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大昂」记梦贴Ver2.0
  • 先前的帖子到现在还没恢复,心痛。。虽然本身已经是条蹦哒的咸鱼,记梦的频率也非常低了。。不过还是另开个帖子吧,会记录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梦。。  
    〔2019.6.18〕老弟回家住,阿黄,经过时不小心打扰到了老弟休息。。老妈在打扫卫生。。细节忘。。两种精灵,白色精灵又叫夜精灵,另一种是暗精灵,我是夜精灵的老大。。被挑事,一个刽子手一样的人抢走了老妈,抱着就走,我疯了一样追上去,追到一处机场大厅一样的地方,抄起边上的凳子直接狠狠锤在他头上,他却像生化里的暴君一样根本无动于衷继续走,我找其他武器时他走远不见了,追到了两个地方,都是学校,都跑出两个暗精灵,不管问它们什么它们都是同样诡异的三句回答:嘿嘿嘿(声调整体上扬)。。蛤?。。最后一句忘了是什么了,总之让我感觉像是在嘲讽,同时又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怖,感觉毛毛的起鸡皮疙瘩,第三次找到他们时我怒了,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抢指着它们,砰一声,倒下的却是我,镜头一转似乎是某路过老头以为我在抢截还是什么的从背后抢击了我。。从我身体里分离出两个夜精灵把我送往医院,这时候暗精灵却突然出手拦住了我们,最后演变成了非常精彩的追逐战,我们逃跑的方式就是不停地瞬移,但即便如此还是被暗精灵紧追不舍,好在最后摸清了套路,就是要突破大脑想象的极限极大提高瞬移的距离,两个手下方法巧妙处在于先瞬移到暗精灵无法顾及的身后,然后再瞬移到高空,最后一次超远距离瞬移摆脱它们,当我们再次聚集时,好像听到暗精灵们嘀咕不愧是夜精灵之类的。。与更多的夜精灵汇合,看到有两个van精灵在切磋武艺。。差不多醒  
    还是中二啊
    不分段,差评  
    ∑!
    补个防伪标签
    --------------------------------------------------------------------------
    ------------修梦贴※防伪标签------------
    我已了解清醒梦的科学性及其基本理论,对本吧藏经阁文章(含入门错题集)经阅读后也有了一定了解。我已了解本吧为“清醒梦进阶探讨”的本质,希望加入铁帮,与本吧梦友共同进步。

    对此,我承诺:
    ·不为此耽误正常学习和生活。
    ·不依赖,不迷信,不盲从,不懈怠。遇到问题,将首先考虑自己主动从文章中寻求答案。
    ·若学有所得,我愿尽己所能,帮助本吧新入梦友。
    ·我明白本吧有爱温馨、互帮互助的气氛经营不易,我愿遵守吧规,尊重铁吧的学术性,与帮友和睦相处。
    我深知清醒梦的修行非一朝一夕可以成功,为尽早掌握清醒梦技巧,特开修炼贴如下,进行为期两月(含以上)的修梦之旅。请铁帮资深梦友多加指点,共同进步!

    --------------------------------------------------------------------------  
    我还在等之前的贴子恢复  
    度娘最近是越来越过分了,无差别屏蔽链接,而且有些发了自己能看到别人却看不到。。昨天晚上发个帖子和它斗智斗勇了半天
    回复VirgilVS大昂:吃枣药丸
    回复VirgilVS大昂:没改啊
    回复梦想睡醒了02:可能我健忘了,11级dalao我居然没什么印象
    ∑!
    〔2019.6.22〕午间小睡,结果一觉睡到傍晚,大概知道老妈在烧晚饭,好像有几个客人,抬头瞄了一眼有红烧肉的样子,隔壁姐端了几盘菜过来准备两家人一起吃。。。突然,听到老妈叫我再不起来菜吃完了,我当时就嗯?了一下,才发现其实我还躺着,迷迷糊糊坐了起来,老妈递过来一个那种家里自制的果冻,扫了眼桌上,盘子不知啥时候撤了一半,赶忙拿了口碗过去吃,红绕肉变成了鸡,我有点明白又是假醒,意识回到躺椅上,又坐起来,去厨房看到老妈在做刚才递我的那种果冻,我知道我还在睡,但又有点不想起来,后面半梦半醒迷迷糊糊地躺着,又意识到几次假醒,有几次是在想着怎样过去吃饭老妈不会怪我,变成透明果冻人把身体拧过去看看?。。直到脑袋越来越清醒,感觉睡不着了,终于起来准备吃饭,然而拿好碗却看到桌上空空如也,老妈说饭都已经吃完了。我当时就目瞪口呆.jpg了,惊着惊着这回真坐了起来,看了下手机刚三点,离开饭还早呢。。。emmmm。。。  

