松,看着眼前的小黑点,不要加上自己的想象。但是我看梦屏时,眼前是个小白点,而且小白点有可能不是一个,最重要的是,这些小白点就像光波一样会移动,会变成不同形状,这样算不算是我加上了自己的想象?是正常的吗?  
    以上为2012年7月8日修梦笔记
    2012年7月10日

    就像我前面说的,宝宝这几天隔一个小时甚至半小时醒一次,所以当昨晚1点45分再次被吵醒后,我很火大,想练太玄又怕没几分钟又被他吵醒,于是带着自暴自弃的情绪打算不睡了。2点20左右,带着超级清醒的状态,抱着试试能不能睡着的心态,练对抗失眠最好的神功——太玄功。没想到切换了几组竟然睡着了。因做清醒梦时被外界因素吵醒很是扫兴,所以入睡时也就没有带着强烈想出体的意愿睡着的,于是昨晚没出体。

    今早6点多醒来,8点多又睡,同样怕睡不着,于是练太玄焦点就放在了尽快入睡上。不过这次练又有了新的感受,听觉就不说了,除了前几次的3种声音外,又加了几种。主要是最后一组动作——身体的感觉。以前动手的时候总是感觉特难,所以一直把动作切换重点放在前2组。结果今天早上,视觉还没切换完,就觉得两手发胀,到最后几乎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不过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切换动作,于是很快睡着了。睡梦中还是带着强烈想出体的意愿。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楼下孩子的哭声,于是准备起床,坐在床边,总感觉周围环境不对,于是又按照铁哥说的把意识集中在手上,然后成功出体。话说,我当时傻啊,那本来就是梦体,我还很二的又去出体,发现环境不对果断验梦啊!看来,铁哥的教导已经深深印在我心里了。然后梦体按常例准备跳窗,可就在这个环节出问题了,明明看窗户很近,可走啊走,就是走不到窗边。(我现在回忆,当时肉眼也睁开了)然后,梦境崩塌,但一会又莫名其妙在外边飘荡,(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真相只有小潜知道)周围景象模糊,就想到了大树的方法——开灯大法,可周围就是找不到开关。又想试试清明梦十一大任务的其中一个——把一个物体变得像山那么大,可眼前出现的又是我家卧室的窗户,又出不去了,我那个郁闷啊!心想这次出体真累啊!然后梦境又崩塌了。我实在不想在循环刚刚的经历,于是坠入普通梦。  
    2012年7月11日
    同样半夜“被”醒来,练太玄。切换几组后,中途翻身左侧睡,侧睡看梦屏什么的,感觉老不得劲。后来睡着。突然,全身一麻,一个灵激,知道信号来了,于是启动梦手,成功。往起来爬时,感觉很吃力,想到大树的葵花宝典里,铁哥教的抓床沿。照做后,总算半爬起来,可还是出不去,就在挣扎期间,醒来。于是普通梦去。

    经铁哥指点已知道解决方法:睁眼看梦手,清晰无比时,看着房间的某个角落,瞬间移过去。  
    2012年7月12日
    昨晚睡得晚,于是停练,一夜普通梦。其中一个梦里,出现我的知梦扳机——上厕所。上个厕所那个困难啊!先走单杠,再翻双杠。边翻边自嘲地想:上厕所不是个知梦扳机吗?你怎么不验梦?想完还笑了笑。话说我当时手怎么不贱一下,捏个鼻,扳个指什么的。

    今早睡回笼觉时已8点多,距离早上起床已有2个小时,上贴吧看了看帖子,9点多在超清醒的状态下练太玄,本以为没那么容易睡着,没想到才看了下梦屏,感觉睡意来袭了。于是在只做了2组的情况下睡着,中途普通梦。在睡着的某个时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知梦也没出体信号,我就莫名其妙的出体了。是闭着眼睛的,好像怕一睁开就会醒来。(反正全程就突出了一个词——莫名其妙)摸黑着跳出窗外,天一下大亮。这次走的路线和原来完全相反,原来总是朝左飞,这次朝右飞。按照大树的方法,大吼了几句:让我的梦境清晰无比。梦境真的稳定多了,顿时心里很畅快,又大喊了几声,还伴随着哈哈大笑,当时疑心现实也喊出声来了。然后,在梦里的村庄飞啊飞,出现了大片绿色的田野,远处还有连绵起伏的山。后来很想变换个场景,就按照铁哥在控梦心法里讲的,看见一扇门,心里想着,出了这扇门我就到别的地方了。可能是心里还犹犹豫豫的,结果跨过那扇门之后,场景是一户人家,但地点还在这个村庄,只好作罢。往另外的方向飞,远远看见很多人在修建一所庙屿,也可能是旅游景点,反正是古建筑。到了跟前,就做起任务,把蚂蚁变得像山一样大,不过是变大了,但还不到山那么大,大概有一座房子那么大。又想到一分钟游遍大江南北,就加快速度不停地飞,途中经过一个曾在梦里出现的小山城(现实没见过),心说,这是故地啊!然后我一个朋友莫名其妙就出现了对我说:我们在这里停留一下吧,去看看故人。我说:你去吧,我还要做我的任务。于是各奔东西,“疯”一样的狂奔,为什么说疯?因为感觉当时已经呈疯癫状态了,感觉把全身的能量都用在了这个时刻,到最后都担忧这样下去会不会死去。这时“砰”的一声撞上一只类似于大鹏鸟的庞然大物,然后头朝下直线下坠,那种感觉就像原来在梦里做井盖任务时,头朝下的效果(我曾经有几次做井盖任务就是头朝下栽下去的),感觉特别难受,尤其是耳朵,就像溺水一样,里面只有嗡嗡的声音。掉下来之后,再也不敢这样狂奔了。于是回头去那个小山城······(此处省略1千或者1万字)

    写个关键字吧,因为今早实在太长了。
    闭眼出体,向右飞,飞速前进,碰撞大鹏鸟,坠入半清明,设计梦中梦,醒后自续梦,贴吧教室,环保。
    我觉得碰撞大鹏鸟那个,可能是小潜在告诫我:欲速则不达。不管是修梦也好,现实中的某些事也好。  
    2012年7月日

    昨晚3点醒来,内心很纠结。记得太玄里说过:一般练太玄最好睡够6个小时(刚才重新看了遍太玄,其实是4到5个小时,发完去面壁)于是就算时间,从晚上10点多算到3点,发现才睡了4个多小时。然后就纠结,到底4点再练还是现在练。PS:我承认其实是有怠慢之心了。然后,心不在焉的切换了1组,睡着。

    好了,这就是昨晚的经历。掩面逃走~~~~~~~~~~~~~~~~~~  
    2012年7月14日
    昨晚2点多醒来,就按照大树说的,练乾坤挪移法,感觉有点难,想象不出来自己在旋转,然后秒睡。3点钟?还是4点钟?(于是乎,我现在脑袋很混乱,回想昨晚的经历总觉得时间上有些混乱)醒来,清醒了近20分钟,ps:我不是故意的,因为醒来实在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长时间。最后感觉都有些睡不着了,又固执的开始练大挪移(我知道大挪移要在快睡着的时候练),结果眼睛一闭,竟然秒睡。

