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心須靜,境須清2) 2019年5月後的記夢帖
  • 一樓祭度娘。  
    (心須靜,境須清2)-2019年5月後的記夢帖  
    前言:
    最近百度系統在維護,2017年之前的貼子全被隱藏,所以我本來的三個記夢貼暫時看不了也更新不了。

    故另開新貼記夢。

    這是我在夢吧的第四個記夢貼。

    最近上班了,時間不足,夢全簡記。
    基本上只約略記清醒夢。  
    于2019.11.17今日发现我被度娘隐藏的记梦贴已被恢复了。开心。
    (找不到之前貼子的夢標題已記到一千多少號,只能先從一開始記。
    若之前貼子恢復了,再補上新號碼。
    會補記在該貼樓中樓。)

    (夢記暫標1)觀夢境怪電視場景.觀怪無頭衣偶(2019年5月15日週三)
    5.15.周三,早上5.26分续睡。
    清:
    [先不知,我在观看奇怪电视影片。知,清。
    观察梦场景,从前方电视机冒出一布偶狗头在逗弄一怪奇布制物件。
    观察到原本坐我左边的人,原来他无头,他像是无头之衣偶。
    观察中醒。]
    只微忆,还未6.50分,续睡。  
    确定了之前记梦贴,在2019年5月12日周日贴子标题标到了一千四十一号。
    這樓編號為1042
    2019.5.18做了一个奇怪的普通梦,梦中转性别了:
    [我是男生,交了一个女友。
    我们發生了一次關係。(=有這先前情節大綱,而無實際經過。)

    女友耍任性,提出無理要求。
    我故當了一回渣男。
    我心想:(既然已發生過一次關係了,也賺到了。而她這任性,那我就提出分手吧!看她還任性否!!!)]  
    给梦姐点赞  
    2019.5.20周一,一普:
    [高清有顏極真實。前略。我来到一大室参观,內有紡織機,我試織布兩橫拉一豎拉。

    我來到慈濟大廳,觀眾人齊聚製作包裝麵線,思他們勞師動眾要做義賣品。
    思眾人如螻蟻般被當免費勞力做同樣重復加工之事,思我定不要如凡人般被如此操控。

    我憶起我夢吧名--我是夢行者。
    我思我要來慈濟取一可提高我夢修之物。
    我希望慈濟人交出這物。

    我思我要展示我異能给他們看,讓他們交出該物。
    我開始騰空快速攀走在大樓裡四面牆,反復空中繞圈。

    靠牆的半空中出現一圈藍塑膠帆布,我踩在上行走,繞圈。
    我邊走邊思我是夢行者。
    思考夢修一事。
    又思怎今日我行動較笨拙,思我本可以更輕靈地活動。

    我開始攀牆。]
    突被早上6點40分鬧醒。  
    为什么这么多繁体?
    回复篝火与雨75:我直接輸入繁體字的。
    我现在上班了,工作性质需要高度专注力和劳动,工作还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工作挺有压力,精神需一直集中并快速作业,所以最近我没刻意练清醒梦,晚上都是直接睡觉,只求隔天上班能保持整天的精力。

    我早上6点多就得起床,下午5点半下班。(我会晚点再下班)
    周六日和国定假日休假。
    但休假日通常我先生也在家,我也不太方便能详细记梦。
    也不太能像过去那样详写练习过程了。
    在我之前当全职主妇的时后,我已尽量能详记练习过程就详记。
    现在上班了,只能随缘简记了。  
    通常下班后就感很累,(新人上班常被骂个臭头。)
    而且回家还要做家事。

    我等忙完了,就抽空看下贴吧和q|q及未信等梦群。
    及简单记录梦。

    每日醒后忆梦习惯还是有的,只是大多只是粗略回忆。
    梦会忆,但不一定会记录。

    晚上抽空我读我喜欢的书。
    susanblackmore的书很棒-自我是幻觉。  
    2019.5.19晚,读(禅-悟前与悟后上册)-平實導師著。
    見p213寫:
    [阿賴耶為主人而不自作主,任由末那作主,依末那之意而起諸行,末那不知此理,執之為自內我。凡夫恆有此執而不明此理,誤以作主之末那為王為我,故世世流轉生死。]一文。

