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亦姒清烟的修梦贴,我就不说我是新人了~~~~~~~~~~~~
  • 昨晚02点27分开始练太玄,没切换几组就迷糊了,开始做梦了,但熟悉的感觉来了,在梦里很害怕,有时眼睛会眯开一条缝,把屋里的摆设想象成自己害怕的形态,最后使劲醒来才看清楚。捏鼻确定真醒后又很懊恼,刚才多好的知梦出体机会啊!于是再次睡着,熟悉的感觉再次来临,想象中出现一个无头阿飘,我的小宇宙马上爆发,过去就是一刀(手就是刀)不停地砍,越砍越激动,激动的开始全身发麻,知道信号来了,马上关注,结果信号消失,我也醒了,一抬手,纳尼?透明的,用这个透明的手捏鼻,不通气。但我也不在意了,手都是透明的了,还有验梦的必要吗?起身时不忘强化梦境,手捏了捏身边宝宝的脸,还摸摸他的腿。然后跳窗出去,出去时还是有点害怕,这半夜三更的,出去天也是黑的啊。果然,天蒙蒙亮。不知道干什么,就想到白天观想的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脑中开始出现画面,瞬间真的到了那个地方,往前走了几步,天空的太阳开始出现异象,像个红彤彤的漩涡,吓得我赶紧走到另一边。小潜的设定是:那边离天堂太近了,有危险。现在想想,挺后悔的,我应该钻进去看看,说不定会经历铁哥经历过的那个神秘事件。走到另一边,又觉得好没意思,这周围冰冷冷的,就我一个人,有什么好玩的。这样一想,眼前的一切慢慢消失,我再次从床上醒来。伸手一看,透明,二话不说,继续爬起来,爬起来时,重复上次的动作(捏宝宝脸什么的)。出了窗户,往左飞。坑爹啊!我那引以为傲的仙女式飞行变成了蛙泳姿势,姿势难看不说,速度也提不上去了。飞到一条羊肠小道上,小道左右是郁郁葱葱的小树,这景够美吧?但我却无暇欣赏,因为害怕的情绪又隐隐露头了,这厢刚一露头,路边就出现一座孤坟。小道,阴天,孤坟,多应景啊!不行,我不能被小潜打败,硬着头皮飞过去,看坟前墓碑上的字,姓氏不认识,现实中没见过这个字,名字是两个字(本来梦中记得很清楚,醒来就忘了)。我不紧不慢的看着,以示自己不害怕。看完后开始扒坟上的土,边扒边说:我让你吓我,你大爷的,这些都吓不倒我!梦境崩塌,再次回到床上,手一抬,透明,又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边爬边摸宝宝脸。注:昨晚假醒多次,每次起来都会做这个动作,以下不再重复记录),爬起来对着天空喊:让我的梦境变得和白天一样。声音弱弱的,感觉喊不出来,但又感觉现实也喊出声了,当时小潜认为我肯定现实中说梦话了。当然,这么弱的声音肯定也没起什么效果。然后听见LG起床的声音,我被吵醒了。他进来对我说:刚才你是不是说梦话了。我说:啊,你听见了啊。然后他就和我们挤在一起。我心想,刚才出体那么害怕,他要是在身边,我也没那么害怕啊!现在他倒是在了,可惜又不能出体了。后来莫名其妙睡着了,又莫名其妙的醒了,一看手,透明的,我那个兴奋啊!马上起身,跳窗出去。(中间有疑心刚刚LG进来只是个梦,不过也没去证实)出去之后,再次强化梦境,摸摸周围的墙壁什么的。然后想到,不能老是这样漫无目的的飘啊!于是找个井盖,跳下去。出来一看,怎么又是海?怎么又是这里?(小潜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怎么又是”,其实那个地方,不管梦里也好,现实也好,我根本没去过)。我再跳,结果跳的时候,发现这个井里有水,我一咬牙,果断跳下去。溅的隧道四周都是水,很真实。后面就不写了,很长很长。中途假醒过一,两次次,后来被我续上。不过全程都很稳定,虽然有点被小潜牵着鼻子走的嫌疑。

    写一下最后的场景:我和别人东拉西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这么好的机会,我竟然用来聊天,该打。)然后,小潜设定我该醒了,不然起床晚了要迟到。我就跟和我聊天的那个人说:几点了,我该醒了,不然起晚了要迟到。边说边看手腕上的表,费了半天的劲才确定,快9点了。对方也说快9点了。我说:好吧,那我醒了。于是,我就醒了。醒来一看,LG果然不在旁边。看了看时间才3点多。全程大概40分钟左右。

    我发现我每次假醒手都是透明的,不知道这可不可以作为我的验梦方式。  
    起身时不忘强化梦境,手捏了捏身边宝宝的脸,还摸摸他的腿-----真有你的
    我发现我每次假醒手都是透明的,不知道这可不可以作为我的验梦方式-------这么异常的状态了,肯定是在梦中咯。。
    只能说你的小潜太坑了。还要说梦里不要害怕啦,面对任何场景都能心静如水。。
    回复@梦中木屋:心静如水!那得要多高的境界啊!仰望ing...
