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梦境弱者的修梦帖
  • 梦记十八(上),今天的投影对象是楚轩!
    2018.11.8昨天同学生日聚会,喝酒到3点,回来倒头就睡,没想到竟然无心插柳柳成荫,在梦灵上有了突破,不仅仅是梦到了梦灵,而且把意识投影到他身上,但和之前做过的梦不同,我这次完全不能控制身体行动,只能看和听,身体控制权完全在楚轩。

    因为昨天喝多了,别说梦了,连醒着的事都断片呢,我只记得最后,是和郑吒的一个潜伏任务,但前面绝对是有东西的,但我死活想不起来,只记得我的心里只剩“好厉害,好**,这都行,不愧是楚轩”之类的赞叹了。

    潜伏任务是一开始,楚轩(我)和郑吒以游客的身份来窃取一艘宇宙飞船的情报,楚轩通过和飞艘上工作人员谈话和各个舱门的关闭时间分析出船上控制室的位置和进入密码,我全程都是懵逼的,不明觉厉地看着“我”的身体做出一系列举动,最后成功控制了整艘飞船。这种像被人控制的感觉很奇怪,身体明明是我的但会自动行动,自动说话。最后楚轩(我)和郑吒面对面坐在总控制室,楚轩推了下眼镜,说“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现在我们可以把这艘飞船开回联盟领地。”

    任务成功后,楚轩和郑吒下棋,郑吒下象棋其实是有点水平的,我对上郑吒只能五五开,但和楚轩比起来那都不是一个水平的,说是蚂蚁对大象,都是抬高我们,楚轩下棋速度很快,他好像不用思考随意下,别人看不懂他什么意思,但到后面才知道那一步的深意所在。正常人只会往下看一两步,高手也不过看出四五步,我怀疑他在下每一步,都能看完整局棋,分析下哪能取得最大利益,他不是人简直是一部超级计算机啊。我不记得谱了,只记得他前期一个将五进一,我都懵逼了,后来才发现这手妙啊~
    未完待续……  
    梦记十八(下),疑梦威力这么大的吗?
    2018.11.8我中午午休做了个我玩游戏的梦,开了个练习模式,结果玩着玩着自己进去了,是在一个走廓我节节败退,退守在一个阳台,我想要不我直接从阳台上跳下去得了,重新开一局,但我要跳时,发现太真了,不行我还是感觉投降按返回键稳妥一点。然后我还是打算捏鼻验梦一下,万一这不是游戏,而是梦那我岂不是赚翻了,然后没等我捏鼻,梦境自己碎了。于是我肯定了这就是梦,没想到我刚有个验梦的打算就自己先怂了,我现在就是清明梦了,先干点什么呢?对了先试试出体吧。然后我回到了床上,耳鸣声音很大,震动得很鬼畜,眼前一开始是黑色后来变成一个2080ti的显卡?我知道这是出体信号,我尝试出体,梦体像浮起来一样,从肚子开始与身体脱离,往上漂,像一个倒写的“U”,有梦体与身体渐渐脱离的感觉,脱离到一半失败了,真醒了,本以为就一会儿,没想到已经睡了两个小时。  
    梦记十九,梦的内容竟然做清明梦?
    2018.11.9昨天做了个梦,梦的内容是我在玩一个vr虚拟现实游戏,游戏里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名字就叫《清明梦》,我还和同学一起联机,玩得可爽了,但全程以为这是一个新出的游戏,没想到在做梦,可能我对清明梦这个词有点迟顿,我还在梦里和朋友说“这个清明梦真好玩”,竟然都没知梦。  
    梦记二十,雾隐之旅
    2018.11.10今天有事就不详细记梦了,就写一下梗概好了。
    梦全程都是普通梦,我变成了雾隐村血雾之里的新生,这里毕业率不足50%,因为毕业考试是1对1死斗,一方毕业另一方死。我参加了入学仪式后,被分到一个班,班上的人我都不认识,第二天要进行春游,一班人坐在一辆大巴车上,指导老师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忍者,她眼神犀利,看着脾气就不好,另一个是一个上忍是我们班主任,拿着一把比人都长的大刀,沉默不语,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凶人。

