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题:数字梦中旅行记,愿我梦如宇宙无边界,我心亦如宇宙宽广。
  • 我胜不骄败不馁  
    先得成功召唤出来再说,这个估计就短时间内不会成功
    约莫有两三个吧……大概不会超过……如果没有自作多情的话……
    有录音下来!眼睛发亮,求录音!  
    因为每次睡醒几乎都是匆忙去睡,冷得都不想去看任务表。。。我已经多久没去尝试召唤了
    而且数量增加中,最新成就为子木的骚扰
    我试着唱了一下帆姐推荐的一天到晚游泳的鱼,结果唱的弱弱的,一点胆气都没有,等我在练练吧  
    爬啊爬,真想下成txt慢慢看  
    回复2245楼:张雨生的好歌不少  
    灌水。  
    又推倒小妹妹了,好福气!
    我昨晚清明了,找到丹尼了,还坐了大腿!
    我发觉梦中随便找个人使劲摇还蛮好使的,我昨晚成功了百分之九十。  
    我了个去,恭喜数数大丰收啊~~~~~~~  
    我觉得吧,看数数的记梦没什么了,看数数跟秋秋的互相交流更有味道,咩哈哈哈哈  
    丹尼那招我知道,就是深情哀怨的不断摇晃NPC,呼喊你就是某某之类的话。。。但是我觉得我用这招会很喜感。。。  
    哦哦,只要睡久点就可以丰收了。这个比较特殊,睡得少,只练习一次,效果坚挺整晚。  
    是挺有喜感的,把一个老头变成了个帅哥。  
    昨晚蛮累的,也睡得晚,所以没有练习,等到觉得可以练习时,时间已是六点二十三了。  
    我是醒来,觉得一点不困,来记梦的,数字你怎么也这么晚?  
    他这个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了,他比北京时间早三个小时  
    最近wbtb醒来一般都6点了,每次醒的时候,儿子都会跟着醒,真是悲催啊  
    其实还是从墙角拉出来更管用。这种摇晃NPC的方法即使奏效,也往往会破坏梦境的真实感呢。  
    我没有想这么多,主要是我觉得大男人抱着一人的肩膀使劲摇晃,深情呼唤的场面很喜感,形象各种崩溃。。。虽然我也早已没有形象了  
    小螃蟹,我用幻视貌似成功了,快来我楼!  
    昨晚早睡后WBTB了一下,一个清醒入梦一个观想入梦一个清醒入梦一个假醒四次DEILD。。。记哪个好呢  
    一看这个时间点就知道肯定是数字哥,飞扑过来~貌似都想看诶,详略结合地记?  
    啊啊啊!cool!坐等梦记!  
    前排自备小板凳  
    滚动过去围观~~~  
    全部记录吧。我好久没看你的梦了。。  
    好爽啊数字哥  
    培养一个得意弟子真的是得下功夫  
    好高的楼。。我现在正在同时爬木屋哥和大数哥的楼。。压力巨大啊。。  
    为什么我不能发出来,老是说我说话太快了。  
    下班没时间了,先来做个夹层……  
    怎么回事?一会儿说删除操作错误,我干脆接着发,反而前面那段不见了?!  
    清醒梦69
    当晚早睡,练习目标,体验铁哥常用模型意识焦点的转移是如何一回事,梦中任务,开局四法和召唤任务。
    睡足六个半小时后才觉察到醒来,起身小个便,伸展运动十分钟,回床练习六组,右侧翻身准备实验大招,发觉放松头部貌似不怎么适合我。

    有点睡不着的假性失眠感,不过对于我如今的心态来讲,这种干扰没有作用。翻身回平躺,略放松一会,一组直接入梦。(无法察觉到意识焦点转移,感觉我好像一走神,焦点已经转移到梦境了)