    是不是所有看见的人都认为,今晚出不成体了?
    NO。在睡着的某个时刻,我突然睁开了眼睛(你诈尸啊!白眼)咳咳~~~~~~~~~~~~~不水废话了。我很清楚的知道是假醒,然后果断捏鼻,纳尼?竟然不能呼吸?好吧,扳指,扳不动?那我咬指,还好,指头是软的。于是,想爬起身,结果又不能起来了。按照铁哥说的,看手。悲了个催啊!我使劲使劲看手都是透明的,摇两下,勉强看见一个手指,还不是我的,我是方指甲从不留圆指甲,这个指甲是圆的。我继续摇啊摇,心里还唱着:我不怕不怕啦,我不怕不怕啦,我不怕不怕不怕啦······(木屋,原谅我忘记你说的那个方法了)可无论我怎么摇,它还是透明的。我只好再次尝试爬起来,终于挣扎着起身了,走到床边,一头就撞上去想穿窗而出,结果“碰”的一声,撞到玻璃上,我心想“完了,难道是真醒?”然后,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我躺回了床上,又假醒了(我就是知道是假醒,怎样?)。然后企图启动梦手,真醒。一看表,过了大概40分钟左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2年7月15日
    昨晚11点多才睡着,12点的时候醒来,感觉像睡了一晚上似的,时间很长,结果一看表才过了一个小时,于是倒头又睡。2点多和3点多分别醒来一次,3点多练异步法和大挪移(其实我的情况不适合大挪移,因为大挪移要在醒来的时候保持不动,但我因为和宝宝睡,所以醒来要先照顾他),同样想象不出自己在旋转的样子,接着秒睡。4点07分又醒来,照顾完宝宝,感觉挺清醒的,于是又开始练,这次练得是太玄,因为大挪移总爱秒睡,而我现在的目标是强化梦境,所以练太玄,想说出体机率高一些,结果一躺下就杂念纷飞了,看梦屏时,发现眼前的东西在旋转,感觉看了好久(中间夹杂着杂念),才想起来切换耳鸣,就这样总共才切换了1组左右,中间又开始做普通梦了,途中迷迷糊糊的想起来在做梦,于是隐约想起梦手,企图启动梦手但没成功,又接着做梦(话说我把梦手记得也太清楚了吧,做梦的时候智商的确是0,我怎么就不尝试着知梦?)不知道在这之前还是之后,突然全身开始发麻,我知道出体信号来了,于是就关注它,结果慢慢又消失了,我记的好像看到过蚂蚁告诉大树,信号消失就等着,等着它再次放大,于是就等,结果彻底没了。于是又开始普通梦,然后又经历了一次还是两次(不确定了)信号放大又消失,消失后,我还捏了一次鼻,结果不是做梦,然后就彻底普通梦了。

    得失:
    得:
    1、以前看梦屏时,想让眼前旋转,结果总是不行,现在一看梦屏,眼前的事物就在旋转。
    失:
    1、心太急,心里只想着要强化梦境,所以急着出体,结果适得其反。
    2、昨天出体出不去,造成了心理阴影
    3、总觉得太累,老想睡觉,状态不好了  
    2012年7月16日
    昨晚11点多才睡下,睡下就开始练挪移法和异步法。因为和宝宝睡,不宜用闹铃,所以,天真的想靠自己的意志去控制时间。当然最终结论是:这个想法的确太天真。一开始还能控制下显意识,最后显意识恢复的时候已经是1点多了。其实中途假醒过,被我无视之。过程如下:醒来隐约看见卧室门被关上了,心里想,是不是LG嫌宝宝太吵关上的,于是又闭眼,听见LG的闹铃响,(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其实这个音乐不是闹铃,是电视的声音)当时心里想的是:难道LG也在练清明梦?其实LG连清明梦是神马都不知道。然后又听见他下楼的声音,可是又没听见门响(我家客厅门开关声音很大的)不过,这么不符合常理的事情马上被我抛到脑后。小潜为LG下楼这个动作设定的剧情是:LG肯定渴了,但又想喝冰水,所以到楼下冰箱里去拿水了。于是在后来的1点多真醒后,后悔不已(谁让自己还没养成验梦的习惯),然后掏出本子记关键字,再次睡下(忘了练的什么,果然记关键字也不能太偷懒),有压床迹象,具体情况......(再次泪奔,记忆力不好的梦修伤不起啊)只记得我很期待压床,结果没压成。中途普通梦,梦里有个场景是一条深渊里的小河,俯视角度,河边的花花草草是PS上去的,没有立体感。再次醒来2点左右,喝水,上贴吧,2点27分练太玄。结果眼睛一闭,看梦屏时感觉有秒睡的迹象,(可我都清醒了20多分钟了)只好睁眼,一看表,2点45了,怎么我看梦屏有这么长时间吗?于是下床去上厕所,再次练太玄。可注定我昨晚是悲剧的,眼睛一闭又秒睡,接下来普通梦。今早起来别提有多郁闷了。  
    2012年7月17日

    昨晚1点41第一次醒来,验梦,真醒。3点56分再次醒来,验梦,真醒。于是就有了楼上的回复。4点27分练太玄,结果中途被宝宝两次吵醒。于是果断决定不练,免得失眠。入睡过程中突然出现画面(可以说是看梦屏,但我更倾向于自己造的梦这一说法,也或许这两种性质一样),画面出现一男一女,试图启动梦手,但未成功。于是想象画面里的一男一女是LG和我,结果成功了。画面并不是很清晰,细节也不够到位,迷迷糊糊中又出现一对男女。剧情是:我躲在沙堆旁边和LG躲猫猫,然后LG和那对男女一眼就看到我了。于是几人一起走。走到一个院子里,我们已经成了一群人。LG走到院子旁边一个房间里,貌似里面有他熟人,我依然在院子里等他,突然想起一阵音乐,男声,其实我平时不喜欢听男的唱歌的,但在梦里听这个歌曲觉得很美妙(现实中没听过这个歌)。于是知梦,瞬间很吃力地挪移到另一个场景。试图控梦时,发现控不了。期间好像再次尝试启动梦手,但还是不成功。只好跟着剧情走,一会旁观者,一会第一人称。直到早上6点多醒来。中间过程一直知梦,但睡前定的现实任务全部忘光光。也曾再次尝试控梦,但也仅限于原来不知道清明梦时控制的水平,小方向能控,大走向无能为力。感觉一直处于半清明状态。

    7点40分再次躺在床上,记关键字,上贴吧又复习了一遍太玄。闭上眼,开始练习。结果练习了4组左右睡着,一直到醒来也没任何情况发生。  
    这个标题好!  
    到此一游~  
    追到
    2012年7月20日
    练太玄,切换3组左右,睡着,中途醒来,未验梦,启动梦手,失败。接着练太玄睡着,进入醒来的临睡点(参考34楼),想起醒来的最后一个场景,觉得这样发展下去必知梦,于是强迫自己续梦。回到梦境,想出门控梦,结果全身发麻,知道出体信号来了,于是马上关注,结果慢慢消失。按照刚才方法如法炮制,又全身一麻,但最终消失,然后醒来。  
    2012年7月22日
    经过最近每次太玄无论清醒多久却还是秒睡的经历后,我决定换一下方法。所以今早回笼觉时,开始随感觉走。
    用一个怪异的姿势躺在床上(其实也不是故意,就觉得这个怪异的姿势也挺舒服的),我把主焦点先放在呼吸上,副焦点放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伴随着每次的一呼一吸,副焦点的部位就会随之放松。脑海里虽有杂念,但绝不牵扯到思考范畴。也可以说,这个时候脑海里注重的焦点是一个字——空。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方法,反正心里想的是异步法和大挪移。所以,我打算一直不动,但是中途突然有种想咽口水的冲动,我自然而然的咽了,结果咽完就后悔,和异步法擦肩而过了。然后一直这样持续着关注呼吸等方面。突然,床颠簸了一下,我整个人像失重一样,向下滑,当时吓了一跳,因为感觉太真实了。随后马上意识到这是大挪移原理,心里一阵窃喜。不过,后来却没有再出现这种现象,但也很高兴了,因为原来刻意的练大挪移,总是不能找到其精髓,这次虽然短暂,但至少悟到一点要领。