    到了目的地,我们先玩了一个小游戏,随机选出一个人当西楚霸王项羽,身穿京剧大花脸的戏服,他需要找出另外四个藏在附近的逃兵,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没全部捉住,就要在广场中间被“四面楚歌”,我是四个逃兵中的一个,我苟得一匹,最终没被抓住,最后时间到了,我才出来,在霸王后头跟着嘲讽他,想知道他到底是谁,他一言不发。然后到了一个圆形广场,失败的项羽站在中间,我还在周围同学里看少了哪个但没有发现,到了四面楚歌开始我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失败的“项羽”被全班一起群殴,直到被活活打死,我很后悔,早知道我就出来算了。

    第二个是一项集体活动,让一个人在森林里跑,其它所有人用重机枪定点扫射,很像真人塔防,那人跑完全程没被打死就算赢。我只记得死了一个伤了一个都是我新交的朋友,一个是被机枪扫中了腿躺在地上,主动投降了,然后被那个长刀上忍提着脖子,挂在了树上的钩子上,那钩子从胸前穿出来,那人在树上哀号,他要被一直挂到比赛结束。另一个人是直接被打中要害,一开始躺在地上说不出话,结果被一直扫射,打飞了几十米远,打成了一堆烂肉,我愤怒地质问那个机枪手,“他明明都重伤不能动了,你怎么还打?”

    他说“他没有投降”。我语塞了,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烂肉被教官挂在树上。
    回去的事不写了,都是我与两位老师的对话,只用一席话语,把他们说的都服气了,女老师让我说哭了,杀人不眨眼的鬼刀教官被我说得都有了笑意,互为知已,我们都快成忘年交了。我又记住了全班同学每一个的名字长相,和许多人成了好朋友,他们有的连家传忍术就要告诉我。正当我要在忍界纵横捭阖,就要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我醒了。我差点后悔死,连一个忍术都没学,光顾处理人际关系了,结果还是梦,白费劲了。  
    梦记二十一,2018.11.11无梦  
    梦记二十四,夜里通宵学习2018.11.14因为前天在梦里打游戏了,感觉很好,于是昨天晚上临睡前暗示自己要通宵打游戏,结果是我做梦学习了,还对海洋盐差能发电技术做出了突破,我总结了盐差能效率公式,理论上输出电压与功率密度最大值时的进液速度与浓度比,我非常激动,我记住了最关键的效率公式,我怕忘了一直在念,但内容越来越模糊,刚刚要醒得时候变成了一些数字和无意义的话,到完全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可惜。

    ps:我最近在白天一直在分析总结盐差能有关的实验。  
    梦记二十五,性转任务
    2018.11.15最近睡眠时间比较少,做的梦大多记不住,早上起来感觉是无梦的,然后午休马上睡着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情节是片断,但片断的内容记忆很深刻,包括颜色,触感,气味,还有液体那种黏黏的感觉,有人可能猜到了,没错,就是我玩我自已(以下内容少儿不宜)

    梦中一开始是我知道我又附体了一个妹子,上次变成民国美女之后,我就记住只要性转就要干什么,列了个清单,今天就起作用了,我就开始第一项任务——观察自己**的结构,实在不好在公共场合描述,但实在是太好玩了,软软的,我还用力撑开看里面是什么情况。然后玩过头了,直接过去了。

    总结:我应该从不刺激的任务开始做,就不会掉线了,比如rua自己什么的。  
    梦记二十六,通灵术比赛
    2018.11.16昨天有点发烧8点就睡了,中间起了2个小时,一觉到天亮,做了好多全忘了,记得最清楚的是7:20到7:30的十分钟做的最后一个梦。

    一开始在高铁上,车上全是忍者,我都不认识,我以为是cosplay,然后不知道谁说,通灵术比赛现在开始,谁得第一就能得到奖品,然后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车厢里都是用通灵术的忍者,从小蛤蟆小鸟到鹰,僵尸什么的。然后钢手出来了,通灵了蛞蝓,一众忍者瞬间甘拜下风。钢手之后大蛇丸通灵了大蛇,还给蛇头一个特写,超级**,我想会不会还有佩恩出来,然后我就醒了,就十分钟感觉过了很长时间。  
    梦记二十七,清明梦之忍界大战
    2018.11.17昨天终于在梦中知梦从而清明梦了,因为电脑重装系统,我半夜3点才睡,但梦却记得很清楚。
    一开始是普通梦,非常真实,时间是在未来,我毕业了我爸非要来接我,我去高铁站找他,找了整整一天,其中发生了很多事。闲话不提,最后是我无奈地随便上了一个高铁,因为外面越来越冷,我还买了一大瓶的康师傅绿茶,在温暖的车厢门口蹲着,因为我没有票,我心想我一天人都没找到,手机和钱都丢了,天气突然降温,为了取暖还乱上火车,也太惨了点吧。我自嘲地想该不是在做梦吧,然后下意识捏了下鼻子,但不通,而且有相当真实的阻塞感和手捏鼻子的触感,但我没马上认为我不在做梦,我就只捏一边鼻孔一再放开,顺序为左右左右左左右,最后再全捏,果然捏鼻通气了,前面单侧捏鼻是为了**潜意识,我上次捏鼻验梦失败后改良了一下方法,居然成功了!