    我察觉到身子有打旋现象,意念引导真的转了半圈,此时第三人称视角看见自己在老家床上。我起身要出去,被蚊帐缠住,不过意识清晰也就不慌张,就像现实一样再掀开一次。

    在地上稍微爬了一会儿,爬到窗户那里,想象窗底下有个开关,然后我就摸到并且打开它。站起来,把防盗铁网当做们一样推开,这样子就再也不会出现被卡住的现象了。

    轻飘飘的站在地面,外面的世界虽然是黑夜,但是却很明亮,家家户户开着灯。我想要去找向导,就飞起去正前方房子的二层楼那里看两眼,左右两个房间都亮堂着,左边盖着紫色毛毯的是高中同学招财兄,右边是谁我忘了。。。

    找不到,我飞去过去一位女同学住的小楼那里看,感觉房间貌似大得夸张起来,里面住的却是我初中的一同学,名字呢。。。忘了。。。

    好吧,姑且当做熟悉的陌生人,我却在这个陌生人的房间里想起任务一个,于是我抓住他的肩膀,询问,你在这个梦境里有什么象征意义。谁知他一脸被吓到的表情,以一种你很无聊的语气反问道:这种事,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这绝对是傲娇型子人格。。。我也没搭理他,从窗户里飞出来降落在地面。我看向我的房子,发现我的房间黑黑的,父母的房间灯还开着,然后灯就关了。仿佛以这个为信号,我家左边的一条街道所有的灯都关了。

    本来还想去那边的,但现在黑乎乎的有什么好玩?我发现右边的街市灯火通明,于是就想去那边看看,掉线。
    观想入梦。
    掉线后我稍微忆下梦,开始太玄练习。练习方法是,全程保持轻微的觉知,练习时也不关注,走神也不急着拉回来,但是一直都保持轻微的觉知。然后我可以感受到一个个杂念浮起和破碎,最后发现一个杂念貌似开始变得清晰,此时我的心态依旧淡定,也依旧保持轻微的觉知。此时,大概一组都没做完。

    杂念为,报纸,报纸有新闻,新闻上写只要坐在凳子上,然后把脚拿起来,最后双手把凳子拿起来,以这样的形态前进,不会受到妖魔鬼怪的袭击(原文大意如此)。

    最后我照做了,这样子双手拿着椅子,椅子上坐着我,我起始地点大概是老家杂货店前面,最后前进到快到盲人按摩院前(可能在这个过程入梦了)。

    突然间老板娘出现,然后气氛一下变成我在开车,她坐在我旁边跟我说话似的。她很兴奋的说着,某某清宫剧拍康熙拍某某将军出征(现在只能记住大概意思,刚醒来时能记住全部话),然后某某人照着也这样拍,但就是火不起来。

    我一下子不耐烦了,说要是谁拍都能火,那还能显示出人家本事吗?她好像谈性更浓了,一下子马力全开历来,说房东半夜看历史战争剧,上面说。。。(说道这里我立刻逃开了,现在写下来时心想,前面还不敢肯定,但是这么细腻的交流,除了已经入梦外再无解释,或许正是忘我的跟老板娘说了一会,符合了观想入梦的真谛)

    我急忙挥手,然后匆忙逃开,心想我还要练习太玄呢,哪有空跟你聊。我就琢磨着,然后开始想像身体自由泳前进,发现竟然还在场景里,然后我就从椅子上浮起在空气里游泳!(我在这里才意识到已经成功了)

    怎么回事?是我成功了吗?不知为什么心情变得很雀跃起来。我四处观察环境,发现这个梦热闹非常,简直是我最热闹的清醒梦了,网吧夜市影音室餐馆开着灯,路边泊着车(跟澳洲一样的泊车在左边),行人走来走去。