    並思blackmore所稱-(自我是幻覺。)
    不禁笑之。
    笑我此當前意識原只是幻覺。
    笑自我之癡愚。

    再續讀p214,寫:
    [以阿賴耶一向無記,雖能鑒機照用,而一向恒隨末那俱轉,故悟後轉依,以七八俱為心王。何以故?悟後末那證知自身非能獨自本然存在,知自身因依於第八而永恆不滅,則第八是心王,自身是臣屬,我癡我見我慢我愛則滅而得解脫。]一文。

    並思及清明夢所得經驗,知自我之秒小。
    又不禁轉為大悲。
    泣自我只是幻覺。
    人生汲汲營取,徒勞一場。  
    圖:  
    (夢記暫標2)觀空中殘破綠虫-圭頭意識在夢(2019年5月22日週三早)清醒夢

    5.22周三早,清-關:[堂妹.壽司.寄.她買.380.女店員.孕.同坐車.屋壞.觀空中壞綠虫圭頭,知,清。

    命司機右轉好好駛.問妹玩啥.控人同玩撬撬板.妹在後。。。。]

    醒,憶。
    又睡。

    接上該清夢:

    (夢記暫標3)示範控空中箱物性質變化(2019年5月22日週三早)清醒夢

    關:[仍清,我示範教妹控改變空中箱之物性質。
    (檸檬??)。。。]
    醒,憶。

    慢憶,6.40鬧鐘響。  
    夢記一千四十三
    這陣子,週一到週五的上班日,我大都看書到晚上10點,然後進房入睡。
    半夜會自然夢醒,或是被先生吵醒。
    有時我醒來後會去上wc,再回房自然續睡,沒特別想清醒夢,但有機率在早上6點多鬧鐘鈴響前自然得清明夢。  
    2019.5.23晚上仍看(禪....)那書。十點入房躺,睡前思考書中真如與佛性。
    半夜得一普夢:[眼前是略朦朧我公司場景,週有公司球筒。我沒夢體。

    我繼續不停思考真如跟佛性。

    思:
    (若那樣是真如吧?)

    從左房球筒傳來踫碰聲響。
    (實為現實臥房先生翻身制木床板發出碰碰聲響。)
    思:(左球筒那有聲,筒要倒?)
    繼續聽到碰碰聲。]
    我意識回歸到現實躺在臥房地上的身體裡,繼續聽到現實先生翻身的木床碰碰聲。
    (這段是下圖文中前段的半夜醒,久才睡的詳述。)  
    圖:  
    (夢記暫標4)多次不理夢中人做夢境淡定觀.不受食色引誘(2019年5月24日週五早)清醒夢

    關:[524.周五,半夜醒,久才睡,清:
    卧房,地,女儿躺地不乖,女儿又闹,觉是梦,打她。左床有男,手用我,觉是梦,随,感受,黑影感男,确认是清,他要双手用,不给。离房景,飞去玩。。。。

    醒感,验是梦,清。
    飞。。。
    蓝海上飘,入海学泳,感呛水。
    感喉吐水或痰,感又醒,验梦是梦,清。
    左床有一男,长相普,纠缠我,不理他。我飞去外玩。。。

    野外。。。
    一男纠缠我,不理。空现白线挡,额头有线触。

    感醒,验仍在梦,清。飞去外。
    穿墙穿景穿物。
    观梦景钟为早上5点。。。
    感醒,验仍在梦,清,感清明久,。
    又飞在外。。。

    飞观梦境钟为早上5点半。。。
    飞,空中打坐面墙做止观,
    感梦体前倾后倒,梦头处有重力。。。。

    空中呼叫白白绿皮,他们没现,不再理。
    继续飞空淡定观。
    浮空面墙,现几个梦中女吃饼做食物引诱,我后飞远离。。。。。。。。]
    醒在现实卧地,上班闹铃还未响。只微忆部份内容就又续睡。


    這次清醒夢有多次突被小潛弄回模擬(醒)來,我捏鼻驗夢確認仍在夢。
    次數多到我憶不清詳細次數。

    因早上還得早起上班,我只微憶片段,故夢記只能記錄部份過程,實際感覺(感醒,速驗夢確認仍在夢)的次數多於夢記內文記載。  
    夢記一千零四十五
    上清醒夢,觀戶外夢鐘一次為早5點,一次為早5點半,當時心想:(對照在現實時間未必就如夢鐘時間所示,不用當真。)
    夢醒憶夢時,也懶得起身查現實時間。  
    2019.5.26週日,白天,其中一普:
    [觀人們分三隊比賽,問我隊賽事規則-投物入地上一大圈,多者贏。投物不可出圈。