    补个表情  
    233333
    〔2019.6.24〕午间短梦:
    置身于某龙珠相关游戏。。经过某峡谷的时候画面切成了某主播的视角,看到背景河中游过一条巨大黑鱼,差不多半座小山大小。。

    下过雨,周围水漫金山般淹了一大半,而且变得特别阴暗破败,发现一条搁浅的小黑鱼,抱在手里准备给姐放生,姐可能嫌脏不愿意走开了,此时我想转身,突然发现身体转了视线却没跟着一起转,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此时地上出现了一面镜子,我看到背后好像站了个人,就露了一条半腿,镜子慢慢转了过来,不敢继续看,有点疑梦然后惊醒  
    铁吧人好少呀,记梦都没人看  
    记梦不是给自己看的吗?
    等我什么时候知梦了,就再开一个记梦贴  
    〔2019.6.28〕。。被某老板看中,正好我也对这家有意向,在班上招聘一个类似秘书的职位,在黑板上列了两个选项,一个是一般的面试选项,另一个写的是高回报,XX付出,XX被遮住了,老板问班上(其实真正是在问我)有没有愿意选高回报的,不过我还是选了正常的选项,然后老板拿下挡板,上面居然写着0付出,我额了一下,不过随即安慰自己,窝是来工作学习的又不是来接受包养的。。上台即兴英文介绍,不过长时间没说感觉有点蹩脚,我擅长的事这个短语都一时想不到怎么说好。。

    台下同学瞬间都变成了同事,和大家手心叠在一起,拍照庆祝我的加入,一瞬间觉得,大家都像这样开开心的真是温馨呐。。回家路上和老板还有一个同事同路,我自顾自走在前面,走了好久才感觉这样有点不好。。