    回复@追梦飞鹰:我会告诉你,其实也不是那么准确的吗?除非我一醒来就记住本子上,但昨晚,本子不在枕头边。时间也是凭印象记的,夜里记得很清楚,但起来就不那么确定了。
    @宇宙之铁@353877848@梦中木屋铁哥,大树,木屋,速来围观我昨晚的成功经历。  
    当然,我知道这在你们面前太不上成功
    回复@亦姒清烟:太=谈
    这都不算成功,还有什么算成功啊,还让不让很多人活啊!祝贺清烟小宇宙大爆发。那个井盖很坑爹,以后不做也罢,我实在不理解蚂蚁为何推崇它。掀开井盖是水,或者啥都没有是土,这是最常见的嘛。。。哦,对了,蚂蚁在美国,那边没有糊弄人的下水道和豆腐渣工程。。。
    恭喜青烟获得了一个能羡煞许多人的清醒梦!对了,你事后应该问问LG,有没有跟他交流这回事。清醒梦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的,随便找个任务都比井盖好玩(例如铁哥说的神秘体验),蚂蚁说井盖能快速升级?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无稽之谈,我井盖的次数还没五只手指呢!
    回复@353877848:我没和lg交流,不过我确定他没进来过,那次是假醒,只是这个假醒太真而已。还是你是说,应该问问他的梦境里有没有这个情节?我估计问他也白搭,他从来都记不起来梦的。
    回复@353877848:还有铁哥那个神秘体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具体情况,还是那个帖子后面楼层会提到?
    回复@亦姒清烟:有简单提到,不过直到第三个记梦贴我才小有进步。
    回复@宇宙之铁的确,井盖是挺坑爹的,我曾经遇到过掀开井盖,里面全是土,我跳半天都跳不进去,只好一咬牙,头朝下栽下去,那感觉~~~~实在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自从入驻铁吧,很多在梦吧看过的任务再也没尝试过,包括井盖,只是昨晚看见铁哥经典语录的那个帖子里有提到井盖,于是在昨晚的清明里再次被想起来。不过,我得说,井盖对强化梦境有一定效果的。昨晚第一次井盖的时候,在隧道里,感觉很安心,一点都不怕掉线,然后自从那个井盖做完之后,梦境不管是从清晰度,稳定度来说,效果都明显不错。当然,我知道,这是潜意识在作祟,等铁哥的控梦心法掌握好之后,神马井盖,神马隧道,都是浮云。  
    隧道神马,还是有用的。井盖的最大问题,是潜意识层面,会觉得下面有水,或者被堵住了等等。同样是切换场景,推门就比不上电视。为什么呢?潜意识里,电视换台那是再自然不过了。而推开门,则应该看到的是卧室、客厅等等。所以推门的时候得闭眼,才能最后的达到换景的效果。
    相比于井盖,抽象的隧道会更好些,因为没那么多潜意识层面的干扰。比如那个退后一步掉入深渊的方法就很好。
    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也不排除有人就觉得井盖有用。好比我自己,那个退后一步掉入深渊法对我就没用(虽然理论上我认为它很好)。我一脚踏空后,一定不是往下掉,而是会向斜后方飞。很不爽。
    各种气愤,各种委屈,各种伤心,一夜无眠  
    回复@冉秋_:家里的琐事,过去了。昨天心情不好,去县城了,本来想给你发短信问地址。但是眼睛红肿,所以在朋友家躲了一天没出门。
    回复@亦姒清烟:@冉秋_怎么@不出来
    回复@亦姒清烟:虎摸烟烟,柴米油盐酱醋茶家长里短什么最伤人了。