    本意是清醒入梦,没想到最后却睡着了。然后在睡着的某个时候突然醒来,马上意识到这是假醒,因为这个假醒太假了,所以就没有验梦。不过我知道这是个不好的习惯,以后一定改过来。起身时,全身一阵发麻,我伸手一看,手又是透明的,站起来,梦境很不稳定。就先稳固梦境,摸摸床上的东西,触觉不是很灵敏。不过勉勉强强走到了窗边。这时候的心理暗示是:只要出了窗户,梦境就清晰了。压根就忘了原来的任务:对着梦境大叫什么的。可是却好像又出现走不到窗户的嫌疑。好不容易连滚带爬的出了窗户,飞了一段路却发现自己的显意识还是随着小潜走。我现在知道,这是铁哥的控梦心法自己没掌握好。随后就掉线(也不算秒踢),假醒,循环了大概十几次,感觉好累啊!我自己觉得在现实里的时间至少用了1个多小时。

    这里具体的梦境就不写了。总之通过这次经历,又使自己悟到了很多不足。我会一点点改正的  
    2012年7月23日
    今早回笼觉,继续呼吸放松法睡着,梦里我站在落地窗前看下面,下面的人骑了一个很奇怪的自行车,但被窗帘挡住了一半,于是我拼命偏头想看真实,可是无论怎么偏就是看不到。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做梦,于是在梦里捏鼻,结果竟然又不能呼吸!于是就心安理得的普通梦下去了。后来在睡着的某个时候又醒来,醒来看见空中飞着好多小虫子,我马上知道是太玄境,因为现实中是不可能有这么多虫子的。而且我的好几次太玄境就是这种现象。于是就没验梦,直接想爬起来。又爬不起来,于是就先看细节。因为现实中头是朝向右边的,所以入眼的是右边的场景,和现实一样。我很认真的在看,注重着每一个细节。看完右边,想把头转向左边看,结果转不过来,我使劲转使劲转,这回到是转过来,可其结果是:我现实中的头转过来了,于是我自然就醒了  
    2012年7月28日
    我的控梦水平简直太垃圾了,我都不知道如何突破了。今天中午午觉,突然出现出体信号,于是伸手,结果我的手还是透明的,然后出体,出去没走几步就掉线回到床上,继续出体,又掉线。然后眼前就出现一个场景(带点想象成分),好像在海底,但水又淹不到我,。就像在看海洋馆看海底世界。我飘在半空中,下面还站着两个个人。然后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大喊:让我的梦境清晰无比。让我保持长时间的清醒梦。结果无效,很快我就回到床上,我觉得好累,于是醒来。醒来果然很累。我发现其实早上4.5点出体效果最佳。曾经有过两次经历,4.5点时出去,能感觉到新鲜的空气,而且梦境清晰无比,景色也特美,最重要的是,第二天一整天精神都饱满,心情也特别愉悦。我对我的控梦能力直接无语了,怎么一点都没进步,反而光速退步,郁闷!  
    2012年7月29日
    我的生物钟已经调整的很规律了。每次感觉睡了好久,结果一看表才01点。主要是因为我一直希望我家宝宝有一觉睡到天亮或者一觉睡6.7个小时的功力,所以每次醒来总是被小潜作弄,以为睡了一晚上了,其实才睡了3.4个小时。于是01点再次安心睡去。04点47分醒来,客厅里电视还开着,于是下床关电视,逛贴吧,05点16分练太玄。切换3组左右就迷迷糊糊睡去,中途也有稍微回复下意识(具体参照铁哥“坑铁的焦点意识和小潜”),想启动梦手捏鼻,失败。然后我就想象自己在捏鼻,结果真的捏了,就像前几次一样,不通气。我去,还不信了,我还治不了小潜了?继续呼吸,最后通气了。不过这个动作是想象的,我清楚的知道梦手没动,所以我也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醒来想想,总觉得这里我有什么地方没把握好。@353877848大树,你看看。不过没出也好,因为马上我家宝宝就动了,而且悲催的是这次彻底醒了。我连觉都睡不了了。一看表,才05点46分,一共才过去半个小时。这里,就不再表达我郁闷的心情了。给他收拾完,LG也被吵醒了,他进来把宝宝抱走。我继续睡。

    这时感觉睡意还是很浓,随时可以睡着,于是也没练太玄,天马行空的随便想想,这里应该是梦仙的观想法。想起睡前看见心如2004说的把“妹子”,于是想象一个场景(这里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入梦的,可能是一开始,也有可能是中途),我一个人边走边喊:“谁敢来吻我,我就@#¥%%……&”不知道后面说的什么,然后来了一伙人,领头的是一个长相不怎么样的男的。他说:“我来。”就凑上来。我一看,长成这样还敢毛遂自荐。“滚”,真心不想爆粗口的。一脚把他踹飞。然后继续走,这时远处出现一个动漫里穿着西装,又高又帅的男纸,乍一看,挺帅的,仔细看,看不真切。我只好再乍一看,再乍,我还乍,最后确定左乍右乍都挺符合我标准的,他后面还跟着一大群花痴女呢!他就默默的站在那里,不说话,只深情的看着我,“哇!”这外貌,这性格,不正是我理想的对象吗?于是我慢慢的走过去,具体参照偶像剧场景。最后终于吻上了,我确定,现实中我绝对笑出了声。然后~~~~~~~~~~就不了了之了。我到现在都搞不懂为什么我会从和帅哥接吻的唯美场景瞬间变成了我在记关键字,当时小潜是这样设定的,这么美的梦赶紧记关键字醒来就发帖。虽然小潜也知道在梦中记也是白搭,但她还是让我还是乐孜不倦的写着,而且写完,还用圈圈标记起来,以便醒目。为这0智商汗一个。