    我验梦成功后突然有一瞬间莫名的心悸,这么真实的事居然是梦,仿佛自己的存在遭到了否定,但这种感觉马上被清明梦成功的欣喜所替代。在我意识到清明梦之后,周围环境立马变成漆黑一片,但我不慌,想着一会儿要干啥,是找梦灵还是先玩玩,最后我决定先试试较弱的力量体系,比如忍术什么的。然后,我就闭眼感受周围的环境,车转弯的离心力,加速时座位传来推力,周围的风声,人说话的声音,于是眼前渐渐明亮了起来,我发现我在一辆大巴车里,我马上用水遁从嘴里吐出一条水柱往下劈去,但我没想到威力这么大,声音就像地震了一样,把大地硬生生一分为二,车在左边的悬崖上,右边就是万丈深渊。然后周围的景物也清晰了这是一座黄色的山,车在半山腰上,要从这条盘山路开上去。

    当车开到山顶,遇到了忍界大战,大巴车直接被不知道谁打的掌风还是风遁的打飞了,直接倒飞下悬崖,有四个乘客被甩飞了出去,其中有我,但我会飞,就以比大巴车下落更快的速度追了上去,把车从半空中拦下了,那三个甩飞的人应该是摔死了,我站在下面试了下直接瞬移到山顶,但意志不够,做不到,我就想试试新奇的方法——四代火影的忍术飞雷神,飞雷神之术是能瞬移到有过标记的地方,是很强的时空间忍术,但山顶上没有标记怎么办,我可以用四代的特制苦无(即飞镖),在苦无上做标记,把苦无往目标扔,再瞬移到苦无的位置,把它拿住再往上扔,这样就相当于无限定点闪现。我拿出三根,刚开始不熟练,扔得不好,但扔到第三根的时候,马上要到悬崖边的时候没劲了,我马上飞雷神瞬移上去,结果没估算好落点,苦无脱手了,我只好像蜘蛛侠一样爬上去。

    到山顶后,发现已经打完了,满地的尸体,站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佐助,另一个也是佐助。他们正在决战,我心想怎么回事,还玩上真假美猴王了,鸣人呢?然后我在战场上随便走走,远处发现地上躺着一个小萝莉,嘴还在动好像在说什么,眼睛有很重的黑眼圈,好像很久没睡的了,但她衣冠平整,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我走过去想把她抱起来,但抱不动,这才发现有一柄透明的长剑把她钉在地上,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努力睁开眼睛,但睁到一半她蓝色的瞳孔就涣散了,她死了。虽然她是梦里的npc,但谁能忍受小萝莉死在自己眼前!我拔出插在她肚子里的隐形长剑,朝远处正在激斗的两个佐助轻轻一挥,两个人毫无征兆地齐腰而断。剑我不知道怎么用,我只是用了信念之力,腰斩他们,故意让他们慢慢死的,连小萝莉都下得去手,不愧是忍界渣男。