    今早7点多睡回笼觉,切换3组彻底睡着。睡了不知道多久就进入醒来的临睡点,心里想;今天失败了。但又不想醒来,于是就这样躺在床上,手无意识的伸进嘴里一咬,软的?我马上睁开眼睛看手,应该是透明的,忘记了,只记得确定是假醒了。纳尼?这样也可以?于是爬起身,随便摸了摸周围做了下深化动作。喊了句:让我的梦境清晰。声音看是弱弱的。想起铁哥推荐的吃神丹,手伸进兜里掏啊掏,什么也没有,我往旁边桌子上看,想找个瓶子,没有。使劲使劲的“变”,总算在边上看到一颗西药,我把它定义为神丹,然后塞进嘴里,可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我最怕吃药,必须有水才咽得下去),想嚼又怕苦,只好这样卡着。飞出窗外,一群清明梦者在培训,我也听口令站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主管在训话。我当时在想,前面训话的那个会不会是木屋?木屋说:大家把嘴里的药咽了,咽不下去就嚼一下,没关系,这个是甜的。我试着嚼了下,真的是甜的。然后不知怎么梦境崩塌回到床上,醒来咬指,软的。再次掏神丹,掏到一颗圆圆的,但随时有可能消失的感觉,我赶紧塞进嘴里。跳窗飞啊飞,飞到一条路上,这时显意识彻底不见,成为普通梦,我看着前面一个女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小孩,觉得很滑稽(滑稽原因不知道),就不停的看她们,看着看着,心里想,会不会是熟人。于是想跑到前面去看个真切,无奈就像超车一样,怎么都超不过。然后超着超着就知梦了(莫名其妙),于是也没追了,想着该干什么?梦境再次崩塌,回到床上,还听见了楼下孩子的哭声(这个哭声应该是真的),但此时的状态,还是醒来的临睡点。我心想,能听见哭声说明没戏了。于是还是闭着眼睛,突然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刚冒出来,我就照做了。闭着眼睛坐起来,奇迹发生了,我竟然感觉到这是出体。再次感叹下:这样也可以?站起来,想起铁哥说的掉入深渊。我就直接站在床上向后倒下去(实在对跳窗那个动作厌倦了),感觉是来了,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又回到床上。再次爬起来,这次老老实实的跳窗,看看梦境不清晰,只好再次跳井,掀开一个,有水,你妹的还是污水!在掀开一个,看都不看,赶紧往下跳(这样小潜想往里灌水也不行了)。这次跳井,以往的难受感消失了(以前跳要捂着耳朵,就是捂着还是能感觉到耳朵像溺水一样)。中途还在天上飘着,看到一座美丽的城市,我直喊:停下来,就这里。结果我离这个城市越来越远,飞过了。不知怎么又回到了管道,在管道里就想:干什么?该干什么?做算术题,4+8=12,12+22=34,34+34=68,看吧?难不倒我。朋友出现在玩耳边说:你不会把指导灵召唤出来,让他带着你。指导灵出现,一个颇有仙骨的白胡子老头。@@¥##%¥%……%&实在太长,说个大概。他带我去一户人家,感受到了这家人的疾苦,以及病痛对人的折磨(看到有病的那人,我心说,你要是会清明梦就好了,清明梦能治病)。

    再次假醒来,再次入梦,心想,不能老是在里面玩啊!我练清明梦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玩。想起铁哥说过能治病,我就想试试能不能~~~~~~~能不能丰胸?(铁哥不是说过吗?在梦里要颠覆以往惯有的思维,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好吧,原话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反正就是这个意思)然后,从本身的场景回到床上,开始打坐@#¥%……¥……&……。后面也不说了。只说一下,醒来后,我想过丰胸应该是不可能的,但现在想想,清明梦提倡的不就是打破不可能吗?所以我会再次实践,如果真有效果的话,那么那些为减肥发愁的MM不是也就有福了?@宇宙之铁铁哥,不知道我的想法对不对?