    路上有雾,经过一座桥,站桥边看下面的船,风景很漂亮。。突然背后好像有一个大浪打过来。。
    经过一个商场,去自动贩卖机买肥宅快乐水。。
    第二天上班,突然转starbound风,老板和原秘书变成了鲛人模样,老板貌似昨天海啸挂了,来了个新的鲛人代替,给了我一个新的任务,居然就是像房客任务一样让我找些东西,其中要去的是某毒沼星球,任务里还附带了解毒配方。。我于是想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包养我好了。。突然被老妈叫醒  
    〔2019.7.1〕宿舍,看课表。。FF在给我们上英语课,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不在他那里上班了,自己似乎下意识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此时FF在投影仪上打了一道填空题,身后有个不认识的妹子用很可爱的声音把答案念了出来,我才注意到应该又多了很多新面孔,大家都在举手准备发言,只有我有点呆呆看着她们。。阿帆就坐在我边上,转头示意我也举手哇。。转眼课间,她转头对我说:「。。多好啊。。就像暑假里一样。。」我再望向四周,空荡荡的教室,大家好像都出去玩了,只有各种书堆在书桌上。。第二三节都是一门奇怪的不知道什么的课,概括来说就是没我什么事儿,心里突然升起股落寞惆怅的感觉,产生了「就趁现在偷偷溜走吧」的想法,空气中回荡着淡淡的类似halfway里的bgm。。突然被老妈开门叫醒  
    。。长途车上,老妈,送豆豆去某外地幼儿园,靠着老妈肩头睡着,出现在一处马路上,好像有个人一直跟着我,知梦,触摸电线杆子想稳固梦境,结果直接醒了,还在车上,抬头看见老妈也睡着了。。来到了破败的幼儿园,绿色白色的粉刷墙壁,抱着豆豆,坐在某餐车上,一个白头罩包着头的手术室主刀医师一样的人推着车,经过食堂,看起来更像精神病院,正疑梦,推车速度突然越来越快,场景迅速倒退,变化,眨眼,突然发觉身上抱着的豆豆也变成了主刀医师模样,被吓到,下意识一把抛开,被抓住摁倒,胸口被割开,各种插管子,做实验,有点打针输液般的痛感,看着有点麻木,任凭他们对自己动刀子,空气中又是一段谜之忧伤bgm,主旋律大概是7-8(1)-3---2---7-8(1)-3---不停重复。。最后挣扎醒来,感觉坐了一趟寂静岭半日游。。  
    你这梦都可以拍鬼片了
    回复九五:不懂为啥最近噩梦有点多前几天小区里有个人跳喽死了大概?
    回复VirgilVS大昂:又不是谋杀,怕啥。
    回复九五:其实并不怕,可能恐怖小说看多了小潜记下了,什么半夜二十几楼有人敲窗户啊什么的
    〔2019.7.15〕戴着耳机在躺椅上补觉,突然摸到肚皮上衣服下面有个硬壳一样的东西,一开始以为是一只大蟑螂,生怕它在我身上乱跑硬是没敢乱动,用手紧紧按住,一点一点隔着衣服想把它捉出来,看到外卖老妈经过,我一激动用力了点,然后就感觉里面的虫子缩成了个球,像西瓜虫一样,我食指正好被夹在它腹部,可以感觉到它很多脚在动,隐隐传来一些痛感,怕是被咬了,我急切地想喊老妈过来帮我把虫捉出来,但喊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声音越来越软,而老妈好像根本没听到,突然升起一种悲伤的情绪,惊醒,发现虚惊一场,根本没有什么大虫子,起身到边上办公桌拿起手机,里面正在放我喜欢的一首歌,跟着很小声地哼了几个音,自己的声音和原唱融合在一起,感觉好听到炸!被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只是歌放到后半段时突然画面左下角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国内dj的影像,我甚至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连歌名也变成了中文,而且是土味十足的那种,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会用的歌名,我于是去搜有没有别的音源,搜不到,我开始怀疑难道这是一首国产歌?我又重放了一遍,殊不知此时已经切成了另一首歌,虽然潜意识感觉还是好听到炸,重放第三遍时我终于发觉这好像不是我刚才听的歌,疑梦瞬间被小潜踢出,而且我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顺便一开始那首歌是ayame的blossomflight,其实是一首日文歌
    梦到虫子啥的也太难受了
    回复九五:对呀,而且还是很大号那种
    回复VirgilVS大昂:有时候梦到敏感部位有异物,那是又痒又难受
    回复九五:我一般不会梦到痒,痛倒是经常梦到
    咱的记梦贴也没了,甚至回复过的帖子都没一个在的,忧桑。  
    对度娘已经无爱了(叹气)
    〔2019.8.20〕。。。和同学结伴,假期结束,第一天第一二节是英语课,没复习好,课上老师注意到我在做笔记,估计知道我没准备好,提问我在海里被某种章鱼一样的生物缠住该怎么办,确实有点印象,似乎是上学期期末考过的,但最后只能老实说不知道,叫了另一个人,答案是用激光笔照它,我也没坐下,心甘情愿站了两节课,心想只能在下次考试前一直拼命努力最后用成绩再次证明自己了,下节好像是什么食品试吃的课,但需要把一整箱的书搬走,有人突然叫住我,问我靠近肩膀的疤怎么回事,然后果然好像英语老师想找我。。游泳课?突然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脑海中在回忆课上一些内容,一边用双手卖力地拨开碧色的海水向上游,心情也如沉入海底般沉重,最后一口气没憋住,却发现原来可以呼吸,显意识抬头,终于想起来我已经毕业好久了,醒  
    〔2019.8.24〕颇具哲学意味的梦:因为什么李出现在我家,第二天我回到费那里,不过并不是正式上班,只是坐到房间后面角落,默默翻译了个文件,翻到还剩最后几句时费推门进来了,开了个小型会,他和李现在除了电商似乎还投资了酒之类的东西,会议结束他拿了张纸问是谁翻译的,见在座都否认,他说那估计是我翻的,原来他早注意到我了,我对翻译还是有点自信的,散会后费似乎默认我又回他那儿上班了...

    突然看到一个穿的有点邋遢但又像古希腊贤者一样的人,他似乎有心和我说什么但我没搭理他...
    我看到李准备回家于是心想自己也可以回去了吧,却见几个同事问他:你又想偷懒跑了之类...
    准备到附近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当中饭,这附近布局是我以前上的小学时学校附近的样子,我顺着印象找小吃店,却发现像是都关门或者拆掉了,转身看到一家还在营业的便利店,推门进去,里面却是是卖农夫果园这样的混合果汁的,女老板还殷勤地给我推荐了一瓶很迷你的饮料,我当然是不需要,顺便问老板这附近小吃都关门了吗?听回答才得知原来是最近还在放暑假的缘故...