    然后我飞下了山,来到片平原,是我以前玩过的一个小游戏,杀戮盛宴。一个个小人打架,打得地上血吃呼啦,没什么意思,我怕把前面的梦忘了想醒来赶快记梦,就真的醒了,一看7点,只睡了四个小时。记梦记了半个小时又回笼无梦。  
    2018.11.18梦记二十八,无梦  
    梦记二十九,游泳
    2018.11.19.昨天做了好几个关于游泳的梦,先是和同学去游泳,然后是和父母小弟一起去水上乐园玩,我还试着回忆现实的记忆,当时感觉我记得很清,确实有那么回事,醒来后才发现梦里的记忆全是假的,看来我还做不到把现实记忆带入梦  
    梦记三十三(上),以一敌万
    2018.11.23最近我迷上一款硬核战斗游戏荣耀战魂,然后昨天晚上就梦到了。
    梦一开始我就知梦了,因为我成了游戏中的一个日本武士,被一群忍者围攻,但他们都很菜,我就原地不动站着让他们打,正好练格挡,招架和偏斜,我丝血不掉,随意几连就打死一个,我在兴头上,还不忘处决回血。但人渐渐地越来越多,补充的人的数量远超过我打死人的数量,我被围得水泄不通,处决一开始就被打断,血量根本得不到回复,忍者们又以命换伤,往往我杀一个,周围有七八个一齐攻击我,我只能从各个方向招架,趁他们没打我用一下aoe。最后累得我快不行了,然后就醒了,醒来还在难受,实在太恶心了,千万不要再做这种梦了。然后我睡了,没想到刚才那梦接着做,我又被那一群忍者打得精疲力尽,他们杀不了我,我也杀不完他们,被动防守到吐,有时候我都不想防了,但战斗直觉让我下意识格挡,于是我又累醒了。之后睡着***是接着刚才,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不做这梦的,我也记不清一晚上醒了多少次,反正每次睡着都能接上回的梦。

    总结:我虽然全程做的是清明梦,但当时我心里只想“能不能让我睡觉,我不想做梦了,打得快累死了”,可能是我睡前看了三代雷影的视频,他虽然肉身强悍但被一万忍者围攻然后累死。
    未完待续……  
    梦记三十三(下),送分题还是送命题?
    这个梦是我在六点半起床之后的回笼觉里做的,梦到我爷爷成了我现在读的大学的外聘教授,讲得是政治类的必修课,不知道是不是他要求的,他正好分配到我们学院,是几百人一起上的大课,在阶梯教室里,我一开始还不敢相信是我爷,听了他的自我介绍才确定是他,心里很激动,这回绝对不会挂科了,这关系走得绝了。当然只是心里YY一下,我没敢直接问他题,我爷爷向来铁面无私,如果我敢问他,他就敢直接挂我科。我就问他题难吗,他说全是送分题,只要你平时认真听讲肯定没问题。然后考试的时候我看到题都惊了,最后一道题写着“态度题”,给出了几个人的照片,问哪个人是这门课的任课老师,请选出并写出他的名字,答对不得分,答错扣四十一分。我心想幸亏是我爷,其他有几个人谁会记得任课老师名字的。对那种天天旷课,上课玩手机的人来说,这就是送命题啊。  
    梦记三十五,女装直播
    2018.11.25我本来在家里,晚上吃完饭闲着没事吹吹竹笛,正吹得兴起,发现纱帘后面多一根铁柱,不知道什么时候装上去的。我便把纱帘拉来一半,刚好露出那铁杆来,我伸手摸着挺光滑的,心想不会是用来跳钢管舞的吧,然后我突然感觉腿有点紧绷的感觉,我腿上居然穿着是黑丝网袜(我明明不喜欢网袜的)。更令人无语的是,我居然在直播,直播间还有人说“怎么不跳了?”,但问题我也不会跳钢管舞啊,我突然想到吹竹笛不就行了,然后我就开始吹竹笛,直播间一阵叫好。直播完,我还发现纱帘后面的落地窗全变成了镜子,然后看自已,才发现自己是黑色长发兔女郎,无语了,狂野火辣兔女郎和婉转悠长的竹笛怎么想都很不和谐好不好。

    终于打发了直播间的观众,我终于可以做任务了(自嗨了),第一步坐在床上,先双腿摩擦摩擦,爽~第二步,脱……咦?脱不下来,我真的不知道兔女郎装是怎么脱的,连扣子拉锁都找不到,我慌了,如果被我爸发现就出大事了。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我爸进我屋拿东西,我赶紧用信念之力,拼命想我爸看我和平常一样,果然我爸没看出来,拿了东西走了。后面就全是普通梦了。