    补充说明:虽然我是清醒入梦的,但整个过程介于清醒与普通梦之间。  
    2012年7月30日
    中午午觉前,有幸拜读木屋发的关于铁哥的经典语录,,感觉很是受鼓舞。之后开始练习,先观想,想象据说世界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地名忘记,只看过图片)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冰面,四周环山,其实图片上根本没山,只是大片冰面。可是这些画面也是一闪而过,不能持久。于是又想异步法和大挪移,结果又总被外界干扰。一怒之下,干脆不拘泥形式,自由活动,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一开始还能隔断时间拉回点思绪,到最后直接睡死,做没做梦都忘了,只知道一觉就睡了3小时左右。。  
    2012年7月31日
    昨晚02点27分开始练太玄,没切换几组就迷糊了,开始做梦了,但熟悉的感觉来了,在梦里很害怕,有时眼睛会眯开一条缝,把屋里的摆设想象成自己害怕的形态,最后使劲醒来才看清楚。捏鼻确定真醒后又很懊恼,刚才多好的知梦出体机会啊!于是再次睡着,熟悉的感觉再次来临,想象中出现一个无头阿飘,我的小宇宙马上爆发,过去就是一刀(手就是刀)不停地砍,越砍越激动,激动的开始全身发麻,知道信号来了,马上关注,结果信号消失,我也醒了,一抬手,纳尼?透明的,用这个透明的手捏鼻,不通气。但我也不在意了,手都是透明的了,还有验梦的必要吗?起身时不忘强化梦境,手捏了捏身边宝宝的脸,还摸摸他的腿。然后跳窗出去,出去时还是有点害怕,这半夜三更的,出去天也是黑的啊。果然,天蒙蒙亮。不知道干什么,就想到白天观想的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脑中开始出现画面,瞬间真的到了那个地方,往前走了几步,天空的太阳开始出现异象,像个红彤彤的漩涡,吓得我赶紧走到另一边。小潜的设定是:那边离天堂太近了,有危险。现在想想,挺后悔的,我应该钻进去看看,说不定会经历铁哥经历过的那个神秘事件。走到另一边,又觉得好没意思,这周围冰冷冷的,就我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这样一想,眼前的一切慢慢消失,我再次从床上醒来。伸手一看,透明,二话不说,继续爬起来,爬起来时,重复上次的动作(捏宝宝脸什么的)。出了窗户,往左飞。坑爹啊!我那引以为傲的仙女式飞行变成了蛙泳姿势,姿势难看不说,速度也提不上去了。飞到一条羊肠小道上,小道左右是郁郁葱葱的小树,这景够美吧?但我却无暇欣赏,因为害怕的情绪又隐隐露头了,这厢刚一露头,路边就出现一座孤坟。小道,阴天,孤坟,多应景啊!不行,我不能被小潜打败,硬着头皮飞过去,看坟前墓碑上的字,姓氏不认识,现实中没见过这个字,名字是两个字(本来梦中记得很清楚,醒来就忘了)。我不紧不慢的看着,以示自己不害怕。看完后开始扒坟上的土,边扒边说:我让你吓我,你大爷的,这些都吓不倒我!梦境崩塌,再次回到床上,手一抬,透明,又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边爬边摸宝宝脸。注:昨晚假醒多次,每次起来都会做这个动作,以下不再重复记录),爬起来对着天空喊:让我的梦境变得和白天一样。声音弱弱的,感觉喊不出来,但又感觉现实也喊出声了,当时小潜认为我肯定现实中说梦话了。当然,这么弱的声音肯定也没起什么效果。然后听见LG起床的声音,我被吵醒了。他进来对我说:刚才你是不是说梦话了。我说:啊,你听见了啊。然后他就和我们挤在一起。我心想,刚才出体那么害怕,他要是在身边,我也没那么害怕啊!现在他倒是在了,可惜又不能出体了。后来莫名其妙睡着了,又莫名其妙的醒了,一看手,透明的,我那个兴奋啊!马上起身,跳窗出去。(中间有疑心刚刚LG进来只是个梦,不过也没去证实)出去之后,再次强化梦境,摸摸周围的墙壁什么的。然后想到,不能老是这样漫无目的的飘啊!于是找个井盖,跳下去。出来一看,怎么又是海?怎么又是这里?(小潜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怎么又是”,其实那个地方,不管梦里也好,现实也好,我根本没去过)。我再跳,结果跳的时候,发现这个井里有水,我一咬牙,果断跳下去。溅的隧道四周都是水,很真实。后面就不写了,很长很长。中途假醒过一,两次次,后来被我续上。不过全程都很稳定,虽然有点被小潜牵着鼻子走的嫌疑。

    写一下最后的场景:我和别人东拉西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这么好的机会,我竟然用来聊天,该打。)然后,小潜设定我该醒了,不然起床晚了要迟到。我就跟和我聊天的那个人说:几点了,我该醒了,不然起晚了要迟到。边说边看手腕上的表,费了半天的劲才确定,快9点了。对方也说快9点了。我说:好吧,那我醒了。于是,我就醒了。醒来一看,LG果然不在旁边。看了看时间才3点多。全程大概40分钟左右。  
    2012年8月2日
    今早7点多睡回笼觉,切换3组彻底睡着。睡了不知道多久就进入醒来的临睡点,心里想;今天失败了。但又不想醒来,于是就这样躺在床上,手无意识的伸进嘴里一咬,软的?我马上睁开眼睛看手,应该是透明的,忘记了,只记得确定是假醒了。纳尼?这样也可以?于是爬起身,随便摸了摸周围做了下深化动作。喊了句:让我的梦境清晰。声音看是弱弱的。想起铁哥推荐的吃神丹,手伸进兜里掏啊掏,什么也没有,我往旁边桌子上看,想找个瓶子,没有。使劲使劲的“变”,总算在边上看到一颗西药,我把它定义为神丹,然后塞进嘴里,可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我最怕吃药,必须有水才咽得下去),想嚼又怕苦,只好这样卡着。飞出窗外,一群清明梦者在培训,我也听口令站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主管在训话。我当时在想,前面训话的那个会不会是木屋?木屋说:大家把嘴里的药咽了,咽不下去就嚼一下,没关系,这个是甜的。我试着嚼了下,真的是甜的。然后不知怎么梦境崩塌回到床上,醒来咬指,软的。再次掏神丹,掏到一颗圆圆的,但随时有可能消失的感觉,我赶紧塞进嘴里。跳窗飞啊飞,飞到一条路上,这时显意识彻底不见,成为普通梦,我看着前面一个女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小孩,觉得很滑稽(滑稽原因不知道),就不停的看她们,看着看着,心里想,会不会是熟人。于是想跑到前面去看个真切,无奈就像超车一样,怎么都超不过。然后超着超着就知梦了(莫名其妙),于是也没追了,想着该干什么?梦境再次崩塌,回到床上,还听见了楼下孩子的哭声(这个哭声应该是真的),但此时的状态,还是醒来的临睡点。我心想,能听见哭声说明没戏了。于是还是闭着眼睛,突然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照做了。闭着眼睛坐起来,奇迹发生了,我竟然感觉到这是出体。再次感叹下:这样也可以?站起来,想起铁哥说的掉入深渊。我就直接站在床上向后倒下去(实在对跳窗那个动作厌倦了),感觉是来了,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又回到床上。再次爬起来,这次老老实实的跳窗,看看梦境不清晰,只好再次跳井,掀开一个,有水,你妹的还是污水!在掀开一个,看都不看,赶紧往下跳(这样小潜想往里灌水也不行了)。这次跳井,以往的难受感消失了(以前跳要捂着耳朵,就是捂着还是能感觉到耳朵像溺水一样)。中途还在天上飘着,看到一座美丽的城市,我直喊:停下来,就这里。结果我离这个城市越来越远,飞过了。不知怎么又回到了管道,在管道里就想:干什么?该干什么?做算术题,4+8=12,12+22=34,34+34=68,看吧?难不倒我。朋友出现在玩耳边说:你不会把指导灵召唤出来,让他带着你。指导灵出现,一个颇有仙骨的白胡子老头。@@¥##%¥%……%&实在太长,说个大概。他带我去一户人家,感受到了这家人的疾苦,以及病痛对人的折磨(看到有病的那人,我心说,你要是会清明梦就好了,清明梦能治病)。

    再次假醒来,再次入梦,心想,不能老是在里面玩啊!我练清明梦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玩。想起铁哥说过能治病,我就想试试能不能~~~~~~~能不能丰胸?(铁哥不是说过吗?在梦里要颠覆以往惯有的思维,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好吧,原话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反正就是这个意思)然后,从本身的场景回到床上,开始打坐@#¥%……¥……&……。后面也不说了。只说一下,醒来后,我想过丰胸应该是不可能的,但现在想想,清明梦提倡的不就是打破不可能吗?所以我会再次实践,如果真有效果的话,那么那些为减肥发愁的MM不是也就有福了?@宇宙之铁铁哥,不知道我的想法对不对?