    中间似乎还有些小插曲,细节忘...
    回到教室办公地点,准备趁别人都还没到,我搬了张奇怪的凳子坐在走廊上想继续翻之前还剩最后几句的文件,却突然进入了书里一样:我穿过中世纪城堡一样破败的螺旋楼梯一直在向上跑,有什么一直在追我,我终于跑到了建筑顶端露天阳台目的地,却发现事件并没有像游戏里那样出现cg然后结束,这时我回过身,猛地发现一直追我的原来是我自己,确切说是我的影子,然后才白光闪过,我从书中退了出来...

    我下意识觉得这似乎是想告诉我什么,恰巧此时看到那个贤者一样的人正走进教室,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朝他大喊:我得到了启示!想问问他对此的见解,贤者也爽快,让我说来听听,我直奔最关键部分说:如果那个人是我自己呢?确切的说是我自己的影子...贤者呵呵笑了笑,好像直接知道了全部,评论说我这个启示不简单呐,然后我突然醒了...  
    学习  
    〔2019.8.25〕回到小学生时代,在学校看到有个盖帽有点不讲道理地在执法,我上去推开他想跟他理论几句,不料他直接以此为由把我嘚进去了…

    关了一天,我想让他放了我,去和他理论,发现根本不听,只能来硬的,他变成一个拿钢叉的黑大汉,钢叉末端像章鱼触手一样叉开杵在地上,我也不知道怎么打赢的他,才发现他原来只吃硬,当初直接打赢他就没那么多事了…

    回到学校,时下同学间似乎正流行用各种颜色笔在大街上写一些文艺的话,仔细想想感觉有点尬
    我坐在一个早餐店门前的玻璃桌边用白蓝两色笔记日记,准备把在局子里的事都记下来,字迹意外地工整好看,去教室换新的笔,看到坐我附近的朱当我面乱翻我东西,我突然想起来日记本忘合上了,忙往回赶,觉得很羞耻…

    再回教室时却有点不认路了(之前貌似是直接瞬移到达的)去一楼吃完早餐后忘记教室是402还是502了,去四楼发现是学弟班级,但正好老师却报到我的学号,原来楼上老师等我很久了,就近楼梯口上楼梯,但不是五楼,看到一个土坡顺势往下走,却直接来到了一楼,立马掉头往回走,后悔没留个自己号码,坡顶最上面有道坎,手撑着往上爬但发现使不上劲,又试了一次翻了个身终于上去了,不过校服也弄脏了,正感慨着醒  
    〔2019.8.27〕惊悚梦简记:去参加同学会,城市不懂是怎么了不断地在发生海啸,城市一会儿淹没到海底,一会儿又浮上水面,但人们就好像无事发生般...

    聚会地点在天珠峰,实际却是木制的螺旋楼梯,走到顶看到一个舞台底框架一样的,听有同学说这是学校给我们准备的“最大的床”...

    聚餐时感觉鼻子不舒服,用纸巾擤鼻子发现在流鼻血...
    好像发生了凶杀案,和谁扭打,这段完全忘...醒,看时间6点15
    接着睡,到了同学会第二天,入住宾馆,老板住在4楼,给钥匙时特意嘱咐我K楼绝对不能去...房间里出现个陌生人一直和我说话,我想上个厕所有点不好意思...再去同学聚会地点,变成了大树底下一个巨大树洞,看到有个校友精神恍惚地走着,再往前遇到头野猪拦在我前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耽搁半天一看时间已经10点了...回宾馆洗了个澡...
    把东西搬到外面整理,路过一对拾荒母女,小女孩想要地上一顶大盖帽,我看不是我的东西也没说什么...
    回去找老板交钥匙,却忘了一层楼梯并没有分成两段,结果直接走到了8楼,8楼看起来黑漆漆空荡荡一副荒废的样子,又下到4楼,但也不是印象中老板住的地方,反而看到一个老太太阴森的剪影一动不动看着我,我一抬头,猛地看到楼层号上亮着一个绿色的K,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突然被老妈叫醒...醒来细思极恐,我记得宾馆应该是没有4楼的  
    〔2019.8.28〕中午的梦,细节忘了一大半…
    玩某款游戏,里面男主被一班女生有意无意地撩…3杯茶,一杯清淡,一杯漆黑,一杯迷幻,第二杯因为喝过一次再喝会直接被毒死gameover…某人让把一麻袋的东西半夜送去墓地一样的地方,到了那里几个动作快的女生发现袋子里其实是人的尸体,但现场有守卫,想了个办法没交出袋子,因此救下个女鬼…