    中途还假醒过好几次,也不在这里过多啰嗦了。不过,自认为这次清明梦比以往进步很多。  
    丰胸。。。大数这方面有心得。。。@353877848
    回复@宇宙之铁:噗~~~~~~大树怎么会有这么bt的心得?
    回复@亦姒清烟:是啊烟烟说的极其正确
    回复@353877848:@353877848发现这几天总是召唤失败。。。。大树现在是要开始练了吗?我也是(眯眼*^_^*)
    还是。。。时差问题?表示我凌乱了。刚才的练习也悲剧了
    回复@亦姒清烟:确实是时差问题,你看到我回话的时候,我已经要出门了。
    补充说明,今早多次听见现实声音,每次怕就这样没戏。但每次都能克服,具体怎么克服的,我也不知道,细节记得太不清楚了。  
    清醒了十几分钟,05点左右开始切换,不到3组睡着,虽然中途还是会恢复意识。电话响,竟然是大树打的。具体情况是:我刚才清醒时在贴吧留言,字里行间表露出自杀倾向,大树打电话来关心我。说话间有觉得这件事奇怪,怎么大树和我说话用的是我们本地方言?但又不确定此时我们说的到底是普通话还是方言?但没有继续追究,就这样陷入普通梦。宝宝动,看表06点。。我想再多给我点时间,我必能知梦的,可惜......傻啊我,大树打电话那个疑点重重。第一,大树根本没我电话。第二,我根本就没有轻生的念头。不过第二条可以理解,事实是,大树的确05点刚回过我的贴,而我也的确第一时间回复了。  
    梦里的智商很低的,显意识不觉醒,疑点重重亦是视而不见。
    爪机发帖前预览很麻烦,就省了这个动作,结果看看上面的内容,逻辑都有些不通。补充说明:中途恢复意识时,继续练习梦手,很有感觉,既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又像是发涨的感觉。。试图抬手,刚有抬起来的迹象,就放弃了(两次这种情况)。因为清楚的感觉到这不是梦手,抬起来的话,我就会醒了。但现在又很后悔,应该果断抬起来,就算是肉手也没关系,就当是清醒下重新来过就好了嘛!潜意识的各种习惯性思维把人害惨了~~~~~  
    今早08点开始回笼觉,切换不到3组睡着(话说我是猪吗?都起床2小时了,还秒睡)。于是中途莫名其妙假醒,我直接坐起来。很认真的做深化动作,摸摸床和被子,然后吃被子,和现实一样,咬都咬不下来,还是布的味道,放弃。做完深化动作,我可是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于是就地打坐。突然想到藏经阁里的十一大任务中其中一条:把一个物体无限放大。我就想把自己变大,当然动作还是打坐。结果变没变大我是不知道,只知道我想用俯视角度看房间内东西时,竟然看不见,感觉脖子以下被被子挡住,我心想:肯定是现实中把被子盖到脖子上来了,于是用手拿掉被子,感觉凉快了不少,可是视线还是被挡住,只好放弃。继续进行我的目标(95楼)。但是,我好像犯了清明梦大忌——不要在本地呆的时间太久(下次就算打坐,我也要出门找个“灵气”浓密的地方),在本地呆的太久容易掉线。我虽然没有掉线,但是却跟着小潜走了。像看电视一样,以旁观者的角度。这边我在向别人请教瑜伽,那边宫门打开,一个古装女子(宫女角色)向我们走来,但谁都没注意到,一小撮头发默默的跟在她后面,很诡异。“尼玛这成悬疑剧了”当时心里这样想的。然后想到控梦心法,马上意识到被小潜牵着鼻子走了,小宇宙爆发“给我全部滚蛋”,于是她们消失。我这边好好的研究我的那啥瑜伽。悲剧的是,很快我又跟着小潜走了,内容不再细说。全程假醒过两次,其中一次,LG进来叫我起床(因为梦里感觉自己睡了一天了,再加上中途醒过一两次听见楼下宝宝的哭声。于是小潜就给我设定:宝宝哭了,要妈妈。所以他来叫我。)他进来叫我,并调侃我说:“别装了,看你眼睛虽然闭着,但眼珠子在动,你在装睡。”我的梦体跟他说:“你懂不懂啊?这叫快速动眼期,我现在正在做梦。”他说:“哦。”然后出去。感觉时间又过了好久,我心想都睡了这么久了,赶紧醒来吧。于是醒来,一看表才09点48分。然后睡着继续假醒出体,跟着小潜走了一会,感觉好累,于是显意识睡去,一直睡到11点多。  