    中途还假醒过好几次,也不在这里过多啰嗦了。不过,自认为这次清明梦比以往进步很多。  
    2012年8月3日
    清醒了十几分钟,05点左右开始切换,不到3组睡着,虽然中途还是会恢复意识。电话响,竟然是大树打的。具体情况是:我刚才清醒时在贴吧留言,字里行间表露出自杀倾向,大树打电话来关心我。说话间有觉得这件事奇怪,怎么大树和我说话用的是我们本地方言?但又不确定此时我们说的到底是普通话还是方言?但没有继续追究,就这样陷入普通梦。宝宝动,看表06点。。我想再多给我点时间,我必能知梦的,可惜......傻啊我,大树打电话那个疑点重重。第一,大树根本没我电话。第二,我根本就没有轻生的念头。不过第二条可以理解,事实是,大树的确05点刚回过我的贴,而我也的确第一时间回复了。  
    2012年8月3日
    今早08点开始回笼觉,切换不到3组睡着(话说我是猪吗?都起床2小时了,还秒睡)。于是中途莫名其妙假醒,我直接坐起来。很认真的做深化动作,摸摸床和被子,然后吃被子,和现实一样,咬都咬不下来,还是布的味道,放弃。做完深化动作,我可是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于是就地打坐。突然想到藏经阁里的十一大任务中其中一条:把一个物体无限放大。我就想把自己变大,当然动作还是打坐。结果变没变大我是不知道,只知道我想用俯视角度看房间内东西时,竟然看不见,感觉脖子以下被被子挡住,我心想:肯定是现实中把被子盖到脖子上来了,于是用手拿掉被子,感觉凉快了不少,可是视线还是被挡住,只好放弃。继续进行我的目标(95楼)。但是,我好像犯了清明梦大忌——不要在本地呆的时间太久(下次就算打坐,我也要出门找个“灵气”浓密的地方),在本地呆的太久容易掉线。我虽然没有掉线,但是却跟着小潜走了。像看电视一样,以旁观者的角度。这边我在向别人请教瑜伽,那边宫门打开,一个古装女子(宫女角色)向我们走来,但谁都没注意到,一小撮头发默默的跟在她后面,很诡异。“尼玛这成悬疑剧了”当时心里这样想的。然后想到控梦心法,马上意识到被小潜牵着鼻子走了,小宇宙爆发“给我全部滚蛋”,于是她们消失。我这边好好的研究我的那啥瑜伽。悲剧的是,很快我又跟着小潜走了,内容不再细说。全程假醒过两次,其中一次,LG进来叫我起床(因为梦里感觉自己睡了一天了,再加上中途醒过一两次听见楼下宝宝的哭声。于是小潜就给我设定:宝宝哭了,要妈妈。所以他来叫我。)他进来叫我,并调侃我说:“别装了,看你眼睛虽然闭着,但眼珠子在动,你在装睡。”我的梦体跟他说:“你懂不懂啊?这叫快速动眼期,我现在正在做梦。”他说:“哦。”然后出去。感觉时间又过了好久,我心想都睡了这么久了,赶紧醒来吧。于是醒来,一看表才09点48分。然后睡着继续假醒出体,跟着小潜走了一会,感觉好累,于是显意识睡去,一直睡到11点多。  
    2012年8月4日
    果然话是不能乱说滴,现世报来了。08点30回笼觉,切换4组还睡不着,切换过程中心里也有想异步法,结果每次听耳鸣的时候,感觉呼吸就不顺畅,而且特别想咽口水,我不断的告诫自己:忍住忍住,转移焦点。然后赶紧把焦点放在梦手上,梦手关注完,关注梦脚。可是越是告诫自己别想口水的事情,这个焦点越会在某个时段突然蹦出来,憋得我那个难受啊!但我一直忍忍忍,到第4组的时候,感觉看见梦屏,于是想伸手捏鼻,动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这绝对不是梦手,果然捏鼻是真醒(其实压根就没睡着)。我翻个身,顺便咽口水,口水是真的,不是幻觉。看表09点,不提我心情有多郁闷,只继续躺下来重新切换,可窗外的知了声不绝于耳,我那个烦躁啊!心里只想赶紧睡着,只要睡着,就有机会了。于是就胡思乱想,杂念纷飞。总算有睡着的倾向了,因为杂念飞一会,心里忽然会惊醒一下,觉得刚才那个念头不符合逻辑,但仔细想又想不起来是个什么念头。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不过每次清醒的那个瞬间会懊恼下,刚刚那是梦屏,我却没把握好。中间突然出现我在给宝宝扇扇子的动作,扇了几下,显意识就恢复过来,显意识恢复过来的同时,扇扇子的动作也随之消失了。抬手捏鼻,又是清醒的。更加懊恼!我发现梦屏对新手来说真的太不好把握。一般看见眼前有景,并自认为这不是想象,但显意识还很清醒时,其实这也不是梦,可能是小潜突然之间冒出来的念头。这时候新手往往不知道该如何发展(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新手似的,好像你知道该怎么做似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往往真正出现梦屏,但新手对梦的敏感度还不够强时,这时的显意识是彻底沉睡的,等它刚露头时,或许因为时间短暂,或许因为新手情绪太过波动,梦屏会随着显意识的出现而慢慢消失。所以新手想练梦屏,没有几年的功夫,我想是达不到次次都能把握住的,也就是说,单靠梦屏想达到夜夜清明,那路还很远呢!