    我觀眾投物小如樂高積木零件,我言選物小者投之在圈內更為多。

    挑塑膠小物。
    試投練習。
    發覺投小物,因量輕,反而在地多次反彈彈跳而出圈。

    換揀大物如木質長積木,投之,不彈跳,摩擦力大,可順利投在圈內。。。]  
    2019.5.28週二,早6點前,一普:[前略。全家去烤肉店,吃肉有腥味,思需加酒去腥。
    換吃雞肉燉飯,好吃,有味
    ,正吃著。]被鬧鈴醒,上班。  
    忘了是28或29半夜之夢。可能是今天。
    睡於臥地,半夜醒,思還得早起上班,不想練太玄,又睡。得夢:
    [我睡於臥地,忽聽房外有里長廣播,聲吵。
    一群人衝入我臥房,他們說一起來跳舞。
    見他們都在跳舞,但我想睡覺,不想跟從跳舞,故我離房走去女兒房。
    見女兒在偷看電視。
    我問她看什麼節目。。。

    我又變成正在臥地睡。
    一群人又衝進我房,嚷著要我跟他們起身去辦事。
    他們說已先幫我辦好幾件事了。。。]  
    5.29週三一普:[前略,問醫,問我食指,指內有白硬物,醫說得要手術,訂在x月1日開刀。
    忽而已到x月1日。(夢境日期忽然跨越好幾天。)
    手術日。
    在醫家,我觀指有白硬物,有的像白蛆。
    我問醫要先打麻醉嗎?
    醫說不用。
    我驚想:豈不會痛?
    疑。
    我問怎不是在醫院開刀?
    醫沒回。

    他讓我換穿拖鞋並要踩在兩小鐵盆上。
    (ps:鐵盆應是現實上班曾使用之物的印像出現在夢。)
    並說讓我先去陽台(水解)。
    ps:醫用(水解)一詞,實指大號。
    他說水解完才能手術。

    我大疑,不從。
    觀醫行荒唐之行,他竟用眾筷插他身。]
    醒,憶這夢,迷糊間還擔憂思考我食指還有白硬物否。
    (現實並無。)
    過一會才認清。  
    6.4.週二,早,一夢,清明度不夠高,故不列入清明夢:[我旁坐了人,我意識到這正坐在我右旁的男人,並不是真實的。

    我本在旁坐有人的當前場景,瞬又(做了夢),意識到:
    我離開了剛才旁坐有人的當前場景,而轉換變成在一個夢裡。)
    我看著周圍的人,想著:(他們不是真實的。)]  
    之前讀[禪-悟前與悟後上冊],初讀覺得內容還不錯。
    讀到下冊,內文提到陰魔,鬼神魔,犯xx戒會下地獄...種種觀點,越感書內容涉及部份迷信。  
    忍不住轉貼上鐵哥的兩篇經典文章。
    當讀過鐵哥的文,回頭再看一些宗教上的對意識的限制,制約文,越發對制約文難以認同了。

    (一)
    破而后立,真正进入清醒梦的自由王国

    这篇文章,是写给熟练掌握了清醒梦,但是不满足于现状,希望在控梦能力上更上一层楼的“高手”们的。因为大家是高手,我在这里就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