    挺有意思的梦,梦里还跟别人训话了。就想铁哥说的,进步确实挺大的,能睡是好事,玩清醒梦就是要能睡。铁哥随时都可以去睡觉,然后入梦去玩。当然我们不能学他,不赚钱会饿肚子的。。。
    回复@353877848:大树,控梦能力是随着出体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提高了吗?我现在的控梦能力简直太垃圾了
    这叫一个乱啊!笑喷了!
    回复@宇宙之铁:哇!能博铁哥一笑,再郁闷也值了。铁哥,我秒睡破不了(捧脸可怜状)。看见大树当时练的临睡点,好想试试,可惜我晚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照顾宝宝,根本没条件做到醒来不要动,带宝宝的苦逼伤不起啊!
    为什么最近总是召唤失败?@宇宙之铁
    回复@亦姒清烟:秒睡就对了呀,这样才容易成功。说明你的太玄动作做得到位!嗯。。。试试多睡一小时再练。。。
    回复@亦姒清烟:经验和信心都很重要的,这两者都能随着次数一起增长。
    昨晚00点多第一次被醒来,而且被迫清醒40多分钟(因为宝宝不睡觉)。于是我想,这么久了,应该是足够清醒了。结果切换一组都不到,秒睡。第二次同样是被清醒10分钟左右,练时03点50分,再次悲剧,眼睛一闭直接秒睡。我果然被猪附身了。  
    而且睡前我暗示自己:一定要记住清明梦。But我现在连做没做普通梦都不知道  
    果然话是不能乱说滴,现世报来了。08点30回笼觉,切换4组还睡不着,切换过程中心里也有想异步法,结果每次听耳鸣的时候,感觉呼吸就不顺畅,而且特别想咽口水,我不断的告诫自己:忍住忍住,转移焦点。然后赶紧把焦点放在梦手上,梦手关注完,关注梦脚。可是越是告诫自己别想口水的事情,这个焦点越会在某个时段突然蹦出来,憋得我那个难受啊!但我一直忍忍忍,到第4组的时候,感觉看见梦屏,于是想伸手捏鼻,动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这绝对不是梦手,果然捏鼻是真醒(其实压根就没睡着)。我翻个身,顺便咽口水,口水是真的,不是幻觉。看表09点,不提我心情有多郁闷,只继续躺下来重新切换,可窗外的知了声不绝于耳,我那个烦躁啊!心里只想赶紧睡着,只要睡着,就有机会了。于是就胡思乱想,杂念纷飞。总算有睡着的倾向了,因为杂念飞一会,心里忽然会惊醒一下,觉得刚才那个念头不符合逻辑,但仔细想又想不起来是个什么念头。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不过每次清醒的那个瞬间会懊恼下,刚刚那是梦屏,我却没把握好。中间突然出现我在给宝宝扇扇子的动作,扇了几下,显意识就恢复过来,显意识恢复过来的同时,扇扇子的动作也随之消失了。抬手捏鼻,又是清醒的。更加懊恼!我发现梦屏对新手来说真的太不好把握。一般看见眼前有景,并自认为这不是想象,但显意识还很清醒时,其实这也不是梦,可能是小潜突然之间冒出来的念头。