    于是再次醒来,看表09点24分。继续翻身睡下,心里却更加烦操,外面的噪音更加刺耳。坐起来深呼吸,告诉自已:没关系,继续睡,还会有机会的。然后躺下,告诉自己忘记窗外的噪音,焦点转移。看着眼前一片黑暗,意识慢慢的探向里面。一束光打在暗室中间,一人盘腿打坐在此,那人是我。以旁观者的视角360度观察着自己。闭目,神情安详。想望进“我”的心里,无奈,想象力不够。面对面观察着自己,周围一片安静,但时而会被现实的声音打断。没关系,再次探进去,最后终于能稳定下来。突然心思一动,做不成清明梦,可以做个白日梦试试啊!于是对面的一面墙慢慢上升,阳光照进来。我轻轻的飘了出去,想象我自己就是太阳,阳光照射在人们的脸上,看见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顿觉世界如此美好;我是地上的江河,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看着蔚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心里顿觉惬意;我是天上的那朵白云,看着下面静静躺着的江河,如此景色异常美丽;我是最高的那座山峰,放眼望向远处,世界就在我的脚下,心里赫然升起雄壮感;我是路边的花朵,被小朋友采摘在手中,我回头望向陪我朝朝暮暮的那片草地,心里顿觉哀伤;我来到一大片瀑布前,空气中飞溅着一丝丝小水珠,顿觉神清气爽;我是水底那个不起眼的小石子,看着眼前一对鱼亲亲我我,浓情蜜意,心里也替它们感到幸福;我来到一片草地前,感受着它们被踩踏时的疼痛;我缠上一棵枯树,替他擦去眼泪~~~~~我站在这片草地上,想看看我的心是什么样的,我把它拿出来,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黑色是我现实中的心魔,我清楚的知道那片阴影从何而来。我把这颗心分成两半,黑色的那一半撒向风中,让它们化成世间万物,去感受它们的疾苦。但有一小块始终冲不破那层屏障,我找到那层屏障的根由。告诉自己:原谅并不是妥协,随和并不一定接受他们的全部,你可以选择沉默。于是那一小块冲破屏障,最终化作一丝清烟,替我去追寻我梦中的世界。我变出另一半红心,把它与手中的半颗合二为一。我回到暗室,打坐之人内心一片祥和,我最终和她融为一体。  
    2012年8月6日
    昨晚02点40看表,就像我楼上说的,以为睡了一晚上,结果才02点多,因为中途已被宝宝吵醒数次。于是准备练习,照顾宝宝,上贴吧,喝水,吃东西,折腾完已03点40,过去一个小时了。我心想,这回不会秒睡了吧!!!!结果,清楚的记得,,梦屏和梦鸣切换完就秒睡。不想再作任何评论,直接对自己无语.....中午在朋友家午觉,睡前暗示自己:没有宝宝的打扰一定会成功(很有信心的那种),并提醒自己,切换一会要焦点转移,做梦时一定要验梦。结果切换1组左右再次睡着,焦点神马的一律忘光光。睡完进入临睡点,心里想着,该醒了,但又觉得还是困,于是就这样半醒半睡着。最后莫名其妙又掉入普通梦,朋友还在睡觉,我就看电视,电视剧情拖沓的啊!然后我又边看边和朋友聊天,中途还上了个很困难的厕所(知梦扳机?再也不相信了)。对这么可疑的场景居然没有怀疑?智商啊智商(兔基斯揉脸状)!和朋友聊了一会,自然醒了。我那个悔啊!后知后觉的捏鼻,已经晚了。话说去年也在朋友家睡午觉,也是同样经历,醒来的临睡点梦见和朋友很真实的在聊天,结果醒来是场梦(那时还不知道清明梦),所以今午我一再的提醒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要验梦,结果.....  
    2012年8月8日
    04.33醒,04.47开练。不求清明,但求不秒睡。于是目标定为至少切换4组再睡着。提醒自己过程中一定要焦点转移,开始杂念丛生,不过一直记得今晚的目标。中途想焦点转移到梦手上,又感觉时机不到。05.30被宝宝吵醒,话说这时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过,只知道切换还在继续(开始为了不秒睡,我还翻过几次身)。于是照顾他,完了继续切换,到此刻为止,4组还没切换完。中途尝试梦手启动(同样时机不对),夺舍人物(正要夺舍,回到现实)我无奈了,意识焦点转移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忘了说,切换途中,现实声音不断传到耳中,想忽略都忽略不了。。先是LG电话响,再是屋后大门和摩托车响,然后又是LG起床的声音(去钓鱼)。最后总算4组切换完了,宝宝再次醒,看表06.40左右。也就是说就4组动作,我用了2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难道就没有一个空子可钻吗?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2012年8月9日
    9点40睡觉,03点17分开练,一组不到,秒睡。一直普通梦,本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中途醒来,刚才梦里的剧情还在脑海,不甘心就这样结局,太烂了。于是努力续梦,一开始想象成分很大,以为不可能做到,可再次醒来发现剧情走向的确是前一个梦的延续。我只想着改变结局,竟没想过控梦。智商~!

    今早7.33回笼觉,切换2组左右睡着,无出体。但醒来发现做的梦和改变结局的那个梦还有些联系。
    好吧,最近的目标就是:不秒睡,不管成功不成功,一定要切换4组再睡着。  
    2012年8月10日
    第一次醒来01点,算算时间才睡了2个小时,于是果断睡去。普通梦:梦见已去世的奶奶,梦里知道她已去世,所以有些害怕,但又好像知道是在梦里,而且知道经常梦见她(的确经常梦见她,也经常在梦里害怕),总之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我想找到妈妈就不怕了,可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起妈妈到哪去了。于是,就和奶奶说:我知道你很想念我,我们也很想你,但这都2年了,你也该投胎去了。奶奶拉着我的手(她手是热的)说:我就是舍不得你们啊,想你来看看你。我继续劝她别在出现了,该投胎去了。场景转换到我在邻居家聊天,和她们谈起奶奶又出现的事,我还猜测,黑白无常肯定在到处找她,她东躲西藏的就为经常见见我。结局好像挺圆满,她和他们走了,投胎去了,再也不会出现了。然后我在娘家的老房子里醒了(老房子早拆了),感觉身边的宝宝没动,就想起大树帖子里经常说,醒来别动,直接切换,于是照做。搞不清楚是出体还是知梦,场景大概是有人办丧事,一开始我还和那些人说着话,突然想起这是在梦里,于是开始控梦。不知道该干什么,想起有个任务是钻进太阳里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其实没定过这个任务,只是有次清明梦里看见太阳,想着钻进太阳会出现什么?不过,这将是我以后的目标之一。)于是起飞,因为是看着地下,背对着天空的,所以看不见天空,只看见眼前的景物离自己越来越远,感觉自己越飞越高,穿过云层,总算看见阳光了,但是只看见光,没见着太阳。继续飞,这次正面向上,蛙泳姿势(自从自夸过一次自己是仙女式飞行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仙女式)使劲向上飞啊飞,怎么飞到了一座城市,坑爹啊!这又不是天空之城!站在城市的小广场,看着天空照射的阳光,感觉太阳好遥远,于是任务失败,也不想再做其他任务了,就这样醒来。醒来一看,躺在LG家的床上,才想起来在娘家老房子醒来那次是假醒。看表04点33分

    ,于是04点多逛贴吧,清醒了十几分钟开始太玄。开始记得很清楚,目标:切换4组再睡着。结果切换了2组就睡着了,再次被宝宝吵醒看时间05点30分。  
    2012年8月11日
    03,11分开始练,切换一组就迷糊了,不过很快被宝宝吵醒,时间03.33分,照顾完他之后,继续练习。这次决定每组切换时间缩短一下,于是在练了2组的情况下,再次被宝宝吵醒,时间03.50分。火大的情绪不提。再次照顾好他之后睡下,决定不强求4组了,练到哪算哪,免得失眠。于是在切换了1组的情况下睡着,一直普通梦。

    今早08.11分睡回笼觉,切换大概2组睡着。普通梦后期,陷入了重复剧情的状态(没知梦)。后来场景转到和表哥表姐们一起吃饭,我在睡觉,他们来叫我。起来之后,老感觉眼睛睁不开,也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这时竟然没疑梦。场景再次转到床上,我和他们说着话,右腿抬起来是透明的,看不见到底放在哪。我使劲的晃了几晃,还是搞不清楚右腿放在床的哪个位置,但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意识里好像经常这样,见怪不怪了。持续的时间不算短。然后去世的奶奶再次出现在我床边,和我说着话。内容大概是:她的灵魂经常飞到亲戚家。她还说到我出体的事,问我出体有没有去过亲戚家。我刚想告诉她,我出体后的场景一般和现实里的不一样。突然想起来,我应该害怕她,于是使劲睁开眼醒来。醒来后眼睛很涩,不由自主的闭上,知道会再次陷入刚才的场景,到时候还会怕,于是再次强迫醒来,翻了个身。这时意识彻底清醒了。我那个悔啊!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赶紧想续上,结果懊恼的情绪充斥着大脑,再也睡不着了,想切换太玄,结果一样,一看表也快11点了,该起床了,再次想一头撞在墙上。  
    2012年8月13日
    昨晚的经历是一如既往的失败,只有一点值得一提。普通梦后期(前面的经历就不写了,总之情节很丰满),晚上,我与LG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抬头看向天空(现实很爱做这个动作)半空中出现好大一栋楼房,我跟LG说:快看,据称这是世界上最高的楼房。说完又自言自语道:就像摩天轮那么高。说完再次补充:不对不对,比摩天轮还高。然后看向楼顶,感觉整栋楼房在夜空之上,诡异的高大,甚至有些可怕。然后下意识的咬了个指还是捏了个鼻?只单纯的做这个动作,好像结果无关紧要,于是很自然的继续跟着剧情走。PS:现实每次看天空我都会咬指捏鼻验梦。因为天空出现异象或者海市蜃楼是我知梦扳机里的其中两项。