    总结:我是通过我穿着我不喜欢网孔丝袜而知梦的,但接下来并没主动控梦,跟着剧情走着走着就变普通梦了。  
    梦记三十六,地震
    2018.11.26今天上午8点地震把我震醒了,宿舍楼里人都跑到楼下,过了会儿没事又回去接着睡,然后做了地震的梦,真的刺激,一开始强烈地震,然后是整栋楼直接倒了下去,我在下落的时候慌得一匹,落地之后我就眼前一黑,过了一会儿,我直接出来了,然后赶紧去四处救人,我还路过了我宿舍的废墟没过去拿我的东西,一直忙到傍晚,来了好多救援队,直升机空投物资,我才想起来回宿舍看看,结果东西全没了,我的键盘昨天到,才用了一天啊,再买一套电脑和外设不知道要攒多久,我心痛得都在滴血,然后就醒了,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我意识到刚才是梦的时候,心里非常庆幸,还好是梦啊。  
    梦记四十,阎王帖
    2018.11.30由于前几天一直在复习流体力学,昨天晚上的梦里我竟然有了流体力学的超能力,能控制流体(注:流体包括空气和水),剧情也有点意思。

    梦一开始是我和爸妈一起回乡下老家,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穿越回了古代,地点是一个店栈,我和几个朋友准备在这住宿,大堂里全都是江湖人士,好像要参加什么武林大会。我的控制流体的能力好像是天生的,只是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并不能发挥它的最大潜力,这能力被认为是很弱的技能,叫做驭水术,平常只能引河流里的水攻敌,在没水的地方就成了鸡肋。实际上根本没有弱小的能力只有弱小的人,经过我的开发,我不仅能控制水,还能控制空气,甚至是控制流体的速度,让流体的雷诺数达到恐怖的水平,基本上擦到就伤,碰到就亡,更不要提相变造成的热效应了,所以说我基本可以称霸武林了。

    正当我在客房里yy的时候,外面突然一阵骚乱,我走到大厅,发现中间围了一群人,还不停有叫骂声。我就凑过去一探究竟,原来是有个人想暗算全场武林高手,结果所有人都中招了,还让他跑掉了。有见多识广的人就解释到,他用的是一种咒术——阎王帖,传说是阎王的请帖,俗话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种咒法是无解的,如果被写上名字就会在三更的时候离奇死亡,被施术者往往经历种种巧合而死,即使是高手都防不胜防。我心想这不是死神来了吗?可能是我心比较大,我拿过来那所谓的阎王帖,它是黑色的一张纸,纸上有密密麻麻的名字,字的颜色是透明的青色,还在轻轻地拂动,好像是用灵魂写上去的,然后我看了上面名字有没有我,果然有我的名字。

    正当人们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走了出来,他说可能由于阎王帖上施术对象过多,阎王帖不再是不死不休的效果了,他刚才卜了一卦,算出今天我们只有一个火劫,如果渡过了此劫就能平安无事了。他还用天眼给我看了未来的影像,就是在睡觉的时候墙壁突然起火,但有一个特点是一个六面体的房间只有四面会起火,称为四方烈火,有人就说了那从各外两面跑不就行了,老者又解释道,“但它根据所有人的客房的位置,形成互补,比如你的房间东边和上边没火,那在你隔壁的房间西面会有火,你上层的下面会有火,把你完全封死在房间里。”

    这时就该我出场了,我说“着火而已,那用水浇灭不就行了吗?”,有人不屑地说“这还用你教,问题是这荒山野岭的哪来这么多水?”我心里呵呵了,无知的土著,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我就默默地控制客栈上空的气流,通过增加气压让空气的露点温度下降,在空气中凝结出水珠,进而形成一股股的小水流,最后汇聚成巨大的水柱。我指着天空中盘旋飞舞的水龙,说,“现在水够了吗?”旁边一众武林高手见我在无水之地凭空形成这么多水,都以为见到了仙人。但老道长叹了口气,说“阁下的一手虚空造物老朽自愧不如,但你有所不知,这四方火劫的火是冥火,凡水不但浇不灭,还会越浇越大的”。我想这种火可能是通过水的光解,把水分解成可燃的氢气和助燃的氧气,进而增大火势,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降温或者减压的方法灭掉,问题是现在没有这种火来给我试验,我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众人看到连我都没办法了,纷纷神情绝望。这时一个身穿蓝色长褂的人走了出来,他还背着两个长条形状的布包,布包里是一把古琴。原来他是一名琴师,琴师能通过琴声攻击和甚至影响别人的思维,当他露出真容,场中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号——六指琴魔,他说他能用琴声对抗根源级的力量,我问他“那你能灭掉冥火?”他回答“我虽然不能直接灭掉冥火,但我能用琴声影响阎王帖对你们的灵魂追踪,让火劫失去目标。”