这时候新手往往不知道该如何发展(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新手似的,好像你知道该怎么做似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往往真正出现梦屏,但新手对梦的敏感度还不够强时,这时的显意识是彻底沉睡的,等它刚露头时,或许因为时间短暂,或许因为新手情绪太过波动,梦屏会随着显意识的出现而慢慢消失。所以新手想练梦屏,没有几年的功夫,我想是达不到次次都能把握住的,也就是说,单靠梦屏想达到夜夜清明,那路还很远呢!@353877848大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于是再次醒来,看表09点24分。继续翻身睡下,心里却更加烦操,外面的噪音更加刺耳。坐起来深呼吸,告诉自已:没关系,继续睡,还会有机会的。然后躺下,告诉自己忘记窗外的噪音,焦点转移。看着眼前一片黑暗,意识慢慢的探向里面。一束光打在暗室中间,一人盘腿打坐在此,那人是我。以旁观者的视角360度观察着自己。闭目,神情安详。想望进“我”的心里,无奈,想象力不够。面对面观察着自己,周围一片安静,但时而会被现实的声音打断。没关系,再次探进去,最后终于能稳定下来。突然心思一动,做不成清明梦,可以做个白日梦试试啊!于是对面的一面墙慢慢上升,阳光照进来。我轻轻的飘了出去,想象我自己就是太阳,阳光照射在人们的脸上,看见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顿觉世界如此美好;我是地上的江河,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看着蔚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心里顿觉惬意;我是天上的那朵白云,看着下面静静躺着的江河,如此景色异常美丽;我是最高的那座山峰,放眼望向远处,世界就在我的脚下,心里赫然升起雄壮感;我是路边的花朵,被小朋友采摘在手中,我回头望向陪我朝朝暮暮的那片草地,心里顿觉哀伤;我来到一大片瀑布前,空气中飞溅着一丝丝小水珠,顿觉神清气爽;我是水底那个不起眼的小石子,看着眼前一对鱼亲亲我我,浓情蜜意,心里也替它们感到幸福;我来到一片草地前,感受着它们被踩踏时的疼痛;我缠上一棵枯树,替他擦去眼泪~~~~~我站在这片草地上,想看看我的心是什么样的,我把它拿出来,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黑色。黑色是我现实中的心魔,我清楚的知道那片阴影从何而来。我把这颗心分成两半,黑色的那一半撒向风中,让它们化成世间万物,去感受它们的疾苦。但有一小块始终冲不破那层屏障,我找到那层屏障的根由。告诉自己:原谅并不是妥协,随和并不一定接受他们的全部,你可以选择沉默。于是那一小块冲破屏障,最终化作一丝清烟,替我去追寻我梦中的世界。我变出另一半红心,把它与手中的半颗合二为一。我回到暗室,打坐之人内心一片祥和,我最终和她融为一体。  
    梦屏还不好看,眼前有像即可,我十次能有九次看到,但出现了梦屏不意味着可以入梦。这也得看状态的,连续几天都是适合梦屏的状态不是不可能。但总体来看,这确实是不易上手的方法,西方早有人利用了,但最后却没有流传开也是这个原因。
    今天一个人带宝宝,没睡成午觉以及回笼觉。昨晚知道今早早起,,故没练习。但就算想练也白搭,因为昨夜宝宝把我折腾的够呛!  
    原谅我吧,我是第一次来,话说你有宝宝了。。。。
    回复@梦回澜魂:再次原谅我吧,我又向前看了看,我以前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