    变成类似某小说里的阎王,然而正值外域异族入侵,中了某种禁术,痛苦万分几乎陷入癫狂状态,可以化身为龙,这时候全身就会有闪着金色光芒的管风琴一样的纹路将我牢牢束缚住,一挣扎就会有巨大的撕裂感,手下副官跪在地上让我去打另一只龙,只不过它好像曾是我的一位朋友,此刻正也以青龙的姿态从一个古风建筑里破墙而出,探出个脑袋,史诗中莫名升起一种悲怆…突然副官大喊告诉我诅咒纹路变了,我发现确实可以解了,奋力挣扎…

    半梦半醒了一段时间,有段在回忆梦境感觉在记梦实则还躺着,忽然听到小侄女的声音,直接坐了起来  
    自从贴子没了之后好久没来了~一如既往的奇幻梦呢
    回复忆纱宇悠:23333333
    〔2019.8.29〕听着歌午睡,感觉一直半梦半醒…和某个红衣女生互相cos…当了回冷血侵略者,进入一个黑乎乎的房间,面无表情地把黑暗中窜出来的反抗者一刀一个砍翻,最后利用杠杆原理把整个地板撬了起来,其余细节忘  
    〔2019.9.5〕听歌午睡,不知不觉已入梦,周围很吵,来到外面,见老妈钻进车里睡,车停在了挺远的位置…
    边听歌边和平一起压马路,梦回好几年前的还没拆了重建的老商城,耳机里的歌声又变得莫名好听,跟随着音乐像小孩子一样旋转跳跃,感觉掌握了能让时间变慢的力量,自己不像是在跳而更像是在空中慢慢飘,心情变得不定,前一秒感觉到无比幸福,蓦地又升起莫大悲伤,落在一个水坑边抓起一把沙子,没来由地就坐在地上哭了…

    发现不知何时被困在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前面一扇方形条纹的大门拦住去路,平在一栋横着的楼里叫我,只是我站的地方还是白天,他那里已经是灯光照亮的黑夜,我沿着楼房找了个入口进去,楼梯更像是纪念碑谷里那种效果,走到一半我就发出周围的场景在迅速从白天向晚上转变,一个老科学家的声音传来,赞叹这大楼的不可思议,显意识抬头醒  
    〔2019.9.16〕梦到去看平和老妈在店附近干什么,一声惊雷劈在附近一棵树上,我们感觉不妙往店里走,接着特大暴雨倾盆而下,就像水在整桶整桶往下倒一样,在雨中完全张不开嘴巴…回店里换了身衣服…公元家问我借了张老板椅,去要的时后孔建哥正躺着,过一会儿他去干活,我把椅子拿回来却发现好多螺丝松了,地上捡到一堆大大小小的螺帽,同时场景自动切到了家里,我躺沙发上闭目养神,突然老妈走到我跟前,手里捏着一小瓶药水,我以为滴眼睛的,结果她在我唇上抹了几滴让我咽下去,有点苦,直觉告诉我有点不对,问她怎么回事,老妈留下一句很小声的回答就去卫生间洗漱了:“他们说四五天后就没事了。”我立马想到她可能是被那些不良组织以高回报投资为诱饵骗了,同时小潜脑补出了药水是那些人用来威胁逼供的,启动开关就可以让喝下的人受到电击,正好此时电视里某个人在骂另一个人蠢,说什么什么都是假的…心情有点复杂,甚至有点生气,跑去卫生间,让老妈出来当我和爸的面把事情都说清楚,老妈含糊的回应了一句什么,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哽咽:“你以为是爸让我问的吗?是我,是我想知道!”走进他们卧室,看到老爸木然地看着电视,里面不知道在播什么,我一头倒在床上,五味杂陈,心里当然也明白他们还不是为了多赚钱好让我们好过点…突然醒,松口气,幸好不是真的  
    好真实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