    今早回笼觉,想说换个方法练,看了看梦仙的观想法,就开始练习这个。回忆昨晚的梦境,也不知什么时候入睡。梦中的剧情和观想的剧情有那么一丝关联。但其中有个剧情:一对姐弟被仇人追杀,于是拼命逃到父母生前告诉他们能通向皇宫的密道口(没错,他们的母亲生前是个女王,被人篡位。女王死时交代姐弟俩一定要夺回皇位,而他们要先回到皇宫才有办法找到敌人的破绽),发现密道口不见了,敌人离他们越来越近,姐姐一着急发现了另一个密道口,但只能容纳一人,于是让弟弟先进去,自己则躲在旁边草丛中,打算关键时候替弟弟打掩护。两个敌人在附近搜了一圈,快要找到这个地方时,我硬是凭自己的意志力让他们视线转移,到别处去了。于是姐弟俩顺利的逃到皇宫密道里的秘密住处,后面略去不提......

    要说今早唯一的亮点就是这里,好歹稍微控了下梦,虽然我根本没知梦,虽然这种水平原来不知道清明梦时就会~~~~~~~~~  
    2012年8月14日
    昨晚05点07分醒来,清醒几分钟开始练习,目标:至少练习4组,于是刚开始身体也动一动,所以没有秒睡。切换完4组,总算可以睡觉了,宝宝却醒来了,我那个气啊!安顿完之后,又开始切换,刚切换了没几下,又“被”关注宝宝翻身(怕他醒来)。后来一看表05点33了,等会宝宝又要起床了。这时心里开始烦躁不安,怕失眠。而且呈愈来愈清醒的状态发展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意识却迷糊了,中途感觉做了个咬指的动作,有点软,我马上坐起来,生怕错过这个机会。边起床边摸摸身边的宝宝,做深化动作,但好像爬到中途爬不起来了,结果不了了之。莫名其妙的入了梦,梦里在街上走着,突然想起意识焦点转移,于是就想练练。看着对面的某个地方,瞬间就感觉站到了那里看着刚刚站的那个地方,这样做了几组后,继续往前走。大路两边变成了田野,我边走边想着梦中四问,于是就问自己:我从哪里来?**地,要到哪里去?要到~~~~~~~~我不知道。下意识的看了看天空,天空上有一个漩涡一样大的灰色的云。于是接着回答:要到宇宙去。想往上飞的时候,又自言自语道:今天是阴天,没太阳,所以进不去。我就记得进太阳里看看了。然后继续问:梦前谁是我?**(我的名字)梦中我是谁?这个忘了怎么回答的。问完继续往前走,就想到了秋秋的任务,我也做一做,说不定还没有人成功呢!于是朝天空大喊:铁哥,快出来。我当时想的是:这么一喊,铁哥“嘭”的一声从天上掉下来,然后再继续用同一方法召唤大树。结果正等着铁哥掉下来的时候,被吵醒了。

    07点30回笼觉,……&(&%……¥%#&*&*,完了,没记关键字,竟然忘记怎么入梦的了。我还在秋秋那个帖子里说写细节,可现在一点细节都想不起来了。算了,只好把那一段复制粘贴过来了。等会如果想起来,再补充。

    我穿梭在城市的街道,把这个城市定义为北京(我管铁哥在不在国内,反正找到他才是我的目的)。我不停的飞啊飞,飞行速度还挺快的。总找不到合适铁哥住的房子,继续往郊区飞,飞到一个大型购物超市前,然后绕过它往后飞,后面出现一排小别墅(勉强称得上是别墅,除了独门独院符合别墅的标准,其他细节方面就和农村小院差不多o(╯□╰)o,我已经很努力的完善了,可是~~~~~~~~铁哥,我尽力了),果断忽视建筑上的不足,直接跨入一个院内敲门。这时,我身后奇迹般的还跟着两个人,还不知道是谁?我正在猜想会是铁哥的大女儿开门还是小女儿,一个女孩出来了,目测应该是小女儿。她问你们找谁?我说:我们找铁哥?她说:我爸爸到成都出差了(我去,怎么设定的成都,我和成都没有半毛钱关系啊)。我们表示很惋惜。正准备走。她又说:等等,我爸爸走前交代了工作的,你们进来,我告诉你们。我们跟进去,大女儿躺在沙发上。小女儿说:我爸爸说让开车的司机注意安全。我以为听错了,就这么简单,再次重复她的问题,她没有回答。我想,那要传的应该就是这句话。我们正准备出门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开进来。我对身边的俩人说:会不会是铁哥?说话间,有人下车了,正是铁哥,一身黑衣黑裤。我们兴奋的跑过去,这时让我更兴奋的事情发生了。我身后一直跟着的俩人,其中有一个竟是大树。我那个高兴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铁哥和大树面对面站着。我摩拳擦掌的说:开始吧!他俩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开始什么?我也没解释,直接就把他们的手拉过来在对方身上各打了一下,然后仰天长笑:哈哈哈哈~~~~~~~这也算打架啊!我完成任务了。然后铁哥一个后背,就把大树从右边背到了左边,这是今天最精彩的动作了。然后~~~~~~~就没了。铁哥说:你们也别开那个车了(话说我们虾米时候开车了),坐我的车吧!我要到成都分公司去视察工作,顺便捎上你们。于是,我和大树坐在后面,不认识的那个小伙坐到副驾驶位置上(话说他全程就没开过口,估计是小潜拉上当摆设的吧)。一路上,我和大树就在后面兴奋的聊天,有时还问铁哥一两句,铁哥都是爱搭不理的(目测是嫌我们太烦)。旅程很长很长,具体聊了些什么,我忘了,反正一路我俩都是叽叽喳喳的。车开到长白山。这里,不得不交代下剧情背景了:铁哥在长白山开了个学习清明梦的大学学院,在各地也有分公司,我和大树还有那个小伙子是他的员工。到了长白山,铁哥指着我和大树说:你俩下车吧,自己走回成都去(我和大树的目的地就是到成都分公司),我要在长白山学院视察工作。我猜想铁哥肯定是嫌我们太吵了,可能还非常后悔让我们搭顺风车。然后又交代了一下安全问题。最后语重心长的说:去吧,下山磨练去吧!(剧情背景:我和大树是铁哥的弟子,要下山去各地游历了。这里可参考修仙小说的此类情节,真的很像)然后,我俩拜别铁哥,下山去了。后面就陷入普通梦了。  
    2012年8月15日
    昨晚04点开始练,切换一组不到秒睡。05点33分醒来,继续开练,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秒睡,于是途中翻翻身什么的。可没想到还是差点睡着了,幸好宝宝吵醒我,于是继续。切换途中杂念丛生,有一次甚至出现幻听,但每当我想把握住这个时机时,就感觉回到了现实。最后断断续续总算4组切换完了,宝宝却彻底醒了,看表06点28分。