    我看到一个邋遢男子,穿着中长裤,赤裸上身走着,头发有点乱胡子老长,细细一看竟然是犀利哥!心里一下子就想到应该干什么了,第一件事问他在我梦里的象征意义,第二件事让他带我去找向导。  
    于是我很开心雀跃的大声喊:那那,大叔,大叔,大叔~大叔!大叔!!!喂那边那位大叔(原文大概是这个模式)!
    犀利哥没有理我,眼神犀利的看着前方,像是走台步一样从我身前走过。。。谁能告诉我,这难道也是傲娇型子人格吗?
    犀利哥不理我,我站在街道上有点寂寞,于是就想找下一个目标。醒。忆梦时发现,那条裤子是我的。。。
    这个也是清醒入梦,但是由于之后接着一个假醒,四次DEILD,我竟然忘了是怎么入梦的了,但是记得四组左右就成了。
    观想入梦醒来后,不知怎么又想尿尿了。。。我是水喝多了,还是肾不行了呢。。。真悲剧啊,我还年轻呢。
    尿尿回床,练习四组左右就成了,下床发现还是在老家的房间里,本来想往后厅走,但是一想后面黑黑的,要走很久才到后厅,就别自找苦吃好了。

    我又是开门是打开铁网,出去前没像上次那样开灯,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的关系,外面的世界稍微有点暗。
    这次我是往学校的方向走去,我记得以前上学时,那个租给学生们居住的一件楼里,曾经看过一个很漂亮的萝莉,现在不知道长大没,去看看吧。

    走到了却发现没有灯光,我飞去从二楼进去,黑黑的,我干脆在墙边想像出一大排开关,全部一一打开,灯闪了一下没亮,但是明显感觉视线变得亮堂了。

    发现这房间风格不像国内呢,衣柜书柜排的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感觉不是人住的,是放杂物的房子,但里面却放着一张床。我发现那衣柜向保险箱一样密实,我随便按了一下,当做自己在按开关,然后木板随即裂开,看到很普通的床单叠在里面。

    算了,我就当做被子下面有人吧,于是我把被子掀开。。。接下来的梦不能记,稍微有点恐怖,以我的心理素质来讲,我看的东西对我没影响,不过还是不要影响看我帖子的小朋友好了。

    从窗户里飞出,才发现自己刚才虽然互动了,却忘了问问它在这个梦里的象征意义了。
    没多想,我继续享受飞翔的快乐,大概是刚才开灯的动作吧,街灯店铺的灯都亮了,我看到晚自习结束后涌出的学生们。有几个学生像是看到外星人一样指着我大喊,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我也没管这些小孩子,自顾自的飞到校门口,发现守门的老头变成一个高大的御姐,穿着条子制服,人设风格有点像是动画大剑一样,感觉很健美。她看到我后感觉很慌张似得,急急忙忙关门。拜托,这关得住我吗?我直接从门上飞过,飞到她跟前。。。推到。。。

    省略一段话,掉线。
    假醒。
    掉线了,我以为是掉线了。还没忆梦来着,就听到耳边传来吵闹的声音,父亲在大声指责姐姐,大意好像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
    睁开眼,我在老家的房间里,姐看上去是在整理衣服的样子,又好像是在叠报纸,反正当时我就没认真看。
    我有点头疼,看起来父亲又出现无理取闹模式了,姐姐看上去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我不会让这个局面持续下去的。我直接用强硬有力的语气对他说,吵吵闹闹成什么样子,没看到我在睡觉吗?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现在给我出去!

    若有所思的,我突然看向窗外,发现一个超级大的飞碟,看上去就是空中要塞一般遮天盖日。我转头看向姐姐,温柔的笑了笑:姐,我是在做梦吧?