    时间到了,我们所有人都聚在大厅,六指琴魔也开始弹奏,是一个快节奏的古风曲子,一开始的效果很好,周围没有丝毫异样,但随着他弹琴的时间增长,他开始力不从心,房间的温度也有所上升,接着他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终于他撑不住了,只听一声琴弦断裂的声音,他口中鲜血狂喷。他倒在地上大喊,“快,谁会弹古琴,替我,继续弹不要停”,我就上前说:“我会弹古筝,不知道行不行,我试试”。我就问他弹什么类型的曲子,他就用手一摸我,我瞬间得到了他的魔琴心法,抵抗阎王帖灵魂标记的原理是用高频率的琴声影响定位,越快节奏的曲子效果越好。我就想到了一首钢琴的经典曲目,让他们见识一下古琴版“野蜂飞舞”。我一开始不敢托大,只用一把琴演奏,周围人马上被我激昂的琴声震住了,周围温度也瞬间降回室温。然后我弹嗨了,让人把另一把琴拿出来放这把前面,我控制空气中的气流来弹另一把琴,我成功弹出了野蜂飞舞二重奏。一曲结束,阎王帖时限已过就消失了,众人全部起立鼓掌,六指琴魔对我说:“能不能告诉这首乐曲的名字?”……

    然后我就醒了,还有一种弹得意犹未尽的感觉,所以我今天该去琴房了。  
    梦记四十八,黎明潜水
    2018.12.8今天终于有梦了,还是在回笼觉
    更容易做梦
    梦只记得中间,好像是好多人一起走,我也在其中但不知道他们要去哪,我一同学说他们的路走错了,他知道该怎么走,我就和他离开了队伍,

    然后我们来到一个悬崖边,我们好不容易才下去,下面的景色很美,远处是一片草原,在山脚下有许多天然形成的小水池,每个水池都有不同的颜色,水池与水池之间长满了青草,然后我那个同学就走到一个小水池里找着什么,我也想试试看看水里有什么,但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空我就掉进了一个水池里,我没发现是因为这个水池在水面上也长了草,完全看不出来。我正好潜入水中,从外面看起来很浅的水池,没想到有这么深,虽然水面上长满了草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但水里有许多发光的石头,还有蓝色的水母,水也温温的,一点也不冷。等我上去换气时,发现我到了黎明杀机的世界,外面正有一个屠夫在找人,然后我在水面的草上扒开一条缝,原来是夹子屠夫,他绝对想不到我藏在这么隐蔽的水里,后来他找不到我自闭了,哦可怜的夹哥~  
    梦记五十,梦竟然醒了还在做?
    2018.12.10我只记得快醒的时候的一个梦,是我和我小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爸妈一直在问我小弟一些事,一开始是在学校吃得怎么样,和同学相处怎么样的生活上的问题,然后开始问一些学习上的(我小弟是学渣),于是他开始慌了,后来我妈直接出数学题,我就看不下去了,刚想说问一家人能不能好好吃顿饭,我突然感觉我能看到他们的想法,比如我妈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我小弟期末考试考了多少分,是人的周围有一个个黑色的圆球,我看向圆球就知道里面的内容。我拿被子一扇,好多圆球就扇飞,也就是我妈要问我小弟的问题就消失了,我妈就像忘了要说什么。但她还在想,周围又渐渐产生了圆球,向我飞来,看样子是又要问我了,我心想烦不烦,睡个觉还不安宁,把被子盖紧把黑球挡在外面,然后盖得太猛就醒了,梦与醒来的时候是平滑过渡,还保持着梦里的姿势,我醒了后感觉很奇怪,为什么我在梦里还能用现实的道具的,还是说我其实醒了只是梦还在继续?  
    梦记五十二,外部入梦系统
    2018.12.12我一直很羡慕小西的系统君,可以帮她知梦,只要睡着就行。我今天第一次因为系统知梦,希望以后也可以继续。

    一开始我躺在床上,有声音说,“欢迎进入外部入梦系统。”
    我……(无动于衷)
    “现在开始入梦……”
    我……(无动于衷)
    “入梦成功,您现在已入梦状态,您可以立即下床验梦”
    我……(没反应过来)
    然后系统又重复一遍“……请立即下床验梦”
    我就像老年痴呆一样在嘴上一遍遍地说刚才系统对我说的话,“入梦,下床,验梦?”我突然抓住了关键词,突然明白了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问系统,“你是说我现在在做梦?”说着我感受了一下床的感觉,我确定我绝对在床上而且根本没睡着。
    系统:“您已入梦,请立即验梦。”
    我心想,“小样的,还想骗我,我根本没睡着”,因为我清楚地感觉我只要动一下就是真动了,绝对会醒。
    我就不理他了,但我从要没见过这么死皮癞脸的系统,他一遍遍地说,烦得我不行,“我验我验,我验还不行吗?话先说在前面,如果我验梦没成功,大耳刮子我***!”