    事先警告:本文的观点很激进。
    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当中,受到现实世界各种规则的制约,什么万有引力啊,能量守恒啊,生老病死啊,不一而足。我们的梦同样具备各种规则。这些规则哪儿来的呢?它们是你在有意无意间制定的。众位高手,你们是制造游戏规则的人,也是你自己游戏规则的牺牲品。举个例子。有人说,你的心性高低决定你能在梦里飞的高度。这就是一个规则,是佛家修炼的规则。你要是信了这个,你就可能真的飞不高,因为心性不够啊。不仅如此,你不但为你的梦制定了这样一条规则,同时还引入了大量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来自于你所了解的佛家的体系。再比如,你觉得梦境需要靠能量来维持,这就是你制定的规则。有了能量,你就觉得所向无敌。能量一弱,你就被打回原形。其实,没那么回事!同时,你引入了大量的潜规则来约束自己。也许你的能量理论来自道家修炼,那么道士们搞的那一套就成为了你梦境的潜规则。本来你是你梦境的主宰,这下可能忽然冒出个妖道来你都搞不定了。也许你的理论植根于气功,那么你就会引入气功的东西来作为潜规则约束自己。这下你得在梦里打坐练气了,否则能量不够啊,没有神通啊。其实,那些气功什么的也没啥了不起,比你的清醒梦层次差远了,结果反过来你却要膜拜它了。就算你不念佛也不修道,你在制定规则的时候还是会引入大量的潜规则,哪儿来的呢?现实世界呀。为什么穿墙觉得困难?因为潜规则里有一项关于固体的规则啊。为什么瞬间移动觉得很高深,因为潜规则里有个距离的概念啊。咱们用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总结这个概念。做梦就像编程一样,基于一套复杂的规则。你进入清醒梦的时候,你已经在瞬间制定了你那套程序下面的各种规则和潜规则。然后你就进入到你自己创造的程序里面,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你的行为也就被这些规则所制约了,而你所发现的所谓“规律”,其实不过是那些潜规则罢了。基于上面的理论,要想把清醒梦真正变成你的自由王国,你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个问题,必须抛去所有的观念和成见。

    把自己变回最纯净的,最天真的状态。这就是所谓的先破后立了。  
    (二)关于层次与空间的对话

    关于“恐怖空间”什么的,我说说我的看法。声明一下,仅代表我个人观点,您当热闹听着就是。随着修梦者的修为提高,他们的梦会越来越清晰稳定,神通会越来越大,这时候会觉得这些梦境是真实存在的,是某些其他的时空的真实显现。这里面最常见的一种认识就是修为越高,飞的越高,而到达一定高度就进入了其他空间的存在。这应该是一种误解。就好比你现在在房间里,推开房门以后就到了另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这在清醒梦中是再常见不过的事,为什么没有人认为是到了某个不同层次的时空呢?说白了,是因为来自我们在现实中脑海中根深蒂固的“层次”观念。我们认为,时空存在于不同的层次中,而这些层次有高下之别。所以只有我飞的更高,我才能进入更高的层次。反之也因为我的层次(修为)高了,所以我可以飞的更高。其实,这些都不过是梦里你给自己的暗示罢了。可能很多人不同意,明明我原来只能贴着地飘,现在可以一飞冲天了,是因为我层次提高了。

    某些宗教人士甚至会说这是因为你心性提高了,你的德积得多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只是你自己的心理认为自己层次高了,可以飞得远了而已。不信的话,下次你梦里做个实验。你看那儿有座高山是不?飞到它顶上去!可能很多童鞋得一路爬着过去!但那是因为你把注意力放在“过程”上了,放在你飞行的路径上了。你试试把注意力放在你的终点,放在山顶上。保证你一下就能飞到那儿,完全甚至没有过程。可能你一次做不到,两次做不到,照我说的这个做,用不了几次你就一定可以做到。那是不是说你的层次就提高了哪?显然不是嘛。是不是山顶是另一个时空的存在呢,也显然不是。如果你下次把注意力放到所谓的“恐怖空间”呢?我保证你立马就能到那儿,或者推开门就是。这其实是告诉我们,所谓的高层次时空,其实也不过是我们的意识幻化出来的东西。并不等同于真实的存在。修梦者到达一定水平后,往往会开始宗教精神方面的学习,而这些东西就会被带入意识中,幻化出他们认为的另一种真实存在。而其实这在佛家中也有论述。佛陀所说的一切皆是幻象,某种意义上指的就是这个东西。只有坚定的认为它们都是幻象,才能免于恐惧,免于诱惑。而修炼之人在达到圆满之前,所见的一概可以以幻象论。

    那么是不是真的不存在另外的时空呢?是不是清醒梦真的就不能引导我们去往另外的时空呢?我说那也未必。但是,你把那些东西一概当成幻象是有好处的;当成是真的,是没好处的。但是我也可以告诉大家,那种飞呀飞的,飞到很高很高以至于进入别的星系、空间、甚至是虚空什么的,基本上还是属于真的幻象!进入另外时空的状态,不是那样的。但是这个超出了一般清醒梦修炼的范畴,我在这里不想多说了。  
    我覺得在相關清明夢,清醒夢論壇,
    就屬鐵哥這篇內文對我最具啟發性:

    [佛陀所说的一切皆是幻象,某种意义上指的就是这个东西。只有坚定的认为它们都是幻象,才能免于恐惧,免于诱惑。而修炼之人在达到圆满之前,所见的一概可以以幻象论。]  
    我回来啦,jojo哒  
    欢迎来看。
    端午连假,连两天早起玩。
    6.9周日,早,醒,躺於現客廳,偶爾翻身,先生在右躺抱我。

    我閉眼,觀腦海裡小潛營造出的夢影像,猜約是睡眠階段一或二,觀像時,現實身體仍可自控翻身與否。
    一則夢像是:[暗屏出像,上帝視角。
    眼前有幾隻褐老鼠出現。
    聽到小潛營造的一陌生男子聲在旁白解釋這情境說著:(用這些杯子擺在那,那些老鼠就會。。。)
    我觀此夢像一會,被現實先生碰觸干擾,夢像消失。  
    回憶思考剛才夢像,我調整躺姿,再度閉眼觀像。
    暗屏出像,影像略普通有顏,這次我感覺我正以第一人稱出現在一白天戶外的高樓邊,我此時還看不到我夢體出現,感覺往下瞧也瞧不見自己的夢腳,只能觀到周圍影像。

    也無任何夢觸感。

    自知我此時正可一邊感知被現實先生抱著的身體,一邊感知夢像。

    猜仍在睡眠階段1或2,現實身體隨實可自控翻身。

    深感明明知道眼前所見:(我站在高樓邊)只是虛幻的夢影像,可這畫面塑造的很臨場感,讓我往高樓下方看去時,內心有點懼高。不禁自嘲一番。

    觀像一會,又被先生干擾,該夢像消失。  
    後來早起忙去了。  
    6.10.周一,夢:[略。觀僵屍將出沒,我站高牆觀劇情。
    一男本與我好,來一女,該男跟此女好。
    我氣,飛離該屋場景。

    走,找cdef屋。
    我躲進一屋不想讓旁人發覺我。
    有一女跟來闖進我待之屋。
    我思:(乾脆我隱身好了。讓她看不見我。)
    我意念施隱身,加意念施展讓我身體虛化,讓她碰不到我。  
    6.13週四,早晨,先得一普夢,照常有飛行神通。
    夢醒,憶夢,瞬再睡。得清:
    (夢記暫標5)利用夢右手握拳鬆拳遙控夢境物件(2019年6月13日週四早)清醒夢

    重點:[雙意識焦點,還約能感知現實躺著睡覺,並能看到眼前有夢影像。

    忘了夢物件影像是什麼了。
    知道是夢和在夢。

    我成功生出夢右手,保持主視覺是躺姿。清。
    (感覺就是躺著的現實身體上空,另外生出一夢右手。)
    我利用控制夢右手反複握拳和鬆拳,來遙控遠方一夢境物件的變化。
    夢物件成功被我控制中。
    我如此玩了一會。]

    早上6點多被鬧醒,忙著上班,沒怎去憶此夢。  
    夢記一千零四十六
    2019.6.16週日,早,其中一夢:
    [前略。我躺於臥地睡中,房內明亮。見有兩陌生男子各拉抬我雙腳,感受略好,知為幻像,隨之享受之。

    從此兩男之間空中飄散一陣紫霧,撲散我臉上。
    知為幻,享受之,感飄飄然。
    思霧在臉上可能遮鼻,右手撕扯鼻上之紫霧,觸感如同撕掉一層膠。。。]  
    上夢略有清明度。  
    2019.6.17週一,早,夢:[我站著,觀看到前方高樓掉下一人,知此人非現實真實的人,僅當在看虛幻劇情。

    觀到一父跟他子。子氣喘又好了。
    我仍知他們非現實人物,繼續當看虛幻劇情。

    觀此父跟一女子在白天路上行走,我在旁跟行,觀他們言行。

    此父跟此女說他要跟他妻再生第三子。
    我覺得此劇情不好,這男沒替他妻的辛苦著想,還想再生第三子。

    我上前去告誡這男:(你們已生兩子,第二子還有氣喘,不應再生第三子。)  
    6.19.半夜,夢醒,再睡,自動得清。
    只記關鍵字。
    這次第一次清明夢跟夢中人ox感到高---(朝)感。
    (ps:沒記錯的話,這是我多年清明夢ox實驗,終於第一次有高x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