    没等她她回答,我直接开窗出去了。降落,场景是白天,很明亮也很清晰。早餐店门前摆满桌子,大伙在喝茶聊天,家里也拉开门了,我跟妈打了一下招呼。

    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们在玩特技过马路,学生们走在路上。这场景,这声音,让我恍惚觉得我已经回国了。
    我顺手一掌,一辆离我反方向开去的车子像是放了快进,秒速一百公里直接被我打到老火车站那里。哇!竟然这么猛,我很开心的玩起车子来,但很快我就发现,反方向的车子我可以击飞,但是朝我这个方向开来的车子无法控制。不知为什么,但是我玩腻了。

    我看到一群学生走过来,走到医生家门口,都是一些熟悉的脸。我突然有点感触,对妈打了声招呼,我有事先走了。
    掉线。
    果然记梦还是一天一梦比较好。。。。。。
    四次DEILD,活动时发现全都是在老家房间里,入梦方式都是。。。
    好吧,大伙别笑。。。我在每次醒来模模糊糊的状态下立即开始练习,但当时总觉得,一定要这样做就会成功。
    然后我就想像双手猫咪状洗脸,身体猫咪状左右扭动(看到别人逗仰躺着的猫咪吗。。。我当时就这个样子)。还没说,每次醒来没想像多久,很快就感觉到手在洗脸,身体在扭动。

    一定是小潜在整我!为毛一定要卖萌才能入梦!
    不过我是想家了吗?昨晚怎么全都是在老家床上起来呢?  
    这不是逼我骂一些难听的话吗?发了N次发不出?删除还老删不走,现在自个儿又好了!  
    唉,我就知道,我发完了,秋秋也就下班了。。。  
    我想哭,昨晚想用向导达成使用特意能力刺激身体,然后尝试意识焦点保持两头的。。。
    结果还是没做成,再等我下次试验,如果能让我的眼睛视力更进一步的话,秋秋在接着尝试好了。  
    记了三分之二了以后还是一天一记,有重点实验尝试在写出全部。  
    记下来的过程会很无力,以我的成功率,只要睡眠充足,可以玩很多次。  
    好奇葩的坐凳子方式,让我想起“如果你左脚踩着右脚,然后再用右脚踩着左脚,就能腾空而上”什么的……那种走法是平移吗?会反问还有脾气的NPC太有爱了,还没遇到过呢\(0)/那个被子底下……我就不去猜想是怎样的互动方式了,估计是我不敢看的==~后来的梦都有点淡淡的怀旧感觉啊,数字哥是想回国了,什么时候回?说三年也总不会过年也不回一趟吧~卖萌入梦是王道,以后卖出心得可以出个技术贴《大数教你秒速清明系列(一)如何萌倒小潜》XD  
    秋秋说的那个貌似是金庸小说里的梯云纵~我也不知道怎么移动了,太离谱的杂念了,我竟然能一直蛋定观想到不自觉成功。。。

    那个NPC我还不怎么生气,起码还会跟我说话,但是犀利哥简直是气死我了!明明一副邋遢大叔装扮,竟然给我走台步路过,斜眼都不给我一个!

    正是秋秋在所以才不记的,铁哥才不会怕呢,几千个清醒梦,估计揽着丧尸脖子一起喝酒都不怕了。
    谁让秋秋一直很忙呢,要不我还可以跟你聊聊我这几年的生活其实国外的生活不见得完全美好的,我房东的一个大学同学,孩子都老大了,都没钱回国看父母。我的情况跟他不同,但也是各有各的难处的。

    秒速入梦学会DEILD就行了,就是醒来瞬间纹丝不动,第一个意识是去练习。至于卖萌,大概是小潜看秋秋卖萌多了。。。  
    老板娘出现的比较快……  
    又想尿尿会不会是假醒呢?  
    大数哥,你想家了还是家里的人想你了……  
    百度病入膏肓了。  
    回复2287楼:我倒觉得犀利哥很可怜
    弱弱的问一下DEILD是什么,大数哥表打我  
    认真看帖。。。我无论起床还是回床,都在练习太玄,如果是假醒,一组就可识别。  
    就是醒来瞬间纹丝不动,第一个意识是去练习。
    DEILD=醒来瞬间入梦
    你不仅看我的贴不认真,看情丝的帖子也不认真。。。以前我跟情丝说过。  
    通过太玄可以直接识别假醒……
    你给情丝说过…额…我确实没看到……我以前还真没太注意我这个毛病,谢谢大数哥指出来。