    我捏鼻验梦,果然不通,系统:“同步率10%”,我“什么椅思?”我又试了试,好像有一点漏气,系统:“同步率25%”,我不服气了,心想肯定是我没捏紧,我就大力捏,结果完全通气了,“同步率100%,您已知梦。”

    我竟然知梦了,但我感觉一片漆黑,因为我的头被被子盖住了,我就问系统怎么办,系统让我蹬一下被子让头露出来。

    我头露出来的时候,外面竟然有很刺眼的阳光,系统又说,“请设定时间地点”我心想“早上的草原吧”然后我就来到了草原,系统:“请设定环境湿度,温度,气压,生物种类,物种密度……”

    我“这么多参数我哪设得过来,温度25℃,气压设成一个标准大气压,不要有大型食肉动物,其它的你看着来”
    我看着草原还不错,就是没有人,我就问系统怎么找人,系统让我想象那人的特征和性格特点,它再帮我传送过来。

    我正努力想楚轩的特点,还没设定完,天空掉下来一个人,把地撞出一个大坑,头朝下插在土里,原来是我的前女友,她一上来就说她错了,跟我道歉,希望我原谅她,然后我就醒了,可能是气的吧,醒来后发现,这草原实在很应景,头顶大草原嘛。

    咦?不对,我好像连女朋友还没有,哪来的前女友?  
    梦记五十九,抹消之力
    2018.12.19我突然发现我接触物体次数累积五次后,那物体会消失,不仅仅是消失,还有消除存在,就像这东西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我发现这个能力还是因为我手机突然找不了,然后电脑也找不到了,我还以为是来小偷了,就问舍友他们知不知道,他们竟然说我本来就没有手机电脑,我懵逼了,然后借来手机我想报警,“拨号标志

    ,1,1,0,拨号”我才按五次,手机就不见了,但同学没反应,我也没多提,就走了,我一开始激动得按耐不住自己,疯狂试验各种东西,从自行车,树木,到大楼都能抹消,而且根本不会被发现,因为所有人认为被抹消的东西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最后我开始试验人,人也能抹消,结果就是从来就没有过这人。

    然后我加入刺客组织,执行各种暗杀任务,我的能力杀人于无形,本来很*的能力,但因为没人知道我杀了人,或者说我杀的人被抹消了,我一直不被人认可,后来我就被开除了,因为我业绩太差了,杀人数一直是零。我又和女朋友分手了,因为我不想她哪天会消失。我感觉我太失败了,不想要这能力了。

    后来我去参加一个活动放松一下心情,是一个野外探险活动,许多人一个小队,小队之间互相打,看谁能活到最后,我先抹杀了同队的累赘,自己一个人开车,车是一个奇怪的平板,可以容纳许多人,我尾随着前一辆车,因为我很不服气,我就先定个小目标:用刺客的手段杀光他们全部,而不是用能力。我就潜伏着找机会,然后还没出手莫名其妙的和他们聊上了,还有一个歌舞晚会,我还唱了歌。后来我就不记得了。  
    梦记六十一,后悔验梦
    2018.12.21前面是普通梦,我参加了一场无限制格斗比赛,然后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我家是暗器世家,爸妈奖励我一件暗器,我就点名要“暴雨梨花针”,我爸说可以,但是家里只剩你爷爷留下的半套36根,还需要他再做36根才行,需要一定时间,我表示我能等,九月份开学能做好就行。