    07点30左右回笼觉,之前看了看魔琴大法,于是就练太玄+魔琴,把最后一向关注梦手,梦脚之类的换成左手模拟弹钢琴的动作。结果2组就睡着了。等意识恢复的时候,已经做了一个梦了,在梦里能飞能隐身,却没有知梦,总之说不出来的状态,感觉离知梦只一步之遥,但就是欠点火候,想抓住梦里最后场景,却再次没把握住。懊恼之余,继续杂念观想,并提醒自己焦点转移,但每当眼前的画面发展一会,显意识刚一恢复,画面就消失了,感觉回到现实。只好再次开始杂念,但此类状态重复上演。其中也有意识的进行了观想,虽然入梦了,但同样在焦点转移这个环节回到现实。后来显意识彻底恢复了,想用观想法,却找不到感觉了。努力闭着眼不让自己睁眼,心里不断告诫自己“紧要关头不放弃,绝望就会变成希望。”但可能精神太紧张了,无论如何都进不了状态。换了个姿势放松,还是无果,只好放弃。

    我感觉离焦点转移的成功不远了,那种状态只差一层纸没捅破了,只要突破这一点,我将会迈出清醒入梦的一大步。只是瓶颈期挺难熬的  
    2012年8月18日
    昨晚同样睡的太晚,所以没练。
    今早回笼觉,先忍着睡意认真切换了2组后,后面就任其发展,也不知道切换了几组就睡着了。一直普通梦,后期感觉梦境快结束了。剧情是,像看电视一样,在看很多部电视剧预告,一个片段接着一个片段的播放。其中有个电视剧大概是悬疑剧,出现的片段有点诡异,不过很快就跳到下个电视剧预告了。然后梦境结束了,感觉进入醒来前的临睡点,与此同时,脑海里本能的回忆了刚才诡异的那个片段,于是全身发麻,知道信号来了,于是捏鼻,很顺利,很通气。爬起来做深化动作,摸摸床,吃吃被子,感觉梦境还不是很清晰,又吃枕头,爬起来的同时又摸摸床头,但感觉还是不稳定,吃力的想跳出窗口,但又走不到窗边了。想象着眼前就是窗户,直接一跳,结果还是回到屋里,然后掉线。继续验梦起身,这次老老实实用走的,走出卧室到了阳台上,结果门一拉,外面漆黑,坑爹啊!(我应该用开灯大法)我大喊着:让我的梦境清晰!当时想就算现实喊出来也无所谓,反正只要梦境清晰就好。结果声音出来时是弱弱的,不停地喊了几遍,声音还是弱弱的,但好像是清晰了一点,但还是很黑,我继续喊,但可能用的劲太大,感觉现实中张嘴了。这下彻底掉线,回到床上,很真实的感觉真醒,于是不敢动,努力想续上,续不了,继续切换太玄,但因为一直是侧睡,感觉腰好酸,想焦点转移又不够专注。最后放弃,一看表都11点30了,该起床了,于是~~~~~~~~~~  
    2012年8月19日
    04点27分开练,先认真切换两组,后任其发展,谁知宝宝实在太不配合,一会翻身一会醒,不断地扰乱我,就这样不在状态的切换了几组就迷糊了。于是再次被宝宝吵醒,看表才05点12分,这次他彻底醒了,不得不半眯着眼半看着他。折腾许久06点左右总算再次睡着,抓紧时间睡觉,一直普通梦。后期在梦里听着最近喜欢的一首歌曲,莫名的知梦?说不上来的状态,总之梦里想着,如果我跟着哼几句,必会做清醒梦,念头一出,马上就照着做。全身发麻,信号来了。于是出体,但状态并不稳,爬也爬不起来,使劲使劲,掉线。再次信号,再次出体,再次掉线。

    今早回笼觉,专注切换两组,然后任其发展,有点失眠嫌疑,于是切换了5,6组才找到入睡的状态,结果不断地被现实声音打扰。本来觉得十拿九稳的会成功,结果最后都变成浮云。具体的等下如果有时间再发。  
    2012年8月19日
    今早回笼觉,在失眠的状况下,试着体察身体的细节感觉,做最后一组动作时,梦手梦脚梦体逐一被体察个遍,先梦手模拟弹钢琴,遂梦脚模拟走路,然后梦体模拟旋转(虽然旋转不成功),每次做到最后这组就重复做这些动作,不过确实有了以前没有过的感觉,有点飘飘的,但等到进一步关注时,这种飘飘的感觉就消失。后来慢慢有了要睡着的迹象,结果却被现实中声音干扰,迷糊了大概半小时就再次醒了。于是发狠继续练习,当然只是希望通过练习尽睡着,不过也没有放弃继续体察身体,就在快昏睡时,LG上来叫我吃饭了,我翻身用行动表示了自己此时的立场。再次挣扎着想睡着,这次也懒得体察身体了,心里只想着,只要睡着,今早绝对能清明。继续悲催的和现实的声音作斗争,结果当然我输了。PS:凌晨那次我以为绝对没戏了,结果却意外中标。回笼觉我以为绝对能成功,结果却意外失败。果然我这乌鸦心还是别断言什么了吧!对最近的进程表示蛋疼,如果我有蛋的话……  
    2012年8月21日
    前天晚上太玄2组秒睡,回笼觉2组秒睡,估计是因为太困的缘故。2次都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故昨日未记。昨晚因今日要早起所以没练,今天也没机会睡午觉,所以这几日毫无进展。  
    2012年8月25日
    因着这几天白天都有事睡不成回笼觉,所以有时晚上也没练,就算练了也是秒睡,没什么好记录的,所以这几天没记梦。

    今天中午带着宝宝在朋友家玩,宝宝睡着之后有幸和他一起小眯了一会。记得梦见宝宝吐了我一身,我正手忙脚乱的打算收拾,结果就醒了,醒后他吐在我身上热气腾腾的感觉还在,但我眼睛已经睁开了,一看宝宝根本没在我身上。于是知道刚才是梦,立马闭上眼,类似于压床的感觉就来了。起身做深化动作,闭着眼摸摸床沿,但这时候脑袋有点发傻,这么久没出体,突然间这么一出,还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在这空当,梦体存在感越来越薄弱,最后莫名其妙又躺到床上。再次坐起来,听见朋友和她家孩子在客厅说话,然后就听见她家孩子要进来的声音(其实她俩一直在客厅睡觉),我看着门口,等着她进来的时候,眼睛却真的睁开了。并且很清楚的感觉到是真醒,于是闭眼,却再也睡不着了。打算换个动作再碰碰运气,结果一动,宝宝也醒来了,只好作罢~~~~~~~  
    其实清烟要是认真看自己的梦记的话,可以发现你对状态的敏感度提升了,越来越容易抓到机会了。话说。。。这里是哪里
    回复353877848:原来你昨晚穿越到这里来了。这我以自己ID建的贴吧,闹着玩的
    造孽啊。。。。。  
    什么嘛
    朕似乎发现了一个好玩的贴吧~~~  
    在哪里?快,告诉本宫
    等等...这,泥煤,太拙计了。怎么是在这个吧里
    之所以修空性,不是想下辈子或下下辈子有福报,而只是对那种境界的向往。好吧!就暂且假设佛教的所谓轮回成立,但那又怎样?那时这个名义上的我已被忘记或不存在了,他,她或它对我来说已是众生了。所以,我修自己实际上也是在修众生,我即是佛!  
    不怕时光流逝,不怕岁月荏苒,只身于尘世的喧闹中保持一颗安静的心,不怕亦不悔。向往隐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