    然后我妈让我去乡下姥姥家,我就走着过去了,当时是夏天很多人在大树下乘凉,还有许多孩子在嬉戏,放眼都是绿色,一片详和的景象。我穿过人群,发现我姥姥在家门口等我,我就和她进了屋,姥姥说我姥爷前一阵子得了病,现在好多了但还需要静养,我就和她聊着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姥姥变成了我奶奶,我没发现什么不对,一边聊着一边吃我奶奶剥好的梨,感觉到一种好久不曾感受到的久违的暖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小事会让我这么感动,我拼命忍住没哭,我奶奶看我不对劲,就拿过我的梨吃了一口,说“不酸啊,很甜,我还以为是梨太酸了把係酸哭了。”我心想,“所有亲人都健在真好。”我突然意识到不对,“等等,都健在,我奶奶好像三年就去世了,那在我面前的是,难道我在做梦?”我感觉我在做梦的同时捏鼻验梦,竟然真在做梦。在我知梦的瞬间,周围景象全都黑了,但我感觉我还在屋子里,奶奶还坐在我面前,奶奶问我“係怕我吗?”我说:“有什么可怕的,你可是我奶奶啊。”这时外面有人进来了,原来是我爸,他接我上学说“今天下午2前报到,我来接你回家。”我并不想走,就用信念之力,一挥手,堂屋和外面大门同时关闭,而且门闩自动合上,顺便把老爸连人带车传送回家,并在他潜意识留下我会在上学前自己回来。

    做完这一切,我想继续和奶奶说说话,但她说:“你下午不是要上学吗?就先走吧别迟到了,我正好也困了,先睡了,就不送你了。”我赶忙说,“我上学不急的,咱们再说说话吧,求你了。”但屋子里已经没有了回音,我心里只剩后悔,“为什么要清明梦啊,不然还能多和奶奶呆一会”  
    梦记六十二,公路飙车
    2018.12.22我一开始在小路上玩滑移板,本来路上没车,但滑着滑着到了一个下坡,速度越来越快,爽得一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大马路上,双向八车道,我在逆行的最左边那条车道上,而且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之间是有护栏的,我想我必须赶快到非机动车道,不然会出事。

    我正想着,一辆白色大货车迎面冲来,我迅速向左拐,那大车也向左打方向,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我正好找到了一个路口,可以到自行车道。

    我刚在自行车道上还没来得及松口气,3辆轿车又撞了上来,我只能硬上了,就向左贴边滑了过去,好像还刮掉了谁的倒车镜。

    后来到了一个环岛,我在进入环岛的时候是逆时针,但有一辆车顺时针开了过来,我一时来不及转向,只能在车撞到我的瞬间跳起来,在空中一个后空翻,平稳着陆,但那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也翻了,在地上摩擦打滚了两圈正好翻正了,翻正了居然还能开,然后它直接开走了,我看着这车逆行,而且出了车祸马上走,该不是正在被通辑的罪犯吧。

    后来我抢了一辆车开来玩,竟然挂一档车开半天我说咋这么慢,驾照白考了。  
    梦记六十三,沙海历险记
    2018.12.23
    诸神广场好游历,守墓家族以巧敌。
    沙漠海啸险逃生,沙中泳池清凉极。
    智慧女神降神罚,空间流放至禁地。
    虚无空间魂遍地,真空濒死成胎息。
    黑暗迷宫遇一乐,拉面大叔真牛逼。
    拉面做完炸油条,以食入道为妙计。
    其实后面还有事,实在tm难忆起。  
    梦记六十四,双修疗法
    2018.12.24在梦里我成为了一名享誉世界的外科专家,专攻神经外科,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造成的神经损伤我都能修复,包括并不限于脊神经损伤造成的高位截瘫,一氧化碳中毒引起的神经系统后发症。

    我刚开完一个医学研讨会,就有人来找我,说有一个病人出了车祸,脊椎骨折,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但下半身没了知觉,希望我去就诊。

    我到了她的房间,发现是一个娇小的女性,经过简单的检查发现确实是高位截瘫,一般情况是不可治愈的,但我有特殊的手段,我叫它“神经共享”,就是把我的神经系统的一部分植入她的体内,我就能用精神力远程控制她的身体,再和进行她精神链接,并给她控制自己身体的权限,可能有点抽象。就好比我是一个服务器,病人可以从服务器进入游戏,而他们在游戏里控制的正好是他们现实的身体,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么多,信息的传递速度远大于他们的反应速度,以正常人来看就是能自如控制自己的身体。

    我治疗的第一步是脱光衣服上床,和她背对背,我背后的脊椎和神经就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样从皮肤穿出,刺入她的脊椎,并在她身体里留下子神经系统。然后把她像烙大饼一样翻个面,形成她上我下的后入式,当然没有真的后入,只是进行精神链接,但手感真的不错,很柔软很舒服,心想“给人治病还这么爽的”

    当然我在梦里是一名超能力者,能力是精神力和肉体活性化,没想到竟成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